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陈二狗修道记》: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进门要求

    而什么能让他们开心呢?

    于是摄影师提出,让新郎唱歌、跳舞。

    雪儿的十几个哥哥当即否决了,因为唱歌跳舞,是最卑贱的侍女干的事,他们怎么可能让驸马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

    毕竟对方的身份是金仙,如此失身份的事情,可不太适合驸马。

    也就在此时,雪儿的十一弟,提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要求,只要将他们所有人都逗笑就可以。

    这个要求听起来,并不是很过分,也对身为金仙的驸马来说,不丢身份。

    毕竟只是逗笑他们,总比人前唱歌跳舞,要好上百倍。

    最关键是,此事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不难,但他们知道,这对于一个正经的不能在正经的道士来说,绝对是一件为难的事。

    而雪儿听到后,当即担心的对哥哥们说道:“好了,你们这样,我会嫁不出去的。”

    马二蛋当即笑道:“放心吧,我相信二狗,他应该能行的。”

    但狐王他们认为不可能。

    其实这一刻,雪儿也感觉紫玉做不到,千年了,他可没见过这个死心眼的男人讲过笑话,更何况要都逗笑他这位哥哥弟弟,就更难了。

    估计比打死紫玉还难。

    雪儿气馁的坐在床上说道:“你们到底是不是我的亲人?”

    一群男人集体笑嘻嘻的点头。

    雪儿气愤的吼道:“那一会就谁也不许为难他。”

    几个胆小的弟弟,当然点头,他们可不敢得罪姐姐。

    但七个和三哥,却贼兮兮的笑道:“不行,我们就这一个妹妹,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的嫁出去,最起码要有我胡家的威仪,就算他是大罗金仙,我们也不能随意妥协,是不是七弟?”

    老七点了点头,不过他在盘算着,什么时候约这个妹夫再大战三百回合,毕竟无敌手的人生太过寂寞。如今难得遇到对手,当然要好好比试一番。

    当然老七的意思,是不打赢,不罢手。

    也就在此时,门外的探子回报:“报告大王,紫玉真人,紫玉真人,已经率领二十人的迎亲队伍,到达宾馆门前。”

    一旁的摄像师,还有化妆师,都一脸懵逼的看着这群人。

    因为他们也发现这群人的反常,穿着华丽的外衣,就像剧组出来的一样,他们甚至怀疑,这是不是某剧组拍的现代古装戏,这些人穿的,是不是戏服呢?

    还是对方为了显得另类一点,特意弄个了这些稀奇古怪的衣服呢?

    当然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这几年结婚,特别流行个性化,可以说,穿什么的都有,有人穿着沙滩裤,比基尼结婚。

    还有人弄得像上海老照片一样。

    也有的穿着传统的唐装,骑着高头大马,抬着花轿。

    还有的干脆就用三轮子当婚车,穿着工人服结婚。

    甚至还有人弄出五十年的绿军装结婚。

    而摄影师猜测,这可能是某个剧组的成员,想出的另类噱头。

    说不定将来可以借鉴一番,便提前开始了拍摄计划。

    果然,那小兵一走,十几个兄弟,就整齐的在门口站成了两排,甚至连总统套房的门,都没有关。

    看热闹的人不知道,这到底是这怎么回事?

    就连雪儿,也纳闷的看着十个哥哥弟弟,准备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为难紫玉的,如果实在不行,她自己冲出去。

    不到几分钟,一行人坐着电梯来到了走廊,这些人虽然长相并不俊美,而且高矮胖瘦不一,但手里都拿着鲜花。而且各个兴高采烈的样子,完全没有担心过会娶不到新娘子。

    但陈二狗看出了一些端倪。

    他走到门前,并没贸然进入。

    因为陈二狗的前几世记忆里,民间有个风俗,抢媳妇。

    娶亲之人,必须要去娘家,将娘子抢过来,以证明他到底有多爱这个女人,双方越激烈,代表越珍惜,越爱对方。

    而娘家的人会极力阻拦,以考研男方的诚意。

    当然,抢也分很多种,有明着文抢和武抢之分。

    武抢,就像土匪一样,一拥而上,抢走人为主,甚至有时候还需要排兵布阵一番,需要一些手段。

    另外一种,就是文抢,一堆文人墨客,对对诗词,考考对方的智力,让新郎现场即兴写两首小情诗。

    还有一种,就是民间最常用,也是最俗气的办法,贿赂,

    有些人家,则是借此机会为难对方,让男方家多出一点钱财。

    陈二狗看这架势,知道文抢的可能性不高,至于钱财,这些人穿的各个珠光宝气,那架势,就像阔佬摆阔,钱财他们显然是不稀罕了。

    这说明里面大有文章。

    故而陈二狗小心的上前,对站在门口的诸位抱拳说道:“拜见各位,不知道诸位站在这里,有什么要求吗?”

    狐王当即嘿嘿笑了。

    因为这里属他年纪最大,辈分最高,地位最高,故而便走出来说道:“好小子,很聪明,我们这个几个哥哥呢?没别的,想考验考验你,娶走雪儿可以,但必须先过我们这关。”

    陈二狗恭敬的抱拳问道:“愿闻其详。”跟着陈二狗来的那几个接亲的人也楞了,因为他们没想到,娘家人的架势这么大,再看那一身奢华的古装,竟然有些弄不清楚状况,故而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只等看局势,若是情况不妙,就需要他们一拥

    而上,抢走新娘。

    狐王也看出这些跟班在静观其变,便笑着说道:“想要过这个门,你必须讲一个笑话,把我们都逗笑。”

    这下陈二狗傻眼了。

    因为这可不是文斗题材,比作诗、唱歌还难。

    二狗当即眉头紧锁,一脸纠结,而又郁闷的看着对面的十几个人,实在想不出来,到底是谁出的馊主意?竟然想出了一个最令他为难的问题。

    他可是从来不会讲笑话的人。

    也因为这样,现场越发沉闷。

    后面的几个,当下喊道:“我来,我来。”狐王大手一挥喊道:“不可,此事只能是新郎一人想出来的,其它人不可参与。”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