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二卷 本就不安分 第七十八章 天时地利

    第七十八章  天时地利

    人呢?文瑀鑫睁开眼睛后,发现身旁是空的,这小懒猫是什么时候起来的?他居然不知道,这两天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一直都在宫里跟几位大臣议事,不管多晚,他都要回自己的瑀王府,因为他感觉睡在她的身旁很舒服,不会做恶梦。

    当文瑀鑫梳洗好以后,江欣怡才推门进来,“你怎么打扮成这样?”他不解的问。

    只见江欣怡梳的发式,是京城里寻常人家里的农妇才梳的那种发髻,上面就插了几朵很一般的珠花,身上的衣裙倒是半新的,可是却是最普通的棉花布做的,鞋子也是平常百姓穿的那种。

    “怎么?这样不好吗?我这样打扮自有道理啊,想去玩的话,穿那么好太过招摇了,再说了,人那么多,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家把簪子什么的给偷了。”江欣怡很认真的说。

    “有为夫跟着,谁敢偷你的东西。”文瑀鑫还是不理解的问。

    “那可不一定,有些人就专门偷当大官的。”江欣怡顶着嘴。

    “不是说怕偷吗,那你的荷包装那么满干什么?”文瑀鑫眼睛瞄了一眼她的腰里,好在那个荷包缝的够结实,不然早就挣开了。

    江欣怡仿佛被抓了小辫子一样,怔了一下说;“不是说很热闹吗,也许会买些好东西回来,不多带点怎么行?”

    “跟我在一起,你还担心没人付钱吗?”文瑀鑫一头黑线的问。她本就是个贪财的主,什么时候变性了!

    晕,怎么这么多的问题呀,江欣怡感觉头疼,暗自告诉自己不要乱了阵脚,“不是的,你是男人,有些事情你不懂,女人吧一般都喜欢买东西,尤其是花钱时的那种感觉,还有就是女人出门喜欢多揣些银两,因为那样会让我们觉得底气很足,很踏实,我这么说你明白了没有?”她眨巴着大眼睛说。

    文瑀鑫依旧摇头,表示不理解,好在吉海在外面敲门,说是马车已经备好,正在外面等着,他这才不再跟江欣怡纠结,领着她往外面走。

    “你不打算领她们去吗?”轮到江欣怡提问了。

    文瑀鑫当然明白,她所指的“她们”是谁,可是却没有理他,女人不是都爱争宠的吗?她这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往大门外走的这会儿,遇见好几个府里的下人,给王爷和王妃行礼后,眼睛里无一不是失望,那倒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机会去赶热闹,而是知道,今天是听不见王妃讲故事了,因为有王爷在,所以没有谁敢像往日那样跟王妃打招呼。

    而江欣怡看他们的眼神里,也有了些伤感,如果今日自己真的如愿的走成了,那就见不到他们,好歹也朋友一场,却不能跟他们道别,唉。

    文瑀鑫看着她脸上的失落,脑子里更加的糊涂了,她不是挺开心的吗?这会儿怎么又这样了?“欣怡,要不把小萍那丫头也领上吧。”他试探着对她说,以为这样做她就会开心了。

    可是江欣怡听了以后,并没有开心的跳起来,只是摇摇头说;“不用了,她已经出府了,我让她去帮小慧照顾娘去了。”

    “没想到欣怡还如此体恤下人。”文瑀鑫微微一笑的表扬她。

    到了大门外以后,江欣怡没看见老贺,拿着马鞭的是个年轻人,“老贺呢?”她问。

    “今日路有点远,就让他在府里休息了,怎么,一定要他来赶车么?”文瑀鑫一边笑着逗她,一边把她抱上了马车。

    上车后,江欣怡再次掀开车厢的帘子,无比感慨的看着瑀王府的大门,还有门上的那三个字《瑀王府》,今日离开也许就再也不用回来了,怎么说这里也算是她的一个家呢,对于这里,她倒是还有些感情的,那个江府她可是一丝的留恋都没有。

    “欣怡,在看什么?是不是觉得那匾上的字题的不好,要不你给写个好的换上去吧。”文瑀鑫误会了她的表情,说道。

    “堂堂瑀王府的门匾,让我一个女人家的写,你不怕传出去别人会笑话?”江欣怡白了他一眼说道。

    “我就是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瑀王的王妃是多么的有才华。”文瑀鑫很得意的说。

    有毛病,江欣怡没有因为他的赞扬而高兴,反而在心里骂他。

    “小慧和小萍俩个丫头现在是自由之身,如果某一天我做错了什么事,你不会迁怒于她们吧?”江欣怡还是很不放心的问。

    “无端端的,你怎么会问这个?你放心,以后不管你做错什么事,我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你了,至于那俩丫头,你更不用担心的,来。”文瑀鑫说着伸出了手,要跟她勾手指头。

    江欣怡抿嘴一乐,也伸出手指跟他的勾在了一起。

    “不过,有一样错你不能够犯,就是不能给本王戴绿帽子,那个错是无法原谅的。”文瑀鑫坏笑着说着。

    江欣怡也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心想,哥们,那可就对不住了,姑奶奶我正有那打算,而且还要给你戴顶长期的,这可怨不得我,是你自找的,谁让你不给我休书呢,我可没那么傻,在外面还要为你守身如玉,姑奶奶要找个长相厮守的,还得比你这家伙要帅的,妈的,看惯你这张妖孽的脸,姑奶奶的品味也提高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由于头天晚上,江欣怡过于激动,以至于整晚都没有睡着,天还没有亮,她就起身去了后院,把兑换出来的零散银子,钱庄的信物、还有皇上给的那块玉佩、和几张没有存在钱庄的银票都放在了身上,别的什么都不能拿了,所以她把自己的全部首饰都用一个包袱皮包好,藏在了床下面,她早就挖好的一个坑里,再小心的盖上石砖,以后找个机会再来取吧。

    古代不会搞什么开发,她也不必担心谁敢强行的拆除王爷的府邸,除非现代的那个什么很牛x的城管,来个集体大穿越。 不过那样的几率很小,估计被他们打穿越的就大有人在,所以她很放心。

    从后院出来后,跟守在那里的一个侍卫笑了笑,心想你就好好的帮我看家吧。然后她就去了西院找到荣婆子,跟她买了一套她年轻时穿的衣服,荣婆子也不敢开口问干嘛,也不想收银子,还是江欣怡强行塞给她一两,她才不好意思的收下了。

    江欣怡捧着衣服去了小萍的房间,让她帮忙梳了个最普通的发髻,换好衣服,拿了三张二百两的银票交给小萍,告诉她,一张是给小慧的嫁妆,一张是照顾亦然哥俩的费用,还有一张是给她的嫁妆。

    小萍觉得她有些奇怪,好端端的为什么给她们银票,江欣怡就骗她说,现在不给的话,也许哪天王爷不高兴了,就会全部没收,那就没得给了。小萍这才勉强收下。

    江欣怡让小萍收拾一下衣物,搬到小慧那里住几天,不过她叮嘱小萍,自己不亲自去叫的话,绝对不能回王府,小萍就只有点头的份,乖乖的收拾好自己的衣物在江欣怡回王爷那院子后就离开了。

    江欣怡离开小萍的屋子时,眼睛有些发酸,她不敢回头,怕那傻丫头看出什么来,在心里对小萍说,等着吧,以后混安稳了,就想办法把你接到我的身边。

    可惜的是,走之前,没把小萍和刘钧的事当面挑明了,如果他们之间有缘的话,应该会在一起的。

    现在,随着马车的晃悠,还有外头那太阳照得轿子里也有些暖和,她的眼皮开始打架,反正外面跟着刘钧他们四个,还有十几个侍卫,眼前是不用费心思逃走的,等到了麒麟山,就有机会了,那么多的人,实在不行的话,在女厕里找个女的换身衣服就能离开,想到这里,她放心的靠在文瑀鑫身上想闭目养神,好好的休息一下,保存体力,省的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可是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就睡着了。

    文瑀鑫伸手把睡着了的可人搂紧些,把自己的披风也拉带身前盖在了她的身上。最近,探子每日都有紧急密函送进京城,边境外敌有来犯的迹象,他身为掌握兵权的瑀王,自然是忙的要命,今日好不容易挤出一天时间来陪她,却没想到她居然穿成这样,还睡着了。文瑀鑫无奈的笑着。

    就在江欣怡睡得正香时,忽然感觉呼吸有些困难,睁开眼睛一看,确实被文瑀鑫给捏住了鼻子,“到山脚了,咱们得下车自己走了。”他松开了捏她鼻子的手指笑着说道。

    “到了?这么快,我刚眯了一小会儿而已。”江欣怡唧唧歪歪的说。

    一小会儿?她的这“一小会儿”可是让自己的胳膊都累得发酸了,文瑀鑫艰难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伸展了一下胳膊,下了车再回身把她给抱了下来。

    路旁的人都停下脚步,看着这衣着极不搭配的两个人,“我说,你看这位有派头的爷也不知把谁家的小娘子给勾来了,怎么也不给她买身漂亮的衣服呢,真是小气。”“就是,就是,不过他俩的相貌还挺般配的。”旁边两个看热闹的农夫说着。

    江欣怡他们自然是听进了耳朵,萧黎刚想去教训教训这两个没有眼睛件儿,胡言乱语的家伙,却被文瑀鑫用眼神制止了。

    哇,好多滴人啊,太好了,这才叫做天时地利呢,等下老天开眼的再给她来个人和,那就ok了,江欣怡惊喜的看着那密密麻麻往山上走的人们,她还发现这上山的路不止一条,等下自己随便从哪条路下山,就凭他们这十几个人,嘿嘿,根本就找不到自己。

    江欣怡感觉自己的胜利大逃亡,已经成功在即了,文瑀鑫见她如此激动,还以为她是因为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呢,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姑奶奶的心早就飞走了。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