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三卷 迷情疆场 第九十三章 忽悠死的刺客

    第九十三章  忽悠死的刺客

    铁心他们在门外等着,见文瑀鑫出来后,依旧是两个人,只不过那位不用抱着,而是自己走。

    “爷,你怎么把,把小江也领去啊?”子琪差点说漏嘴说王妃来着。

    “嗯,她说要跟着。”文瑀鑫边说边走。

    “听说你开始练武了?”铁心问走在后面的江欣怡。

    江欣怡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闲着无聊,就想学学。”

    “都想学什么?”刘钧好奇的问。

    “先学内功和暗器,再学轻功和点穴。”江欣怡老实的回答。

    “内功,暗器和轻功,嗯很好,就是点穴有些麻烦。”铁心说。

    “为什么?”江欣怡不解的问。

    “因为点穴的话,你还要把身上的所有穴位都记住,你知道人身上一共有多少个穴位吗?”刘钧问。

    “哦,知道,应该是三百六十一个穴位。”江欣怡张口就回答了。

    文瑀鑫走在前面,他们在身后的对话一字未落的听着,当他听说江欣怡说出了这个数字以后,停下脚步回头问;“既然说的如此准确,那么位置知道么?”

    “嘻嘻,我就知道三个。”江欣怡笑嘻嘻的回答。

    “哪三个?”子琪问。

    “这里是太阳穴,还有这里人中。”江欣怡用手指点点鼻子下面的位置。

    “知道的还真不少。”铁心坏坏的夸着。

    文瑀鑫听见这答案赶紧回头,继续往前走,差点以为她真的说的出来!

    一行人转过几个弯,来到一处,外面是都手持刀剑的守卫。走进去以后,江欣怡发现,里面的很多间都是空的,只有一间有人把守,是连成和萧黎。

    里面吊在桩子上的,就是那个刀疤刺客,身上血淋淋的,脸上却没什么伤痕,所以江欣怡一眼就认出来了。不过她不同情,因为是坏蛋。

    “还是不肯交代么?”文瑀鑫问刺客。

    刀疤脸睁开眼睛,看看他们,又把眼睛闭起来了。

    “本王说过,只要你说出幕后指使之人,就饶你一命,可是你却不知好歹,顽固不化。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再不说的话,就留你不了。”文瑀鑫冷冷的说。

    可是,那刀疤脸还是没反应。

    文瑀鑫一甩袖子,走出审讯间,刘钧他们都跟了出来,“爷,该用的方法都用了,可是依旧没有效果,连铁心的的那药都没起作用,您说咋办?”连成问。

    文瑀鑫背着手在外面的过道上转了几圈,停下来说;“既然问不出什么,就把他送上路吧。”

    “嗯,属下这就动手解决了他。”连成说着就要进审讯室,可是他走到门边却没进去,而是停住了脚步,回头表情怪异的对文瑀鑫他们招招手,示意他们走去。

    什么呀,这样神叨叨的。几个人慢慢走过来,从窗口往里面看,这才发现刚才出来的时候,那姑奶奶没跟出来,此时正在那刀疤面前晃悠呢,便晃悠边跟人家唠嗑呢。

    “她想干什么?”连成回头问。

    “不知道,就是先前聚餐的时候好像把爷的酒给偷喝了,估计还没醒酒呢。”刘钧告诉他。

    “她想玩,就让她玩会儿吧。”子琪小声的说。

    “完了,这刀疤真可怜。”萧黎叹着气,说了句让大家想喷的话。把那家伙打成那样,也没见他说句可怜,这会儿,见那姑奶奶跟人家聊一会就说可怜了!

    “呦,这位大英雄咋成这样了,咂咂,真可怜。听说你挺坚强的,还够义气,小女子佩服佩服。对,不能说,坚决不能说出来。”这时,那刀疤脸竟然睁开了眼睛,朝她看。

    江欣怡一看,有戏,于是接着掰;“别看了,我是没那本事救你出去的,唯一替你不值的就是,你任务没完成,当然酬金也就得不到了,你有没有想过,即使你的任务完成了,你也得不到酬金的,说不定还会被灭口的,我猜雇你的人一定是那瑀王爷的兄弟,自己兄弟都能下得了狠心,你一个杀手而已,算个屁呀。如此卖命的图什么呢?当然是享受,可惜啊,那原本属于你的银子,没命花,人家花着本该给你的银子,玩着本该你玩的女人,哎,你可真够可怜的。”江欣怡说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再看那刀疤,眼睛里已经看不见锐气,只有悲哀了。

    “你结婚了没呀?”江欣怡问他。

    刀疤木讷的摇摇头。

    “难道你爹妈辛苦把你整出来,你居然连个种都没给他们留,合着你来这世上走一遭就是为了死后腐烂给花草当肥料啊?”江欣怡一句接一句的胡扯着,刀疤却听的极为认真,眼泪都流了下来。

    外面的人,听得直摇头,尤其是后面这段,好好的一句挺严肃煽情的劝降话,从她嘴里出来,就变得那么粗俗,差点没让铁心他们笑喷了。

    “唉,更可惜的是,你现在想当肥料都不行了。”江欣怡说着,抬头看着刀疤脸的表情,他似乎很想听明白,怎么回事。

    “你见过那个叫铁心的家伙吧。”她问。

    刀疤点点头。

    “他就是鬼手神医,有点变态,今天我听见王爷要杀你,他还不让呢,说杀了你太可惜了,他要做个医学实验,正好没有好材料,而你的体质却都符合他的要求。你不用怕,不是用你来试毒的。”江欣怡安慰着他。

    刀疤好像松了一口气,可是江欣怡下面说的话,更让他惊恐万分。

    “他的医学试验其实很简单,我看过那张图纸,也就是把几个人连在一起,就是找三个人做只人体蜈蚣,把三个人的膝关节弄断,然后把第一个人的肛门和第二个的嘴缝在一起,第二个人的肛门和第三个人的嘴缝在一起,就是人体蜈蚣了,你不用怕的,真的,他做不成这个实验了,因为这里就你一个人体材料,没法做蜈蚣。

    刀疤开始浑身发抖。

    “刚才来之前,我又看见他画的图,是一只王八,按照他的图,我倒是看明白了,就是把你的胳膊和腿换个位置,然后也把你的腿关节加工一下,就行了,所以你真的不用担心,以他的医术,死不了的,大丈夫能屈能伸,咱君子报仇,十年不完,找机会逃脱,找机会报仇。”江欣怡说着,害怕他听不懂,手在他身上比划着,末了,还在他肩膀上拍拍给他鼓劲。

    文瑀鑫他们尽管不相信江欣怡的话,可还是一起往铁心看,铁心连忙摇头摆手,表示自己的清白,还没那么变态。

    大家都想说一句话,变态的人有,可不是铁心,而是那位姑奶奶。竟然能胡诌出这样的人事,把一个意志坚强的冷血杀手唬的,惊恐万分。

    刀疤听完江欣怡有鼻子有眼的一番话,恐惧的扭动着身体,嘴巴好像要说话。

    “唉,我实在是不忍心看他给你做试验了,先走了,你好自为之吧。”江欣怡说完,背着手叹着气走了出去。

    她走出审讯室,对着门外的人做个鬼脸,小声的说;“交给你们了,我出去一下,再搞不定的话,你们仗都别打了,都回家抱孩子吧。”然后就扭头就往外走。

    等文瑀鑫几个人进了审讯室,再次出来时,牢房外面已经没有江欣怡的影子了。

    “兴许是困了,先回去了吧。”刘钧说。

    “爷,您这个还真的是个宝贝。”连成在一旁夸着。

    “明个我还真得问问,那个什么人体蜈蚣和王八的事,说不定她真的见识过呢。”铁心还没了忘了这茬。

    江欣怡离开审讯室后,文瑀鑫进去,那刺客扭动着身体要说话,于是解开了他的穴道,他就都坦白了,唯一的条件不是想活命,而是求文瑀鑫让他速死,他不想自己被铁心用来制作什么人体蜈蚣,或者是王八,那样真的是生不如死。

    而铁心给他的牙齿涂了东西,软软的,想咬舌自尽都是奢望。文瑀鑫告诉他可以不死的,只要废掉他的武功就会放他出去的,可是他说,不用,解开他身上的绳子后,他就一头撞在了墙上一命呜呼了。

    大家也终于明白萧黎先前说话的意思了,是够可怜的。一个功夫一流的刺客,让王爷的妃子给就这么给忽悠死了!

    答案出来了,文瑀鑫的心情并不沉重,买凶杀他的雇主,不是太子,而是二皇子文靖轩。小槐那件事, 他就在附近,特意设计陷害江欣怡也是他出的主意,目的是想转移文瑀鑫的视线,让他们怀疑到江世谦的身上,那样也就怀疑到了太子的身上。

    知道是谁,就好办了,没有必要一定要刺客回京城当着皇上的面指证,因为现在的文瑀鑫还不想让事情闹开,还没有到时候。他还没有想在父亲的手上抢夺江山。

    “爷,你说怪不怪,不是说王妃是克制你运程的人吗,怎么感觉她进府以后发生的事情没那么糟糕,反而始有些事情变得顺利了呢。”刘钧走到文瑀鑫身边说道。

    “是呀,会不会是道士为了骗皇后的银子才骗她的呀。”连成也分析着。

    “就是,你看现在那俩道士都莫名其妙的的没了踪影,该不是怕被两位皇后娘娘找算账逃了吧。”铁心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文瑀鑫什么都没说,只是步伐更加的快了,他想马上见到今天又帮了他的那个可人。可是当他回到住的地方,门外的侍卫告诉他,人根本就没有回来。

    这都快半夜了,她能到哪里去呢?文瑀鑫的心一下子就拎了起来、、、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