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三卷 迷情疆场 第九十二章 夜餐

    第九十二章  夜餐

    江欣怡这样一问,文瑀鑫倒是觉得心里一暖,她总算是开始关心他了?“没什么,就是有点儿累了。”他说。

    见他不肯说,江欣怡也不多问,只是甩甩酸痛的手臂,蹲在地上捡那些可怜的镖。

    文瑀鑫不知为何,尽然也会蹲在她身边帮她一起捡,江欣怡没注意,转身的时候就撞在了他身上,没防备的坐在了地上。

    “没事吧,快起来,地上凉。”文瑀鑫笑着去拉傻愣在地上的人。

    “你怎么会帮我捡个?”江欣怡喃喃的问。

    “怎么不会呢,我给你的例外还少吗?怎么现在才发现?”文瑀鑫拉起她,继续捡着镖,头也不抬的说。

    哦?江欣怡站在原地在想,好像也不少哈,从来没被女人骂的人,她骂了、从来都是哦被人侍候的人,侍候她梳头、从来没让女人粘过的床、她睡了、、、、

    “是呀,你是对我很好了,洞房里侮辱我,给我画这个,还把我给弄到偏僻的后院去住,还用鞭子打我,还给我灌那个药。”江欣怡阴阳怪气掰着手指数落着,那样子好像十个手指还不够用。

    “你怎么光记着不好的事情啊,我对你的好,一样都不提?”文瑀鑫捡起最后一枚铁镖丢进篮子里问。

    “我就这样了,光记仇的,你才知道?”江欣怡翻个白眼说。

    文瑀鑫理亏的苦笑一下,走到里间拿出一件披风给江欣怡披好说;“明个,我让他们给弄些碳来,现在领你去吃晚饭。”

    “要到哪里去吃?”江欣怡问。

    “黄彪他们巡山的时侯弄了几只野猪来,今晚给将士们加餐,咱们去那吃。”文瑀鑫说着,就推开门示意她赶紧跟着。

    有野味吃,江欣怡当然不会客气的。在现代那些东西可是很难吃到的,尽管有些馆子说是有野味,可是大多数都是饲养的,山上的东西越来越少,偶尔看见一样就会有媒体说,是世界上即将灭绝的,是要保护的。

    什么时候,苍蝇和蚊子、老鼠也成了濒临灭绝的,江欣怡就开心了,因为那东西实在是讨厌。如果有科学家研究发现,这三样东西有抗癌、美容、和壮阳作用的话,估计它们离绝种也不远了!

    江欣怡跟在文瑀鑫的身旁走到操练场那里,就闻到了香味。她惊奇的发现,那里已经支起了很多的帐篷。最前面的那个稍大,三面落地,一面敞开,各小帐篷之间没有完全阻隔开,相互都能看见。

    帐篷里的士兵们一见文瑀鑫他们走来,全部都起身,站的直直的迎着。江欣怡有些不太自在,落后一步,眼睛紧盯着文瑀鑫的后脑勺,慢慢的往前走。

    走到那个大的帐篷,里面已经有十几个人了,除了刘钧、子琪、和铁心以外都她都不太熟悉,但是从盔甲上可以看出来,都是军营里地位高些的将领。

    “老大请上坐。”黄彪把文瑀鑫迎到首席,江欣怡跟了过去却后悔了,因为那里只有一把椅子,上面还铺了兽皮垫子。

    她回头看,那些将领们都在两旁的桌子后面坐好了,右手第一个位置是空的,不用说那个位置是留给那位黄副将军的。很明显,这里根本就没有她的位置,人家就没把她算在内。难道他们吃让她看?江欣怡不高兴了。

    文瑀鑫坐下后,发现只有一把椅子,再往四处一看,都已经麻利的坐好了,几个小兵忙着往桌上端菜,而江欣怡站在旁边撅着小嘴怨恨的看着自己,就抬头看着坐在右下桌的黄彪,而黄彪不知所以,还大咧咧的说;“老大,今个运气好,弄了三头野猪,保管咱这军营里的每个兄弟都能吃个够。”

    文瑀鑫没吱声,依旧看着他,黄彪笑嘻嘻的又说;“老大,你不用开口,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站岗的,放暗哨的,巡逻的那份,我都吩咐伙房给另外留着呢。”

    可是文瑀鑫还没有表示,依旧看着他,脸色却看不出阴晴。

    黄彪身旁的刘钧他们三个当然知道文瑀鑫的意思,于是刘钧用脚偷偷的踢了踢他,又朝江欣怡看看了看。“老大,要不让小江去和乔二他们一起吃吧。”他这才知道文瑀鑫的意思了,赶紧说问道。

    刘钧和子琪一起叹了一口气,这黄老粗怎么这么笨,这么提示都不开窍,全军营都知道大将军有多宠这姑奶奶,怎地你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江欣怡其实也不想在这里待,她抬脚就往外走,“把小江姑娘送乔二他们那个帐篷去。”黄彪对刚放下菜往外走的李长胜说。

    “站住,我没发话,你往哪走?”文瑀鑫喊住了她问。

    “我找乔二他们去。”江欣怡站住转身气鼓鼓的回答。

    “你这家伙,我可真服了,还不赶紧的给加把椅子。”刘钧实在忍不住了,对着黄彪的耳朵说。

    啊?感情老大是这意思?帐子里没留伺候的小兵,黄彪赶紧站起来,到外面叫人搬个椅子来。帐篷里的将领都窃窃私语着,铁心看热闹的玩着手里的筷子。

    椅子很快就送来了,小兵眼睛四处一扫,不知道该放哪里。

    当当当,文瑀鑫用手指敲敲桌面,那个兵很聪明,立马就把椅子放在了他的身旁,转身离开。

    “还不赶紧过来坐?”文瑀鑫说。

    文瑀鑫这么一说,江欣怡才慢慢腾腾的走了回来,看着文瑀鑫站起身,把自己椅子上的兽皮放在了她的椅子上。这回她满意了,这还差不多,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黄彪不敢相信的敲敲头上那个盔,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将军这是干嘛,什么侍女呀这是,再宠也不能让她坐在那里呀!。

    李长胜再进来时,又端了一副碗筷,放在了江欣怡的面前。

    “好了,最近大家都辛苦了,没那么多废话,赶紧吃吧。”文瑀鑫开口说道。两旁的人这才动手开吃了。

    江欣怡已经忘记先前的不愉快,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肉吃了起来。

    “好吃吗?”文瑀鑫问。

    “嗯,好香呢,这里有很多野猪吗?”江欣怡小声的问。

    “附近的山上不多了,想给大家改善伙食,就去猎,不过远一点的山上就有很多,打赢了这次,我领你去打。”文瑀鑫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对江欣怡说道。

    “真的?拉钩。”江欣怡兴奋的伸出了小手指。

    文瑀鑫不想惹她再撅嘴,只有老实的伸出自己的小手指跟她拉钩勾,然后瞪回两旁那些诧异的眼神。

    有的吃,江欣怡不再乎那些人的注视,反正就当吃饭店,不是也有很多的客人吗。“在军营里,还可以喝酒?”她眼馋的看着文瑀鑫面前的酒杯,笑眯眯的问。

    “聚餐的时候,可以喝点,可是士兵们不能喝,打胜仗的庆功宴上,就可以痛快的喝。”文瑀鑫故意装糊涂的说。

    “这是不是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江欣怡见他没有明白自己的意图,就损他。

    帐篷里只要不是故意的小声说话,基本大家都听的很清楚,江欣怡一句话,差点把下面端着酒杯喝的人噎死一大片,有这么直接的吗?这丫头是不是缺心眼啊。可是这大将军现在怎么这样,一点都不生她的气,还笑着给她夹菜!

    大家见刘钧他们三个一点都没反应,对这丫头的言行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又不好都挤到他们身边打探内幕,都只有老实的往嘴里塞东西。

    “老大,你说他西良国究竟想干什么,这打又不打,撤又不撤的瞎折腾?”黄彪喝了一杯酒,抬头问。

    “西良国,对面的敌军是西良国吗?”文瑀鑫还没开口,身旁的江欣怡忍不住开口问他了。

    她这一问,别说是两旁的将领们了,就是文瑀鑫自己都感觉喉咙口有骨头噎着呢,东良国的唯一敌对国就是西良国,每隔几年他们就会挑起事端来侵,这是国内人尽皆知的事,连懂事的孩子都知道的事情,而她竟然不知道,这也是因为脑袋里进水了?

    “哦,对不起,我不该问的。”江欣怡一见大家的表情,知道自己脑袋短路了,问这么白痴的问题,赶紧低头往嘴里塞菜。

    “她脑子受过伤,有些事想不起来了。”文瑀鑫见她的囧样,赶紧帮她解释,生怕以后军营里的人把她当怪物看。

    好在,这时李长胜又端了个罐子进来,放在文瑀鑫面前就退下了。每次上菜各桌都是一样的,唯独这个其他桌子上就没有。

    “老大,这个是我打的山鸡,给你补补,呵呵。”黄彪讨好的说。

    “你倒是有心了。”文瑀鑫淡淡的说完,就把罐子挪到江欣怡面前,掀开盖子,对她说;“吃这个吧,比野猪肉鲜。”

    罐子里的东西,确实比野猪肉鲜,肉质也细腻。只是个头不是很大,只有两个拳头那么大,里面还有几朵蘑菇,不鲜才怪。

    见文瑀鑫没有一起吃的意思,江欣怡放下筷子,反正也没有刚才那么烫了,干脆那它拎在手上,撕着吃。她眼睛瞄到了,那个黄彪见她吃这个,似乎不是很高兴,管他呢,你打来的又怎样,是你老大给我吃的,哼。

    两旁的将领们看着这位的吃相,真的替大将军不值,他身边应该是位美女,陪着才相配嘛。

    再下去,江欣怡趁着文瑀鑫跟他们研究军情的时候,偷偷的把他面前的一杯酒给拿过来喝了,见他没有发现,把那小酒壶也顺手给移了过来,等文瑀鑫发现的时候,酒壶基本空了。

    吃也吃饱了,酒也喝着了,桌子上的东西也被收拾利索了。等茶沏上来时,江欣怡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文瑀鑫解下自己的披风盖在她的身上,后来想想,又把她的身子移到自己的腿上,两只手搂着她,继续跟黄彪他们商量对敌之策。

    等散席的时候,文瑀鑫把她包的严严的,抱在怀里往外走,“老大”,黄彪走到他身边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文瑀鑫问。

    “老大,要不明天我去隔壁村子给你访个来,你放心,绝对是自愿的、绝对是放心人家的女孩。”黄彪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不用,以后也不许再提了。”文瑀鑫说完抱着人就离开了。

    刘钧和子琪走到黄彪的身旁,理解的拍拍他的肩膀没说话,铁心走上前,坏坏的说;“你呀,最好在小江醒的时候提这事儿。”

    “怎么,她会怎样?自己这个德行,还敢管老大找女人?我说你们几个,来的时候为什么不劝劝老大,怎么弄了这样一个极品来呢?”黄彪用手指点着刘钧他们说道。

    刘钧三人也不多解释,铁心不甘心的说;“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反正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然后丢下不知所以的黄彪,和刘钧他们一起赶文瑀鑫去了。

    “我说铁心,你可真够坏的,挑唆着黄彪去惹那姑奶奶。”子琪笑着说。

    “早就提醒过他,可是你看他那样子,一脸的不服气,不让他自己吃点苦头,他不会死心的。”刘钧在一旁说道。

    铁心连忙点头。

    几个人终于在文瑀鑫进屋之前赶上了他;“爷,这么晚了,还去吗?”子琪问。

    “你们等等我,把她安顿好,就去,这件事得赶紧的了结,免得日长梦多,这仗真的开打,也就没时间耗在他的身上了。”文瑀鑫皱着眉毛说完,就抱着人进屋了。

    进了屋,文瑀鑫借着外间的烛光走进里屋,轻轻的把江欣怡放在了床上,拉过被子帮她盖好,两件披风都没给她解下来,因为床上很凉。

    他把蜡烛给点上,又看了看她那可爱的小麻子脸,这才转身想走出去。

    “你去哪里?”身后传来她的声音。

    “你醒了,我去牢里审审那个刺客,他到现在都没交代,你先睡吧。”文瑀鑫不由自主的多说了几句。

    “冷,睡不着,我也想跟你去行不?”江欣怡小声的跟他商量着。

    “可能会到很晚的,想去就起来吧。”文瑀鑫无法拒绝,同意了。

    江欣怡立马一掀被子,穿上靴子就跟了出去,如果刺客是别人她也许没有兴趣,可是现在这个,那就不同了,太坏了这人,江欣怡现在都没忘记因为他,文瑀鑫抽自己的那些鞭子,踹的那几脚,还那又冷又饿,那老鼠满地的夜晚,所以,她也很想知道幕后主使是谁。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