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三卷 迷情疆场 第八十二章 天赐良机

    第八十二章  天赐良机

    “是的,吃了这顿饭,马上就领军队开拔了,怎么,欣怡是舍不得为夫离开么?”文瑀鑫看着她说。

    “嗯,是呀,上前线杀敌,能不担心么。”江欣怡赶紧调整自己的表情说道。

    “此次前去,快则个把月,慢则为年吧也不一定,欣怡你身为本王的正妃,可要担当起瑀王府的重任,不懂之处问吉管家就是了。”文瑀鑫有点不放心的叮嘱着,自己在王府,她都能把这王府弄的鸡飞狗跳的,不在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来。

    另外,文瑀鑫最不放心的就是她的安全了,所以他决定不顾外人的闲言,让弟弟文烨焱搬进瑀王府里住。

    连成他们四个都得跟他去战场,戚家兄弟还是要保护小槐他们的,自己已经派人给跟西宫的娘送去一封信,如果自己离开后她敢对怡妃做什么,那么他会让她后悔的,还说,最好让她用自己的暗哨来保护怡妃,文瑀鑫甚至能想像的到,娘看了信以后会气成什么样子,想那西宫里的瓶瓶罐罐和宫女太监们大概要倒霉了。

    江欣怡努力的克制自己兴奋的心情,连连点头。然后端起面前的碗,大口的吃饭,整个大厅里,就只有她吃的最香,像个饿死鬼投胎似得。

    午餐用好,莲妃她们围在文瑀鑫身旁,一个个眼泪汪汪的,一脸的担心与不舍,都趁着他这会儿脾气好,抓紧时间显示自己对他的爱。

    “王爷,不是说可以有女眷陪同吗?那把臣妾带去吧,可以照顾您的起居,您疲惫的时候,臣妾还能为您抚琴,或者跳之舞给您解乏。”莲妃温柔的说。

    “谢谢莲儿了,为夫此去是抗敌的,怎么能听琴赏舞,等凯旋回来,再听你抚琴好了。”文瑀鑫也温柔的说。

    “王爷,早点回来,臣妾会每日拜佛,求菩萨保佑您平安。”梅夫人雨打梨花的,流着眼泪说。

    “嗯,梅儿有心了。”文瑀鑫淡笑着说完,斜眼看见自己最在意的江欣怡正在一旁嘟囔着什么,他以为她是在吃醋,想继续气气她,又怕自己走后她再来刁难这些女人,只好挤出温柔圈,往她身边走去。

    切,真是够肉麻的,江欣怡还在嘟嘟着。见他朝自己走来,连忙闭嘴。

    “欣怡,为夫这次一走大概要很久才能再见面了,你难到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文瑀鑫拉起她的手离开了那院子,回了自己的卧室问她。

    “哦,祝你一路平安,多多杀敌,早日凯旋、、唔,唔”江欣怡说不出来话了,因为她那满是谎言的小嘴已经被他给吻住了。

    文瑀鑫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固定着她的脑袋,这要是在平日,她早就发飙了,一个点炮马上就会顶过去的,可是现在她不能那样做,反正他就要走了,亲就让他亲一会儿吧,看在他那张帅气的脸上,亲一下也没吃什么亏的,所以她难得老实的垂着手,任由他吻着自己。

    文瑀鑫原本就是想吻一下,就换盔甲离开的,可是这一吻竟然让他如此贪恋,她的唇是那么的甜美,让他不忍放弃。

    江欣怡本来怨恨自己放弃了一次离开的机会很烦躁,可是在得知他马上就要离开京城去边境打仗以后,顿时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原来老天还是蛮照顾她的。

    满脑子都是想着他前脚出发,自己后脚就离开王府,可是她发现吻她的人,呼吸越来越急促,吻的也越来越贪婪,居然把他的舌头伸进了自己嘴里,妈的,得寸进尺了这是,真想咬住,她克制着要咬他的冲动,试着用自己的小舌头把他的顶出去,可是却被人家给误会了,以为她有了回应,竟然跟她的香舌纠缠起来。

    恍惚里,江欣怡有些失去理智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开始真正的回应着他,双手也不由自主的环住了他的熊腰。

    文瑀鑫终于转移了阵地,开始吻她的眼睛,面颊,小下巴,脖子,一只手还慢慢的移到了她的胸前,轻轻的一揉捏,嗯,江欣怡微微一皱眉,她这娇声的一个嗯,像个催情剂一样,对文瑀鑫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索性伸手把她横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当江欣怡被他压住被他撕去外衣,感觉冷的时候,这才清醒过来,妈呀,坏事儿了,不是就亲亲吗?这咋到床上来了?还脱衣服?

    江欣怡睁开眼睛,一个激灵,连忙伸手去推身上的人,他已经从脖子往下亲了,手还在不停的撕扯她的衣裙。

    “停,停,你想要干什么呀。”江欣怡拨开垂在自己脸上他的发丝,惊恐的问。

    “不干嘛,为夫现在就要了你,把你额头上的花消了。”文瑀鑫喉咙嘶哑的说完,继续着吻了下去。

    “不行的,你不要这样啊,不是说,接了圣旨就得马上离开吗?”江欣怡赶紧提醒他。

    “无妨,还有几个时辰的时间呢,来得极,欣怡你专心点好不?”文瑀鑫捧住她的小脸,很认真的对她说,然后没等她再开口,就又吻住了她的嘴。

    晕,你无妨,我有防唉,还让我专心?再专心姑奶奶这清白的身子今个就这么交代在这里了,那不是功亏一篑了吗,江欣怡被他堵着嘴,有话说不出来,只是瞪着大眼睛挣扎着。

    当文瑀鑫再次起身,跪在她身旁,撕扯她的棉裙时,江欣怡赶紧坐起身拉住他的手商量着;“我说,这事急不得,咋说都是咱俩的第一回呢,等你回来再做吧。”

    “呵呵,欣怡,你不要怕,为夫会轻轻的心疼你的,会让你记住咱俩的第一次的。”文瑀鑫说着,已经扯掉了她的外裙。

    “这花还是先留着吧,省的万一我在你不在家的时候偷腥,你也不知道是不,还是等你回来再做吧。”江欣怡哭笑不得的跟他商量。

    “没事,为夫相信你。”文瑀鑫头也不抬的说,手又抓住了她的长裤往下扯。

    这下把江欣怡快给气吐血了,什么人啊这是,于是她伸手拽过一旁的被子,往自己身上捂。

    “欣怡,快点听话,时间本来就紧迫,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了,要是我回来的早,说不定能看到宝宝出生呢。”文瑀鑫强忍着欲火,跟她商量着。

    “什么?宝宝?你不要瞎说了,那么多的女人都瘪着肚子,你怎么这么肯定我能怀上宝宝?要不是见过小槐的话,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有毛病呢,人家小七都有好几孩子了。”江欣怡尽量拖延着时间,心里暗骂,宝宝?我是会有的,可是绝对不是跟你生。

    文瑀鑫好像已经看出她的心思了,也不再跟她浪费口舌,几下就把自己身上的衣物都脱了下来,用力一扯被子,往地上丢,还差点把使劲拽着被子的江欣怡给弄地上去,不由分说就压了上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门外有人敲门,“爷,皇上派了督军的,说要咱立马启程呢。”子琪在外面说。

    江欣怡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这张涨红的脸,慢慢仰起来,她不敢再乱说话,生怕哪句调调说的不是时候,再成了燃烧弹就麻烦了。

    文瑀鑫愤怒的把脸抵在她的颈边,不甘心的蠕动了一下身体, “欣怡,等我回来,为夫再跟你拜一次堂,正式的跟你圆房好么?”

    江欣怡赶紧点头,身体却不敢挣扎。

    文瑀鑫见她点头,这才不舍的吻了她一下,下了床,捡起地上的被子,温柔的盖在她的身上,然后麻利的穿好衣物,和盔甲后,就再也没有勇气往床上看了,大步走出门,脸色铁青的与子琪往院外走去。

    子琪其实也感觉自己这是坏了爷的好事了,可是督军的在那等着呢,延误了时辰,皇上会降罪的,不然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敲门呀!子琪脑门上直冒冷汗,跟了主子这么多年,知道主子的脾气,从来不会在白天跟女人那个的,临走前跟那位姑奶奶亲热一下,就能看出来对她有多特别了,老天,爷这里还好说,里面那位姑奶奶不会记恨自己吧,真的那样就惨了,子琪越想越害怕,情愿赶紧到沙场上去面对敌人,也不想跟这怡妃为敌呢。

    文瑀鑫走后,江欣怡赶紧下床,穿好自己的衣服,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看着镜子里自己红红的脸蛋,她暗自庆幸子琪来的真是时候,这个恩情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报答。

    江欣怡出门,看见莲妃她们都抹着眼泪从大门那边走来,确信文瑀鑫已经出发了。她真的想高声的大喊,太棒了,自由啊,我来了。她侧过身子,躲在院门后面,等他们都走过去,不见人影了,才走出来,飞快的往后院跑去。

    后院门口,那个守卫的侍卫也不见了,太好了,江欣怡高兴的拿钥匙打开自己卧室的门,关好,现在有足够的时间,等下翻墙出去,所以能拿走的一定要拿走,她找一个大的包袱皮,把自己喜欢的衣服和鞋子都放了进去,幸亏没有都搬到前院去,嘻嘻。她美滋滋的从床下拿出藏在那里的首饰,也都放进了包袱里,江欣怡的心兴奋的都在飘了,不由得唱了起来

    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

    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

    名和利啊什么东西,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世事难料人间的悲喜,

    今生无缘来生再聚。

    爱与恨哪什么玩意,

    船到桥头自然行。

    且挥挥袖莫回头,

    饮酒作乐是时候。

    那千金虽好,

    快乐难找我潇洒走条条大道。

    我得意的笑,

    又得意的笑。

    笑看红尘人不老,

    把酒当个纯镜照。

    我得意的笑,

    又得意的笑,

    求得一生乐逍遥。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