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二卷 本就不安分 第六十九章 萍儿帮帮我

    第六十九章 萍儿帮帮我

    这一夜,江欣怡睡的是更加的香甜,半夜里还时不时的在梦里笑出了声,文瑀鑫却是一夜未眠,他还起身换了俩次的蜡烛,身边的人早就把脸扭到他这边了,他很羡慕她,可以睡的这么安心,在梦里也是那么的开心,现在的她对自己来说,不再是克制他运程的灾星,而是一个开心的宝贝,让他世界里不再是灰色的回忆。

    此时面对她,已经不会克制不了自己的情欲了,只是想守候着她,就足够了,他相信,会在不久的某一天得到她的心,还有她的人,以后的路还很漫长,有足够的时间,走进她的心里。

    娘说错了一句话,说他要美人不想再要江山了,可是,他真想站在城楼上大声的告诉所有的人,他文瑀鑫,美人也要,江山也要。

    当江欣怡睡醒后,身边已经没有文瑀鑫的影子了,一歪头就看见摆在他枕头上的一个信封,“什么呀这是,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还来这套。”江欣怡嘟嘟囔囔的说着,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东西,哇咔咔,居然是那俩丫头的卖身契,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告诉她,他会来接她一起去赴宴的。

    不会是假的吧,江欣怡把那两张卖身契翻来调去的看了好几遍,跟奶娘夫妻的差不多,上面按的手指印也不是新鲜的,应该是真的吧,敢用假的来骗她的话,就放把火把这院子给他烧喽,想必他的一些重要的东西都在这里吧,不然怎么这个院子连他的侧妃都不许进呢?

    今天好,他一早就离开了,自己不用再跟他抢马桶了,不过今天怎么感觉很暖和呢?难道这里的春天提早些!她连袍子都没有披,就下了床,床边摆的正是她昨晚脱在小萍她们屋子里的鞋子,拉开床幔以后,她才明白为何屋内这样暖和,原来在屋内的地上竟然摆放了三个火炉,难怪,她又四处看了下,另一面的窗子留着一条缝,还好,不算笨,他还知道留个通气的。

    江欣怡对文瑀鑫最近的表现还挺满意,不过就算对她再好也没有用啊,她的去心已定,断然不会因为他的小恩小惠留下的,吊在这棵大树上的女人太多了。

    从侧间走出来以后,取下炖在火炉上的水壶,对了些冷水,把脸洗了,又拿出自己准备的棉布条,卷在手指上粘些珍珠粉,把牙齿清洁了一下,感觉还不错。

    可是穿什么呢?这鞋子是拿来了,衣服怎么没给她拿来?江欣怡正犯愁呢,门外传来敲门声。

    “谁呀?”江欣怡问。

    “怡主子,是老奴吉海,王爷吩咐过,让我等您起来后,就把早点送过来。”吉海在门外说。

    “哦,你等一下。”江欣怡说着赶紧去床边拿起棉袍披在身上,然后喊吉海进来。

    吉海拎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小心的把食盒里的东西拿了出来,碟子里是几样小菜,另一个碟子里是十几个晶莹剔透的东西,江欣怡认识,那个叫烧麦,哇,穿越到这里以后就没有吃过了,街上她可是都转过了,没有这东西呀。

    江欣怡拿起筷子就想夹一个,吉海却连忙阻止了,只见他从袖口里拿出一枚银针,又拿了一块干净的帕子擦了擦,然后认真的把每个烧卖和小菜,米粥都拭了一遍,看着银针没有变颜色,这才告诉江欣怡可以吃了。

    真邪乎,在她这里还要弄这个东东,她让吉海也尝一下,可是吉海笑着摇头拒绝了,他哪里敢吃这个。

    “这个还有吗?”江欣怡问。

    “里面还有一碟,都拿出来会凉掉的,这可是王爷去宫里找御厨特意给您做的。”吉海笑眯眯的看着她吃,府里还有哪位主子会像她这样,不拘小节,披头散发的就吃东西呢。

    “吉叔,那碟麻烦您帮我送到小萍那里去好不好?让小萍和小慧也尝尝鲜。”江欣怡像跟长辈耍娇那样的对吉海说。

    “老奴这就去,那俩丫头已经搬到这院子旁的屋子里了,还有,王爷说,等下玉秀彩衣店就会把您的新衣送来的。”吉海说完就拎着食盒走了出去。

    有新衣服穿,当然好了,不过眼下要先把面前的东西消灭掉。

    等她吃饱后,就把头发胡乱的梳了梳,又去到文瑀鑫的衣橱里翻出一套他的冬衣,穿在自己的身上,裤子太长,裤脚卷了好几圈,外衣也快到膝盖了,管他呢,暖和就好,她披了袍子就往外跑,这屋子里没有人跟她说话、没有电视让她看韩剧、没有电脑让她聊qq、也没有手机可以四处发短信给她打发时间,她可坐不牢。

    她一迈出门槛,就看见院子里的两个帅哥,一个是子琪,一个是连成,俩人一见她这模样,笑也不敢笑,只有给她施礼问安。

    咦,换了俩帅哥,江欣怡朝他俩看看,不过她不太喜欢这俩,跟子琪还有些陌生,连成总会让她想起乡下,小槐家的院子,那一院子血淋淋的死尸,还有当时他擦剑时看自己的眼神。相比之下,她倒是喜欢跟刘钧和萧黎在一起,刘钧很风趣,萧黎好像很怕她,每次都是避开她的眼神,江欣怡不知道原因,绞尽脑汁都想不起来哪里得罪他了。

    干嘛要换这俩呢,实在没人的话,让铁心和小七来也行啊,呵呵,那俩不错,人又帅气又可爱。

    江欣怡叹了一口气就往外走,后面的俩人相互看看,不明白他俩怎么让这姑奶奶不满意了。

    江欣怡走出院子的大门就看见旁边的几间屋子,其中一间的门没有关严,里面传出说话的声音,正是小萍她们。

    她蹑手捏脚的走到门口,想突然闯进去,可是又怕吓到那俩丫头,还是伸手在门上敲了敲,门开了,“主子,是您啊,快进来。”小萍推开门,一见是她,高兴的叫了起来。

    “主子,王爷把小慧也分到咱这了,是您给说的情吧?”小萍拉着江欣怡的手问。

    “看把你乐得,不要有了小慧就不理我了。”江欣怡伸手在她头上轻轻的爆了一记栗子。

    “主子,谢谢您。”小慧红着眼睛不知该怎么感谢江欣怡了,小萍特意嘱咐她不能给主子下跪的,说主子最讨厌那个了。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谢的,小萍与你是共甘苦的姐妹,以后我不在的话,你们要比亲姐妹还要亲,互相照顾,知道了吗?”江欣怡抬手轻巧的抚着小慧脸上的那个疤说。

    “嗯,小慧知道了。”小慧用力的点头,一个没忍住,眼泪就流了下来。

    “主子,您又说什么?不要吓萍儿啊,什么叫您不在的话,您想去哪里啊?不要把萍儿和小慧丢在这里啊。”小萍惊恐的拉着江欣怡的袖子问。

    “没什么,我胡乱说的,你不要瞎想了,等下我和王爷去太子府做客,你拿十两银子陪小慧回家看看她娘吧,不说她身体不好吗?”江欣怡对小萍说。

    “太好了,小慧,我陪你回家看你娘去,你看多好呀,以后在主子这里你就可以经常回家看娘了。”小萍仿佛比小慧还要激动的说。

    江欣怡看着这可怜的小姐俩,本想把卖身契也还给她们,可是一想,现在还太早,俩丫头一点心计都没有,一得意忘形的,再露出马脚,让文瑀鑫起了疑心,就麻烦了,还是等走的时候再告诉她们吧。

    “不要疯了,赶紧的来帮帮我的忙呀。”江欣怡不好意思的指着自己的头发说。

    “嗯,没问题,我们姐俩保证给主子梳个最漂亮的,可是要用的那些东西还都在咱那后院没拿来呢,要不我去拿吧。”小萍说完,不等江欣怡发话,就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住在这里冷不冷?”江欣怡拉着小慧坐在火炉边问。

    “回主子,不冷呢,吉管家还给了我们一大袋的木炭,说用完了还会送过来的,被子褥子都是新的。”小慧高兴的回答。

    江欣怡看小慧说话这会儿,手上又拿起了一旁的一只鞋底,纳了起来,“又做鞋子?”她问。

    “嗯,我和小萍说好了,反正王爷让我们姐俩就侍候着您,也不用再干什么活了,闲着没事就给您做鞋子,等哪天您得空去街上,选好喜欢的料子,我们给您做衣裳,保证不比玉秀彩衣店做的差。”小慧已经知道眼前的人不厌恶她的脸,所以也不再刻意回避了,大方的扬起小脸对江欣怡说。

    “不是有洗衣的人吗,我看我昨天的衣裙怎么晾在这里?”江欣怡刚刚进来之前就看见自己的衣物晾在外面。

    “主子,以后您的衣物还是由我们洗吧,您不知道,洗衣院的人是怎样给各房的夫人们洗衣服的。”小慧话说一半就不肯说了。

    其实小慧这样一说江欣怡也就明白了七八分,她想起自己读高中时,因为没穿校服,被教导主任抓了,罚她们几个打扫卫生,她们几个同学拿着笤帚,扫一下,就叫着给教导主任起的外号诅咒一声。

    人都在用一种方式发泄着自己心里的委屈和不满,现代人如此,古代人也是一样的,西院的人大都是平日做错了事被赶到那里,不过如果犯错严重一点的话,那么瑀王府是绝对看不见她们的人影的了,是被卖往别处,还是……就没人知道了。

    江欣怡感慨的看着面前火炉里的炭火,想着,小萍小慧的事情,基本就搞定了,不知道等下去了那太子府,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有没有机会跟太子说小亦然爹爹的事情……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