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三卷 迷情疆场 第九十章 铁心出手

    第九十章  铁心出手

    “怎么,为夫亲自教,你还不太乐意似的,要知道我堂堂的瑀王功夫可是一流的,做我的徒弟不会委屈到你的。”文瑀鑫一本正经的对身边的人说道。

    “话不是这么说的,我没有底子很笨的,我怕你会没有耐心。”江欣怡强咽下一口饭说。

    “没事,做为我的第一个弟子,我会相当的有耐心,有句话不是说,只要功夫深,铁杵也能磨成针的吗?”文瑀鑫带着笑意说。

    我靠,感情这句话全宇宙只要会说中国话的都通用,我究竟穿到哪个朝代了,这怎么还都挨上些边儿呀,再说了,就我这铁杵、我爸从小的就磨着,到头来我还不就是根牙签吗,要不然,还会在这里看你的脸色!江欣怡端着碗,心里面一通叽里咕噜发牢骚。

    “你做师父,我可交不起那学费,不过,我要是真的管你叫师父的话,那咱俩的关系就不一样了。”江欣怡忽然乐着说。

    “那当然,既是夫妻,又是师徒,多让人羡慕啊。”文瑀鑫不无得意的说。

    “你好像误会我说的话了,我给你做徒弟的话,咱俩就是两辈人了,不都说师徒如父子嘛,难道你想背上乱,伦的名声?”江欣怡感觉自己找到了拒绝他的好理由。

    “好了,就这样吧,什么乱七八糟的,想学什么告诉为夫就是了。”文瑀鑫把碗放在桌子上,板上钉钉的说道。

    “那我想学降龙十八掌,你会么?”江欣怡坏坏的问。

    文瑀鑫沉思了一下,摇头说;“这个师父倒是没有教过,说别的吧。”

    “九阳神功你会么,二指禅你会么、葵花宝典你会么?”江欣怡开始胡咧咧了。心想你若是会了,我就真给你磕头了。

    “欣怡,不要调皮了,这些都是从哪里知道的,怎么为夫一样都没听见过。”文瑀鑫有点不好意思的问,他敢打赌,师弟刘钧也一样不会知道这几样功夫的。

    “谁调皮了,一样都不懂还想学别人收徒弟。其实我也是为了你好,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哦,好丑的,我怕你看着会不舒服,所以,以后咱俩尽量少见面成不?”江欣怡抹抹嘴,说道。

    “不会呀,反正为夫知道你是貌美如花的不就行了。”文瑀鑫看着眼前的吊眼小麻子,觉得她好可爱。

    “不要,反正我就是不想跟你学。”江欣怡这个委屈呀,干脆说实话了。

    “你说出个为什么。”文瑀鑫乐不起来了问。

    “跟你在一起有鸭梨,压力你懂不懂?”江欣怡抠着手指甲说道。

    “那说明为夫做的还不够好,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给个机会我吧,不然这样,我叫铁心帮你把脸稍微弄的好看点怎么样?”文瑀鑫开始诱惑她。

    果然,江欣怡的嘴角就扬了起来,“真的,太好了,我这就找他去。”她高兴的直拍手,站起身就要往外跑。

    文瑀鑫一下子就把她给拽住了,一脸无奈的说;“干嘛自己去喊,在这老实的等着。”说完,他推开门对外面的随从一吩咐,就再次把门关好了。

    只见,江欣怡已经开始拿出镜子子设计自己的脸了,“这麻子太多了,我又不是烧饼,让铁心给我弄掉些。眼角么要往上仰,那样才精神呢。你说铁心他这手可真是太厉害了。要是他能把我整成你的模样就好喽。”她笑嘻嘻的说。

    “欣怡整容成我的样子,你最想干什么?”文瑀鑫很好奇的问。

    “挣钱呗。”江欣怡美滋滋的说。

    “为夫的样子能挣到钱?你不会是想去给别人做男宠吧,可是那是会露馅的。”文瑀鑫琢磨着这姑奶奶的思路,觉得她会这样做,也只有她才做得出。

    “龌蹉,您想到哪里去了。用你的身份可以去做很多的事,干嘛非得去做那个,比如说,我可以装成你的样子回京城,然后四处发帖子,说今个是你的寿诞,明个是莲妃的生日,后个是你与柳夫人的结婚纪念日,不出几天,我保证就是京城第一富婆了。还可以到处去借钱,反正到时候债主找的是你不是我,怎么样,要不要试试?”江欣怡越想就越兴奋了。

    把个文瑀鑫逗的直摇头,这些伎俩她是跟谁学的,难倒是她的父亲?无语,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了。

    门外的敲门声,让江欣怡停止了笑声,进来的正是鬼手铁心。

    “什么事儿这么开心,老远就听见了。”铁心笑着问。

    “铁心快请坐。”江欣怡赶紧的拍马屁,搬了椅子给他。

    “王妃客气了,但不知爷叫我来是几个意思?”铁心问文瑀鑫。

    “嗯,她嫌现在的样子太丑,所以劳烦你给她稍微改改。”文瑀鑫在江欣怡身后对他始了个眼色,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角。

    铁心会意的点点头,真想说,感情是你们夫妻闲的蛋疼来折腾我玩呢。可是他还是克制着没说出来,只是把门落了栓,再示意江欣怡坐好。

    “不要点我的穴了,我会乖乖的不动。”江欣怡看着文瑀鑫走到自己的身边伸出了手,连忙说道。

    哪想到人家根本就没打算点她的穴,只是把她额前的头发都拢到脑后去而已。铁心跟文瑀鑫相对一笑,就看见铁心从腰上挂的小包包里拿出几个小瓶瓶罐罐的,然后倒些在一个小碟子里,调匀,最后铁心命令她闭上眼睛,江欣怡本想偷学些的,可是没办法呀,铁心可是说了,乱动的话,弄不好会更加的难看,所以只有老实的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那家伙挺硬,到现在都不肯交代替谁卖命。”铁心说。

    “硬,倒是条汉子,可惜跟错了主子。”文瑀鑫有些惋惜的说。

    “㖞,我说你俩这时候能不能不说话。”江欣怡耳朵听见他俩说正事,铁心的手也没闲着还在她脸上忙活,就担心出岔子,赶紧开口了。她可是听说医院的医生们在给患者做手术的时候唠嗑,结果把钳子都落在患者的腹腔里了。他俩在谈论那刀疤刺客,铁心不要再手随心走,给她整出个刀疤脸来就惨了。

    “哈哈哈,已经好了。”铁心大笑着说。

    “真的,不要糊弄我,今个怎么这么一会的功夫就好了?”江欣怡赶紧拿起镜子往脸上照,奇怪,皮肤还是那样的黑没见白,麻子还是那么的多,没见少,偶,眼睛,唯一有变化的是眼角,没有先前那么吊了,好像往上移了移。

    “这跟没修有什么区别呀。”江欣怡赌气的把镜子放在了桌子上,没敢摔,她可是知道轻重的,不小心再不铁心给得罪了,那就完蛋了,这气她还得忍忍。

    “这个怪不得铁心,你想想看,一个人忽然一下子就变漂亮了,别人会怎么想,所以得慢慢来,分个几次,把你一点一点的变好看些,这叫过渡,别人也能接受。”文瑀鑫担心她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赶紧的替铁心辩解。

    江欣怡仔细想想也对,可是她还是不高兴,当初在哪里找的模版啊,什么样子不好弄,弄成个这个样的。

    “铁心,你真是厉害呢,就这脸,我还担心一碰上水就完蛋了呢,没想到还挺上色的哈。”江欣怡嬉皮笑脸的对铁心说。

    铁心已经听出她这是想从他嘴里套出易容的秘密来,撇嘴一笑说;“王妃,不对,现在该叫你小江了,你不用担心,我这易容术是祖传的,不是高手绝对看不出来,而且,它的制作方法和功效,除了我也没有人能知道,不怕水浸,不怕火烧的,没有我的解除方法,谁都改变不了它了。”

    他言下之意,江欣怡当然懂了,表示理解,不就是让她死心么。

    午饭后,江欣怡难得老实的跟在文瑀鑫的身后,去骑兵营转了转,地上都是被冻得很硬一坨坨的马屎,害的江欣怡不知道该往哪里落脚。文瑀鑫说教她骑马,贪玩的江欣怡没有答应,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如果是在草原她可是很乐意的,因为她觉得那样摔下来,不会很痛,那绿绿的草地很像是一块精心织造的毛毯。

    眼角的小变化并有引起什么风吹草动,还没有谁真的那么仔细的看过她的尊容。这也让她稍微觉得有些遗憾。真想让那些男的看看她不是丑小鸭,她是只天鹅。

    一个下午到晚上,江欣怡都在想着明个先学什么功夫,是点穴,还是飞镖。临睡前,文瑀鑫先一步进了自己的被窝,江欣怡这才麻利的脱了衣服上了自己的床,还在那里念叨着;“今晚怎么了,为何没有昨晚暖和。”她咬着牙在被窝里哆嗦着。

    “欣怡,冷不冷,要不要为夫来给你暖被窝,不然咱俩还睡一块儿得了。”文瑀鑫试探着问。

    “不冷,谁说我冷啊。暖和的不得了,好像是捧住了火炉呢,那个蜡烛你吹吧。”江欣怡嘴硬的说。

    她想着折腾着他,可是她忘记了,那家伙会功夫呀,就看见他伸出手指,对着蜡烛一弹,嘿,那蜡烛就灭了,哇塞,如果换做是别人,兴许她会跳过去求他收自己做徒弟呢。

    都是浮云,浮云,我又没想参加什么武林大会,也不想独霸武林,学那么高深的功夫做什么呢?我就想稍微有些功夫,能保护自己不挨打就行了,江欣怡在心里劝着自己,慢慢的就睡着了,而且觉得越睡越暖和。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屋外传来小声的呼喊;“小江,小江,该起床了,要跑操了。”是乔二抖起胆子在喊。

    江欣怡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慌乱的穿衣服,“你要干嘛去?”文瑀鑫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对面的床头边问。

    “你没听见吗,我跟他们跑操去。”江欣怡边说,边穿靴子绕过他就去外间倒水洗脸。

    “吵什么吵。”文瑀鑫已经打开们开训了。

    “将军,是小江她叫我们喊她一起出操的。”乔二干脆英雄做到底的说。

    “她不去了,你们去吧,以后也不要来叫了。”文瑀鑫拦住慌忙擦脸的江欣怡,黑着脸说道。

    “属下明白了,这就告退。”孟达四个人赶紧开溜。

    “你干嘛呀。”江欣怡生气的问。

    “不干嘛,从今个起,没有大事的话,你都得呆在我的身边儿。功夫也由我来传授与你,今日就先叫你内功心法里最基础的东西。”文瑀鑫很认真的对她说,那样子是不希望再说第二遍的。

    妈呀,他还没忘这茬呢,来真的?其实跟他学也没啥坏处的,他甩飞镖扎那个花少的手,还有昨夜用内力弹灭蜡烛,都证明他确实是个高手,到底跟不跟他学呢?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