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三卷 迷情疆场 第八十六章 丑女小江

    第八十六章   丑女小江

    连日的颠簸,让江欣怡感觉很疲惫,所以昨晚抢先占了他的住处后,就把包裹丢在一旁,把身上的衣服脱的只剩下里面的小衣马上钻进被窝里。

    床上的一切都是新的,很暖和,半月来都是穿着衣服睡的,真的很不爽,现在总算是能好好的享受一下了。她窝在被窝里,连蜡烛都懒得去吹黑,就昏昏睡去。

    太阳都了老高了,她也没醒,直到门外传来敲门声,这才把她吵醒,慵懒的爬起来,披了件棉袍走到门边,开了门,嘟囔着;“吵什么?”

    江欣怡开门说了三个字,就说不出来了,只见文瑀鑫头戴银盔,一身银色的盔甲,显得那么英姿飒爽,我滴个乖乖呀,这些日子光顾着生闷气了,还真没有仔细的看过他,真他妈的帅呆了,什么人呀 ,他能这么无法无天的帅,可她就不行,非得给她弄了这么一张脸。

    文瑀鑫见她走了神,赶紧伸手接过身旁小兵手上捧得那套盔甲,拉着披头散发的江欣怡就进了屋,用脚把门给掩了。

    “都快晌午了,赶紧收拾一下,你看你像什么样子。”文瑀鑫扯住又要钻进被窝的人说道。

    “你说老实话,到底什么阴谋,非得把我领到这里来?”江欣怡用手指挫着他的胸膛问。

    “你是我的女人,只能属于我,以后离开的念头想都不要想,听懂了没有?”文瑀鑫抓着江欣怡的双肩,一字一句的说道。

    江欣怡这几天也想明白了,丫的,不是不放我走么,那我还就不走了呢,一定要想办法逼他赶自己走。最主要的是,想办法从铁心那家伙的嘴里问出,这脸怎么才能变回原来的样子。

    就现在这张脸,能否找到她想要的良人,她还真的是没有把握,都说人不可貌相,关键是心灵内在的美,可是她老觉得这是句空话,p话。哪个男的不喜欢漂亮的女人!

    见她不说话,文瑀鑫气的松开手,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她磨磨蹭蹭的的开始梳洗。

    “今晚我就回来睡。”文瑀鑫用手指敲着桌子说。

    “不行,你来这里睡,那我就去跟他们睡去。”江欣怡立马就放弃了梳头,转过身子威胁他。出发前的那一幕她可是真的怕怕了,什么时候他再发春的话,自己的定力又不够的话,那才叫真的是上了他的贼船了呢。她要誓死保卫自己处,女之身。

    “放心,我保证在你不是自愿的情况下,绝对不动你,我要你心甘情愿的把你的心和身子都给我。”文瑀鑫很严肃的保证着。

    “在一起也行,你叫他们再弄张床进来,”江欣怡讲着条件。

    文瑀鑫略微的沉思了一下,点头答应了,走到她身边,动手帮她梳了个男式的发髻,“把这个穿上吧。”他指着桌子上的盔甲说。

    “不要,我又不去跟他们拼杀,才不要穿这个东西,这么笨笨的,沉沉的。”江欣怡很坚决的摇头拒绝。

    文瑀鑫也就没有再逼迫她,走到门外,让随从去找几套小号的男装来,不大会儿的功夫,他要的东西就送到了。

    “那就先穿这个吧,毕竟是在军营里,穿的太花也太招摇。”文瑀鑫再次跟她商量。

    这回,江欣怡没有拒绝,反倒很高兴的绕道他的身后换了上去,如果不是胸前凸出来的两点,她还真的像一个普通的士兵。

    “先说好喽,我不上战场的,不跟他们一起操练的。”江欣怡忽然想起来说道。

    文瑀鑫一听她在提条件,那就是好现象,说明她暂时放弃了逃跑的念头了,那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虽然自己对她了解的没那么深,可是却知道一样,她心是善良的,绝对不会做恶事。于是他笑着点头答应了。

    “那我现在是啥军衔?”江欣怡好奇的问,她很想知道自己呆在这里的身份是什么,一路到这里,他似乎都不希望别人知道她就是王妃。

    “如果说欣怡是我的贴身侍女,欣怡会不会觉得委屈呢?”文瑀鑫问她。

    “无所谓了,反正我是不会侍候你的。”江欣怡耸耸肩膀回答。

    “你的安全我就交给铁心负责了,另外给你挑了四个兵,有什么事叫他们做就好了。”文瑀鑫边说,边看她的反应。

    说的好听,不就是派来监视她滴么?真当我傻呀,江欣怡撇撇嘴,不过说到铁心,倒是正和她意,不信套不出来恢复原样的法子来。

    “在这里我可以随意出入吗?”江欣怡问。

    “当然可以,我已经交代了下去。”文瑀鑫回答。

    “你就不怕我再跑喽?”江欣怡试探着问。

    “哈哈,不会的,欣怡现在的样子跑掉的话,以后很难嫁得出去的。 “文瑀鑫笑着说,言下之意,江欣怡当然听懂了,有本事你就跑呗,不怕以后就这丑样子,就跑呗,看他那自信的样子,江欣怡就知道,自己的这张脸,大概只有铁心才有办法恢复。

    混蛋家伙,你给我等着,让你没有好日子过,江欣怡脸上笑嘻嘻的,心里骂个不停。

    午饭,有人给送了进来,没等文瑀鑫动筷子,就被江欣怡抢了先,送饭菜的那个士兵也看傻了,心想这家伙是不是活腻歪了,敢抢将军的饭碗。

    “愣着干什么,再去拿份碗筷过来,还有,以后我这帐里的饭菜都要双份的。”文瑀鑫对傻看这江欣怡吃饭的那个兵说道。

    “哦,是,属下这就去。”兵惊恐的跑了出去,等他飞快的拿来一副碗筷的时候,发现军队里的最高统帅,居然在吃一个长的黑乎乎小兵的剩菜。

    “要不要属下叫厨子再给您做一份。”兵小心的问。

    “不用。”文瑀鑫说完,继续吃。而江欣怡则坐在一旁拿着一根小竹签大咧咧的剔牙呢,这就叫先下手为强,嘿嘿。

    午饭过后,江欣怡跟着文瑀鑫到四处走了走,不管走到哪里,将士们看她的目光都是很奇怪的,才小半天的功夫,她的事迹就传遍了军营,什么在路上放火烧了将军的帐篷,什么将军带来的书籍衣物都被撕了,什么跟将军抢屋子,抢饭碗,这女的究竟什么来头,长的又极丑,大将军怎么会对她如此溺爱?所有人都努力的希望记住她的样子,叮嘱自己得罪谁也不要去惹这姑奶奶。

    刘钧他们当然也听到了大家的议论,有些老兵还特意前来跟他们套近乎,想打探些那满脸麻子的女子到底是啥来头,刘钧他们只有笑的份,还是萧黎够意思的告诉;“什么都不要问,离她远点,就没事。”

    转了一大圈后,有人来报,说副将军在军机帐里等将军去议事,文瑀鑫这才留下那给江欣怡挑的士兵,然后叮嘱了一下,就先走了。

    “你们四个以后就听我的了。”江欣怡在他们身边说着,挨个的打量着他们,也都是二十几岁的样子,看他们身上穿的军服,知道他们不是普通的兵。

    “属下听后差遣,可是不知该怎样的称呼您呢。”一个胆子稍大些的谨慎的问。

    “怎么,那家伙没告诉你们该怎样叫我?我呢姓江,以后你们就叫我小江好了,你们也自我介绍一下吧。”江欣怡笑着对他们说。

    “属下乔二。”

    “属下孟达。”

    “属下杨怀玉。”

    “属下杜小军。”

    “嗯,以后我就叫你小乔,叫你小达,叫你小杨,叫你小军,不要这么紧张嘛,放松些,放松些,以后咱就是哥们儿了。”江欣怡挨个的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说道。

    那四位强挤出笑脸点着头,心里暗自盘算着,不知道他们几个以后跟了眼前的这位主,是福还是祸,今儿一早,文瑀鑫在列队操练的队伍里,点出了他们四个,说是让他们保护他身边一个侍女的安全,不是说那个侍女长的很丑吗,那还用得着保护吗?

    他们四个没忘记萧将领当时看他们是什么表情,貌似很同情他们,又不是去送死,至于吗?就保护个丑侍女而已呀。

    现在他们已经见到这主子了,也没那么可怕的,感觉很随和,很好相处的样子。长得不好看有什么关系,又不是要娶来做老婆的!所以,四个人淡定的接受着江欣怡的友好。

    “咦,不是说还有个大帅哥也来么,怎么没有见到他。”江欣怡往四处看了看,没有见到铁心的人。

    “你是说铁将领吧,听说有个犯人死都不肯开口,将军叫他去牢里了。”孟达赶紧报告。

    原来是这样,想必那个犯人就是那个带刀疤的刺客吧。活该,那样的人才不值得同情,小槐那样的孩子,他们都下得了手,绝对不是好东西。要是把他交给自己来处理,一定会让他享受一百种不同的死法。江欣怡想起那坏蛋就火大。

    江欣怡看着只有在荧屏上才能看见的古代军营,看着一队队操练队伍,还有远处的骑兵营,顿时觉得精神百倍。也不知道对面的敌人是什么人?如果是挂着烧饼旗的,那她也会请缨参战。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给那家伙弄到这里来了,什么都不知道,江欣怡晃晃脑袋,搓搓冻疼了的小手,琢磨着自己在这里该怎么混!

    你打你的仗,我混我滴小日子,嘿嘿,蛮不错的。他不是说她是自由的么,今个天气这么好,出去转悠转悠试试水。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