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二卷 本就不安分 第八十一章 好消息

    第八十一章  好消息

    江欣怡自认想的很透彻,可是双脚却不争气的再次停了下来,跟他相处一场,尽管他对自己做了很多过份的事情,可是也都是有很多原因的,理解他并不代表原谅他,怎么说也夫妻一场,爱情没有,可是感情还是有一点点的,平日里他对自己还是很好的,明知道他有危险,还视之不理的话,她真的是做不到。

    靠,算我他妈的前世前他的,江欣怡打定主意转身,飞快的往上跑,人群里怎么都看不见那个“大婶”。

    江欣怡找的那位“大婶”此时已经走大清水庵的大门外,他看着门口树枝上绑的那根红色的布条,微微的点了点头,自己接到任务到现在,已经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完成,期限前瑀王没死的话,那就是他要断气了,现在的打扮是在山上的岔路口,临时改装的,因为他看见那红布条指的方向是往尼姑庵来了,正巧看见一个尿急的女香客跑到草丛里,于是就把她给一掌击毙,换上了她的衣物,妈的,谁会想到那王爷会去尼姑庵呢!

    “大婶”又把围在脖子上的棉布往上拉了拉,遮住自己刚刮干净络腮胡子却还泛着青光的半张脸,这才慢慢的往里走去。

    里面的场面已经没有先前混乱了,主持师太出面后,那位仗义的妇人也适可而止的忽然发现了“掉在”地上的荷包,嬉皮笑脸的跟连成道了歉走到旁边去了,文瑀鑫等着江欣怡回来好去师太给准备的房间休息,可是她还是没有出来,师太派了个小弟子进厕所去找,出来说跟本就没有眉心上画了花的王妃。

    子琪和萧黎顿时慌了神,尤其是萧黎,恨不得把自己的脚给砍下来烤了吃,就知道那姑奶奶不是个省心的主,刚才自己干嘛还鬼使神差的跟了过去,王爷也没有指名叫谁跟着她呀!

    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人,文瑀鑫立马遣散所有的侍卫去找,师太也连忙的叫庵里的弟子帮着找,听说那王妃现在是瑀王的心头肉,宠爱的不得了,真的在这清水庵里出事的话,只怕这新建的清水庵会被瑀王一怒之下给拆了。

    刘钧他们四个不顾王爷发火,固执的留下两个站在他身旁,“爷,您别急,兴许王妃她贪玩,又跑到哪个庵堂去吃供品去了,吃饱了就回来了。”刘钧不知死活的在一旁劝着,却被文瑀鑫能杀人的眼神瞪的扭开了头。

    文瑀鑫的心已经乱糟糟了,先前被那泼妇弄的那么混乱他都没事,可是现在完蛋了,他发觉自己的定性差了很多,心情被那调皮的王妃所掌控着。他仔细的往远处看,希望能看见那个身影,却没有注意危险离他越来越近了。

    “大婶”进了院子,一眼就看见了高出那些女香客们一头多的文瑀鑫,见他身边只有两个随从,不由得有些疑惑,情报里说他可是领了近二十个高手出来的,可是人呢?马上就从身边那些大妈嘴里得知了一些情况,原来是王妃不见了,都去找人了,哈哈,天助我也,“大婶”心里不由的激动着,干完这一票,就金盆洗手,拿着赏金隐姓埋名,娶个普通的农家女过安稳日子去了。

    “大婶”背着黄色的香袋,双手好似怕冷样的插进衣袖里,慢慢的往文瑀鑫的身边走近,干掉这个王爷,自己就有好日子过了,那笔赏银真的是他一辈子都赚不到的,以后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做杀手了!

    就在这杀手在做白日梦的时候,江欣怡也气喘吁吁的进了庵堂门口,她站在门槛旁的石墩上往里面看,妈的,那位“大婶”的目标真的是死变态的,她不敢大声的喊,生怕伤了无辜的人,跳下石墩往里挤。

    江欣怡挤到那位“大婶”身旁的时候,看见文瑀鑫和刘钧他们三个眼睛还是往几个大殿的门口张望,其他的侍卫也不在,“切,真没警惕性。”江欣怡在心里骂道,却没想想他们因为谁才这样的。

    院子虽然很拥挤,可是文瑀鑫身边倒是很空,别的香客都畏惧的离开他们一些,就在那“大婶”离文瑀鑫还有三米左右的距离时,江欣怡超过他,喊着“我回来了。”就扑进了文瑀鑫的怀里,掂着脚在他耳边轻轻的告诉他;“不要乱看,我身后包着脸的那位大婶是杀手。”

    江欣怡的这一举动,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子琪和刘钧也都朝着他们看。而那位“大婶”则愣了一下,看看没人注意到自己,这才松了一口气,想继续往前走。根本就没有从江欣怡的后背看出她就是刚才撞到自己的那个女人。

    文瑀鑫开始还以为她在跟自己开玩笑呢,可是他看似无意的往江欣怡说的那个“大婶”一扫,就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破绽。

    “有黑鸟。”文瑀鑫对刘钧说到。

    江欣怡依偎在他的怀里,没有听懂他说的什么黑鸟,可是常年跟随文瑀鑫的刘钧和子琪却听懂了,这是他们几个人才听的懂的暗语。往身边人群里这么一看,也立马看出了,那个与众不同的大婶。

    饶是他们反应很淡,可是那个装扮成大婶的刺客,也嗅觉出了不妥之处,他想退,可是又不甘心,眼见唾手可得的金钱和以后的好日子就在眼前了,怎么肯轻易放弃?于是,他索性丢掉身上的香袋,双手从袖子里拿出一对短刀,凶狠的就直奔文瑀鑫劈去。

    没等他靠近呢,子琪和刘钧就各自拿出兵器拦住了他,还别说,这个刺客的功夫还真是了得,子琪他俩对付他一个居然打成平手。

    旁边的那些香客们都尖叫着往外跑,一时间里面更加的混乱,文瑀鑫搂着江欣怡又后退了几步,江欣怡这才大着胆子看着打斗,她也很想上去帮忙,可是又怕被那人逮住成了他威胁文瑀鑫的砝码,那可是帮倒忙,自己那点功夫对付表哥,和花少那样的人还可以,可是跟这位“大婶”“还是算了吧,手上又没有枪,也不会降龙十八掌,还是哪安全,就呆在哪里吧。

    眼见刘钧他们见处下风,子琪的胳膊上还挨了一刀,文瑀鑫就想出手了,可是看看偎在自己身上的人,他又不放心了,也不知道这刺客一起有几个。

    就在这时,那些寻找江欣怡的人都回来了,立马就把那刺客围在了中间,连成二话不说就加入了战斗,长久没动过手的萧黎,也把受伤的子琪挤到一旁,手痒的抡起铁锏,就往刺客身上砸去。

    这样,那刺客才被勉强的制服了,为了防止他咬舌自尽,连成迅速的点了他的穴道,文瑀鑫这才想起来要问江欣怡怎么知道他是杀手?可是怀里的人一见那刺客“大婶”被制服,马上离开他的身体,冲到那躺在地上不动的刺客身旁,抬起脚一顿狂踢,边踢边骂,“妈的,你的鸡呢?在哪里?敢骗我,害我受冤枉,挨了死变态的一顿毒打,还跟老鼠睡了一夜。”

    侍卫和刘钧他们一见王妃这个架势,都往文瑀鑫看去,见他没有制止的意思,也就没人敢拦她了,任由她狠毒的发泄着。

    文瑀鑫听懂她的骂声后,沉思了一下,这才走到刺客身边,拉住江欣怡的手说;“好了,你不累么?”

    江欣怡还是不解恨的跳到刺客的肚子上蹦了几下才不情愿的下来,站到了子琪的身边,解下额头上的帕子,帮他把伤口包了起来。

    文瑀鑫俯下身子,拉下那刺客抱在鼻子下的布,也看见了他额头上的疤,他又抬头示意刘钧和连成看那刺客的脸,三个人眼神一交流,也就明白为什么那姑奶奶会如此的激动了,这个就是她说的那个额头上有疤的男人,可惜一直都没有找到他。居然在这里遇见,还是个狠角。

    先前那种状态下,没有这姑奶奶提醒的话,文瑀鑫还真有些后怕, “你刚才到哪里去了,我看你从外面来。”他现在想起来问了。

    “啊,那个,那个,我是想跟你们开个玩笑而已。”江欣怡心虚的嬉皮笑脸的回答。

    看着她的样子,文瑀鑫彻底无语了,就她的性子,说不定刚才是真的在开玩笑,反正人回来了,还发现了这个一等一的高手刺客。也就不再追问,挥挥手让侍卫找来一块门板,把刺客抬回王府审问。

    “这就走啊,不等菩萨开光了?”江欣怡问。

    什么?发生了这样的事她竟然还想留在这里看热闹!文瑀鑫也没有耐心了,一把拉住她的手就往外走,可是刚走到大门口,旁边跑来一个人很不理解的问江欣怡;“你好容易跑了,怎么又回来了?”

    江欣怡一看,竟然是先前帮自己的那位仗义妇人,她挠挠头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解释了。

    “怎么,你们认识?”文瑀馨问那人。

    “不认识啊,我可是听说了,这小娘子是有夫君的,却被你抢来了,你就行行好把她给放了吧。”那仗义的妇人有些底气不足的对文瑀鑫说道。

    文瑀鑫算是弄懂了,感情先前的混乱也是她们串通好了故意的!“告诉她,我是你的什么人。”文瑀鑫皱着眉毛对江欣怡说。

    江欣怡死都不开口,萧黎在一旁闷声的替她说了;“这位是我们王爷的正王妃。”

    什么?正王妃?那妇人不相信的再次打量起江欣怡,难怪这皮肤如此的白嫩,可是刚才她演的是哪一出啊?

    江欣怡也不好意思看那妇人的脸,低着头跟文瑀鑫走出了庵堂的大门,主持师太也没上前送行,暗自求菩萨保佑他们再也不要来了。

    正殿旁的拐角处,太子妃幽怨的看着文瑀鑫和妹妹并肩,还拉着手走了出去。她是听见刚才的慌乱声才让身边的丫头出去看个究竟的,才知道心上人也来到了庵里,正派人寻找失踪了的瑀王妃,犹豫了很久,终于决定借此机会跟瑀王表明心意,可是等她刚走到这里,就看见刺客要刺杀文瑀鑫,吓得她躲在墙角处就没敢走出来,而现在,失踪的妹妹依旧在他身边,而他也毫发无损,江欣玉忽然发现自己的内心竟然是那么希望,那个刺客把妹妹给杀掉,那样的话,自己也许还有机会。

    庵门外,江欣怡蹲在地上,怎么都不肯下山了,“不走了,又累又饿的,我走不动了,要不你先回去,明天叫人来接我吧?”她歪着脑袋对文瑀鑫说。其实她说的都是实话,早上就在马车里吃了几个包子,可是爬了这么高的山,早就消耗完了,刚又有山下山上的一折腾,真的是双脚无力了。

    文瑀鑫看看这下山的路,抱着她也不可能啊,弄不好,两人都得滚下去,最后他在江欣怡面前一蹲,侍卫们都看呆了,江欣怡反应极快,一点都不客气的就跳了上去。还好此时已是晌午了,上山的人少了许多,他们这群人就很轻松的往山下走,谁都不敢说替王爷背一会儿。

    江欣怡趴在文瑀鑫的身上,一只手又从披风里摸出个梨子,放在他的肩膀上一蹭,就塞进嘴边咬,咬了几口还没忘记把梨子送到他的嘴边,问他要不要,文瑀鑫一歪头就看见刘钧他们的坏笑,连忙拒绝说不要,江欣怡也不客气,吧唧吧唧的啃着梨子,一没留意,那梨子的汁都滴进了文瑀鑫的脖子里,害得他直打冷颤。

    下山后,江欣怡和文瑀鑫坐在车厢里,一个就开始懊悔不该再返回山上,白白的放弃了一个离开他的机会。一个就想着那刺客究竟是谁派来的。两个人一直回到王府,都没有说一句话。

    下了车,正好看见一顶轿子也刚刚到,上面下来一位公公,手里托着黄色的东西,江欣怡电视里经常的看见,那是圣旨,她可不想跪着,赶紧偷偷的溜进王府。

    没过多久,她就被吉海给请到餐厅了,一进去就愣住了,里面坐满了人,莲妃她们,还有刘钧四个人都坐在桌子上,干嘛这是?大团圆吗?

    “过来坐下,我有话说。”文瑀鑫喊她。

    江欣怡老实的坐在了他的身旁,看着他准备演讲的样子。

    “刚刚接到圣旨,本王与大家吃了这餐,马上就要领兵去边境了,家里的事都交给怡妃管理,谁要是敢不听,怡妃有权决定她的去留生死。”文瑀鑫严肃的说。

    “什么?你要去边境了?吃了就走?”江欣怡兴奋的问?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