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大世界之初芒》: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夜晚星空

    “你不是还有酒吗?”

    赵毅凝声道:“之前的两坛酒都被毁了,现在光有食而无酒,太扫兴了!”

    闻言,沈玉又取出两坛佳酿,笑道:“美酒陪美食,的确是人生一大享受。倘若这烤山鸡,没被那两个贼人糟蹋的话,就更加完美了!”

    赵毅点头称是,两人举酒对月,畅喝了下去。很快,他们就将手中的烤山鸡给吃了个干净,一点不剩。

    两人吃饱喝足后,赵毅看着眼前摇曳的篝火,忽然出声道:“那个川天城背后的神秘势力真的有那么强大吗?”

    “我们不是已经逃出来了吗?还问这个干什么?”沈玉看到在火光的隐射下,赵毅的侧脸忽明忽暗,显得十分阴翳。

    “说实话在我的心里,十分痛恨这种‘憎恶’。他们的存在毒荼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死于他们的迫害之下!”

    赵毅咬牙道:“我虽然只在里面呆了几日的时间,但是我深知它的黑暗,冷血,麻木,血腥,残酷。毫不夸张地说,它就是人间的炼狱,在这片大地上还不只一处!”

    他攥了攥拳头,道:“如果我有实力,我绝对会将它们连根拔起!”

    沈玉咬了咬嘴唇的肉,咕了一口酒,也道:“赵兄弟,我沈玉也和你说说心里的话。其实我并不是独自一人走出家门的,我还带着我的亲弟弟。但半途走散了,后来才得知,他被人贩子给卖到了川天城!我气不过,于是和川天城主理论,但未果。遂于用钱财欲将我的弟弟赎回,但是他看中了我手上的芥子镯。我不同意,后来便大打出手,谁知那殿外早已埋伏好了敌人。一番打斗,我败之,镯子被夺,同时也将我关进了角斗场!然而当我进去了,才知道我的弟弟早已死在了角斗之中!”

    他眼中泛起了仇恨的怒火,又喝了一口酒,道:“所以,我必需要杀掉瞿高,不然我心里过不去。现在瞿高已死,但我心中的这道伤痕还是愈合不了,我是间接害死我的亲弟弟!赵兄…你记不记得我在路上和你提起的‘天罡剑派’?”

    “记得!”

    赵毅点头道:“所以你要去那里进修,提升实力,或者当上那一宗派的高层!因为之前那两个人说过,它们背后的神秘势力有帝国的影子。而你又说过,这些帝国被强大的宗派势力控制着!那也就是说这片大地上的势力,所归属的帝国是受天罡剑派所控!你也想拔除这些罪源,这正是你今后的目的!”

    沈玉怔怔地看向他,心中无比惊异,他只是说了几个关键点,对方就将自己的心思猜对了‘一大半’。

    “赵兄果然心思缜密!”沈玉笑道:“的确如你所说,我会为此努力,让今后的我活得轻松点。”

    “我会帮助你的!”

    赵毅咧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我会陪同你一起参加那个剑派的外门考核!”

    “谢谢!”沈玉的眼睛微微有些红了。

    “这有什么好谢的!”

    赵毅拍了拍他的肩膀,凝声作笑:“我可不单单只是为你,我更是为了我自己。”

    他的这句话的确不假。一来,他不知道回去的路,同样也不知道天枢宫在哪?二来,不管去哪里,现在提升实力是关键。无论是三界空间里的遭遇,亦是川天城的遭遇,都让他对实力有了迫切的欲求,只有拥有的强大的实力,才能护自身周全,也才能在此基础上追寻心中的路。三来,他同样憎恨这种扭曲了人性的血腥之地。

    综上三点,天罡剑派似乎成了他最好的去处。

    但沈玉不这么想,他单纯地认为赵毅要一心一意的帮助自己,心中已是万分感激。

    “赵兄!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他伸出了一只纤细的手掌。

    “哈哈!才结识不久就肯舍命为我阻挡那条凶蛇的攻伐,喝了口酒就向我吐露心声。你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赵毅亦伸出一只宽阔的手掌。

    他们都带着真诚的笑容,伸出各自的右手,一黑一白,一大一小,重重地击在了一起。

    啪——

    “你是猪吗?”

    沈玉揉着泛红的手掌,痛呼:“干嘛用那么大的力气!”

    赵毅哈哈大笑:“谁让你长得细皮嫩肉的,这又怪不得我!”

    “细皮嫩肉不好吗?像我这样的美男子,才会吸引众多女子的喜爱!”

    沈玉碎道:“不像你,长得五大三粗的,全身肌肉,硬邦邦的,谁会喜欢你?别到时候连道侣都找不到!”

    赵毅嘿嘿傻笑道:“现在暂时不考虑这种事,等我想的时候,一定会寻到一个美若天仙,善解人意的女子,那时候看你如何小看我!”

    “那到时候,定要第一时间带给我看看,我要好好审查她的品行,样貌,举止,修为,家世…”沈玉点头。

    “为什么?”赵毅瞪目问道。

    “因为想要成为我兄弟的女人,一定比我还要优秀!”

    “比你?这又是为什么?”赵毅又问。

    “咳咳~”沈玉脸色一会白,一会红,快速变化着,叫道:“哪有什么为什么,我为你把关,防止居心叵测之人接近你。你应该感激我才是,问那多干什么?”

    赵毅摆了摆手,劝道:“你先别激动!”

    “我没激动!”他涨红了脸,怒视着赵毅。

    “好!你没激动,是我激动了!”赵毅道:“如果我有了道侣,一定让你知道,这总行了吧!”

    见沈玉冷哼一声,赵毅为他倒酒,道:“哎呀!沈兄就别气了,算我多嘴,问了不该问的,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好了,我都给你陪酒了!”

    沈玉冷着一张脸,端起赵毅递来的一碗酒,喝了下去。之后又连喝了好几碗,脸颊彻底红了下去,啪挞一声倒在地上呼呼沉睡起来。

    “沈兄弟虽然修为强大,但是心性和举止就同一个女子一般,真是怪异。力气小,脾气大,酒量还小!”

    赵毅摇了摇头,一口喝完剩下的半碗酒。起身将他搬到树边,让他靠在树桩上睡着,又脱下外衣给他盖着。

    他自己也靠在一侧的树桩上,抬头看天,双瞳中印着绚丽的星光,呢喃一声:“白莲你是睡着的,还是清醒的?”

    一道哈欠声传来,“我现在在半睡半醒的状态!”

    “为何?”

    “神魂和肉体不同,肉体在未达到一定程度时,仍然需要进食消化,休眠养神,作息有律。”

    白莲道:“而神魂则不需要这些,只要魂力够强,可以一直在清醒状态。如果魂力受损,则会进入沉睡状态。我处于两者之间,所以一直在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

    “既然现在,你已经存在我的身体里,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

    赵毅的眼瞳古井无波,缓缓道:“你,有没有害我之心?”

    “没有!”白莲一摆浑噩,平静回道。

    “你,有没有利用我之心?”,赵毅再道。

    见白莲久久不回话,赵毅最后问道:“在这个世界上,你还有活着的家人吗?”

    “可有可无,要看你如何定义‘家人二字’。”她的话再度传来。

    “好了。”赵毅心念道:“我心里已经差不多明白了。我可以为你做事,但相反你要在我的修炼之路上,教我我所不知道,说我我所不懂。在我足够强大的时候,将你心中所埋藏的秘密告诉我。”

    话音落下,赵毅仍抬头看着天上那颗最亮的星星——帝星

    白莲有些看不清这个仰望星空的少年了,在他的表情之中有困惑,有释然,有疑问,有迷惘,有坚定,有追寻,有执着,集所有一切的复杂心绪于一身。

    这种虚妄的神秘感让她感受到并不是斑杂,而是被抽空身体的悲伤…

    久久她才回道:“我早就在等你的这句话了!”

    而赵毅在得到她回复后,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嘴角微微仰起。

    “现在,才算修炼之路的真正开始!”

    ……

    很快赵毅也进入了梦乡,沈玉在睡时,身体没有靠牢,滑在了赵毅的腿上,翻了翻身子,继续沉睡过去。

    周围寂静无声,唯有烧红的木头上,有火星在迸裂,放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在摇曳的篝火下,一切的一切又是那么的恬静,安详,唯美…

    渐渐地,地上的火光越烧越弱,直至熄灭。灰白的木渣冒起幽幽白烟,在半空中消散。

    天空陡亮,黑暗褪去,嘈杂的声音再次接管这片山脉。暖人的晨曦射入林子,照在他们二人的脸上。

    “疼~”

    沈玉揉着太阳穴,整个大脑晕乎乎的,异常沉重。揉了揉双眼,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

    相继看到了一个宽阔的身躯,一股浓郁的男子气息迎面扑来,他意识到了什么,僵硬地抬头向上方看去。

    赵毅的半张脸印来,他心中一跳,整张脸刷的一下通红。

    一声尖叫!

    跟后弹了起来,心思快速飞转,“昨晚这是怎么了?我会不会喝醉了,跟他坦白了那件事?甚至发生了那种关系!”

    他红着脸,用双手上下齐摸,顿时呼出了一口气,“还好没事!”

    但他这声尖叫把赵毅吓了个机灵,半睁着眼睛,四处张望,急声大呼:“怎么了?怎么了?”

    看到赵毅醒了,沈玉怒道:“赵兄!昨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躺在你的双腿上睡着了?”

    他还是不放心,问问赵毅,准备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东西来。

    “我当什么事情?吓我一跳!”

    赵毅用手抹了抹半张脸,提神道:“你的酒量太小了,昨晚没喝几碗,你就睡着了。我将你靠在树桩上睡,应该是睡到一半时,你倒在了我的双腿上吧!那么在意干什么,都是大男人。以前,我和我的义兄们天天睡一张床,也没经你这么大的反应。”

    沈玉被赵毅说的一时语塞,但下一刻,灵光一闪,道:“我有洁癖不行吗?你身上又脏又臭,让我难受!”

    “额!”现在又临到赵毅语塞了。

    “天亮了,我们先赶路吧,找个地方让你洗洗身子,不然要熏死我了!”沈玉捏着鼻子,扇了扇手,一副嫌弃的样子。

    “哦!”

    两人起身,向山脉外走去。

    期间,赵毅动不动就向自己的身上闻去。眉头时而皱,时而舒,嘴中一直碎念:“不臭呀,怎么会臭呢?我鼻子出问题了?”

    ……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