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甜妻高不可攀》:章节目录 360 真爱

    “不。”萧筱打断他的话,冷漠他,“我根本就没有那么伟大,我不答应你的求婚,是因为我真的不想跟你结婚,或者应该换句话说,我就是这么自私的人,我才不会为了什么所爱的真爱去结婚,如果你的家人不认同我,那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所以就这样吧,你还是去娶一个他们都喜欢的女人吧。”

    “你说什么?”黑暗中,季臣司的眼眸变得阴鸷锐利。

    尽管看不见他的表情,萧筱也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很生气,但是她现在不想再纠缠这些问题了,她累了,也不想在依靠任何人了,等明天的丑闻爆出来后,季家人肯定会更加的厌恶萧家的,又作又贪财,连孙子都不放过了。

    她相信明天之后,季凌又会成为新闻热点,到时候又有很多狗仔队去幼儿园偷拍季凌了。

    她可以想象到季王山将军会有多么生气,所以她现在决定,与其不断让季家讨厌萧家,让季臣司在中间为难,不如分手,到时候季王山将军讨厌谁就可以灭谁,一了百了。

    而且,她跟季臣司一直都不配,尽管季臣司一个劲的迁就她,她还是觉得很自卑心累。

    “我们分手,你去娶一个你们家都心仪的媳妇吧。”

    “萧筱。”良久,他低声开口,幽沉的声音里一点温度都没有,“给你一分钟,收回刚刚说的话。”

    萧筱仰起头,眼神坚定决然,“不可能。”

    季臣司眼眸一暗,掐住了她的下巴,“那你置季凌于何地?要让他喊别人妈妈吗?”

    萧筱的下巴被掐着,红了眼眶,“王山将军不是很想季凌住在檀园么?等以后你要是娶了别的女人,就把季凌送到王山将军那里吧,给我探视权就可以了,每周我会过去看他两次……”

    “你再说一次?”

    “你让我说多少次都一样,我只求你,别不让我去看季凌。”

    季臣司望着她,眼眸一点点冷下来,随后忽然俯身吻她,但唇没有在她唇上逗留多久,就转移到脖子上去了,狠狠地咬着,像是在泄愤。

    萧筱吃痛,抬手推他,“季臣司,你放开。”

    可她越是推拒,季臣司的动作就越是粗暴狂怒,大掌不由分说探进了她裙底,一把拉住底裤,扯了下来。

    萧筱背脊一僵,手中的抗拒就变得更加的用力,“你别在闹了,我还有事情,你快放开我!”

    “你到底为什么要分手?”他不依,高大的身材压了过来,把她密密实实地抵在墙与他之间。

    萧筱动弹不得,垂着脑袋说:“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想委屈求全的嫁给你,如果你能风风光光娶我,让我做人人认可的季少奶奶,那我可能会答应,但如果你做不到让季太太她们接受我,那很抱歉,我不想在浪费时间了。”

    “你骗我。”他一手扳过她的脸,四目相对,“你之前明明说过,我们现在的状态也很好,为什么忽然就说要分手的话。”

    萧筱说:“因为我已经找到自己的真爱了。”

    “是谁?”

    “你放开我,我就告诉你。”

    为了知道那个真爱是谁,季臣司不得暂时忍耐,选择了松开她。

    “到底是谁?”

    她脸色平淡地拿出自己的手机,找到自己前些天坐飞机时和傅经伦的合影,拿给他看,“就是他,这次去h国,我们也是一起去的,我们已经确认了关系了。”

    心里面,只能不断对傅经伦说抱歉,因为眼下,她只想快点跟季臣司结束纠缠离开。

    看着照片上的男人和女人,季臣司眸色一寒,暴怒起来,“你们是一起去的?”

    “没错。”

    他眯眼,“你们睡在一起了?”

    萧筱微怔,皱起眉,“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禽兽吗?他是个真真正正的君子。”

    “呵。”季臣司冷笑,心里充满了妒忌,“到底是君子,还是无能,谁又说得清楚呢?”

    萧筱:“……”

    随后脸色愤怒地说:“反正比你好。”

    “你说什么?”他冷着脸,再次压迫过来。

    萧筱往旁一躲,才没被他抓住,语气烦躁道:“我现在已经跟你分手了,不要在动手动脚的,否则我就报警了,告你性骚扰。”

    季臣司简直想冷笑,以前他和她亲热的时候,虽然她很害羞,但到底都是柔顺的,总是半推半就就被他吞拆入腹了,但现在,她冷着脸,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说,你在对我动手动脚,我就告你性骚扰,果然,变了心的人怎么都是留不住。

    想到这里,他心中的理智完全被妒火代替了,俯下脸来咬她的嘴唇,“你们做到那个地步了?是这样,还是这样?”

    霸道的手,也伸进了她衣服里面,肆意地抚摸着。

    对于他的用强,萧筱满心的怒火,她又不是他的充气娃娃,也不是他的所有物,凭什么被他这样粗暴的对待。

    任何女人,都不喜欢被一个男人这样近乎暴力摆布,她冷着脸,想反抗,又反抗不过,最后气急的她,没能逼得他停下来,倒是逼得自己红了眼眶,声音带着哭腔,不管不顾地骂他,“季臣司,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放开我呀,不要逼我恨你!季臣司,你听见了没有?”

    “你恨我又如何?你把我当成跳板,一找到适合的男人就甩了我,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你吗?”森冷的眼睛盯着她,随后,力量狂怒地扯下了她的底裤。

    下身一凉,萧筱又惊又怕,并紧自己双腿,怕现在毫无理智的季臣司会侵犯自己。

    可是她的反抗在他眼里就跟挠痒痒似的,不值一提……

    *

    整个过程,都非常的疼,萧筱甚至差点疼晕过去,最后为了不让自己神智涣散,她仰起头,毫无犹豫地咬住了季臣司的肩膀。

    季臣司肩膀一痛,浑身惊颤,紧跟着低吼了一声……

    萧筱瘫软在衣帽间门口的地毯上,气极了,王八蛋,他刚才没有戴套啊……

    但现在,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去办正事要紧,颤颤巍巍爬起来,就去捡自己的衣服,双腿软得不像是自己的。

    昏暗的光线里,季臣司沉默地看她慢慢穿上自己的裙子,风衣……忽然胸口一窒,疯了一样扑过去,从背后抱住她。

    “萧筱。”季臣司开口唤她,声音眷恋,“不要分手,好不好?”

    萧筱没回答他的话,被他紧紧抱着,脸色惨白。

    “我一定会让所有人都接受你的,在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不让你失望。”

    其实他从来就没让她失望过,可要让所有人都满意她,明显是强人所难了,她之所以要分手,只是不想在让他为难了,也不希望,因为她的家人,他对她越来越失望……

    “抱歉。”萧筱拢好自己的风衣,声音哽咽。

    季臣司抬起她的脸,心里痛得像被人刺了一刀,“为什么一定要分手?他真的就有那么好?难道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不好吗?你真的觉得这么不幸福?还是你只是一时迷了心窍?”

    他的声音萦绕在她耳边,全是无措和心痛。

    萧筱没说话,心里艰涩得很。

    可她这个样子在他心里就像是默认了一样,季臣司呼吸沉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季凌的声音,“老爸,你在房间里吗?”

    萧筱一怔,几乎是立刻就推开季臣司,把自己的仪容整理好,再把刚才被他撕烂了的内衣内裤都扔进垃圾桶里,收拾好狼藉的现场。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