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二卷 本就不安分 第六十七章 杀鸡儆猴

    第六十七章 杀鸡儆猴

    刘钧两人一见王妃满脸不爽的样子,心底也开始犯嘀咕,这姑奶奶千万不要发飙啊,让他哥俩能顺利的跟好第一天的班,早上王爷分配任务的时候,刘钧倒是无所谓,只是萧黎稍微的抵触了一下,好在是每日换班的,到了晚上有文瑀鑫自己来,明日就轮到连成和子琪了。

    “王爷真的是为了你的安全,才吩咐我们这样做的,放心,您想干嘛就干嘛,就当我们哥俩不存在就行了。”刘钧赶紧声明自己的立场,那意思就是说,不是我俩愿意来,这不是王爷发的话嘛!

    江欣怡也不想为难他们,无奈的继续往前走,她要去看看萍儿,确保她真的没事。刘钧两个人也不敢跟的太近,跟她始终保持一个距离。路上遇见几个下人,都毕恭毕敬的给她问安,现在的正王妃可了不得了,住在王爷的卧室里,那就是这瑀王府的老二了。

    昨日因为杀了她的两只鸡,打了她的贴身丫头,她就拎个棒子把蕙夫人屋子里的东西砸个稀巴烂,打了蕙夫人,王爷不但没有生气,居然还帮她,把进府几年的蕙夫人都给那个了,连尸体都给送出瑀王府了,那可真是叫可怜呢。

    下人们都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千万别招惹到这位正王妃,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们私底下猜测,蕙夫人临死前说的董郎大概就是府里的花匠董五,以前也有人发觉他们之间有jq,可是主子们的事情谁敢多嘴,这样一来,也难怪王爷不顾夫妻情面了。

    江欣怡哪里会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就想快点看见小萍,当她走到那个院子外的时候,就听见里面有哭泣声,讨饶声,走到门口一看,好家伙,里面有点像三堂会审,莲妃坐在椅子上,身旁分别站了那几位夫人,旁边站着丫头婆子,小慧此时正跪在地上,那个长的像容嬷嬷的婆子,手里拿根藤条站在她身后,小萍跪在莲妃的身旁还在乞求着。

    “莲主子,你饶了小慧吧,她真的没偷您的料子,那是我用自己的月钱,托大贵在外面买的零头布。”小萍带着哭腔的说。

    “呦,我说小萍,这件事你就别管了,你现在的身份可不得了,我可是不敢得罪你们主子呢。”莲妃冷笑着说。

    “是呀,下人就会见风使舵,姐姐你看,就连这贱蹄子都知道去巴结,她跟了我几年了,都没见她给我缝个荷包香囊的,现在居然会偷了布料给人家做鞋子。”一个妖艳的女人指着小慧骂道。

    江欣怡知道她是谁了,既是小蕙的前主子,那她就是妙芸夫人了,她忍着没有走过去,想再听听她们还会说什么?

    “主子,不是奴婢不给您做,您身边的几位姐姐们手艺都比小慧精,小慧怕做出来的东西污了您的眼,这料子真的是小萍姐姐买来的,不是奴婢偷的呀。”小慧吓得赶紧解释着。

    “哼,说的怪好听,难道你就不怕污了怡主子的眼?”妙芸夫人逼问着。

    “贱蹄子还真是嘴硬,看样子不给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说实话了,荣婆子赶紧动手,给我使劲的抽。”莲妃恶狠狠的说。

    那个荣婆子一听,立马媚笑着挽挽衣袖,看样子是准备尽全力了。

    没等荣婆子抡起鞭子,江欣怡就一声怒喝:“给我住手。”然后就大步走了过去。

    院内的人原本就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小慧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她的到来,此时一见是她,立马都像见到鬼似的,吓得花容变色,莲妃故作镇定的整理一下衣襟,站起身给江欣怡施礼说道:“妹妹不知姐姐来了,没有迎接,忘姐姐恕罪。”

    “哼。”江欣怡哼了一声就径直的走了过去,把满脸泪水,吓得浑身颤栗的小慧拉了起来,又对小萍说:“萍儿,我说过多少回了,你怎地还是记不住,女儿膝下也有黄金的,不能随便乱跪的,赶紧给我过来。”

    “怡姐姐,您不要误会,妹妹真的没有为难小萍的意思,只是小慧这丫头胆子太大,竟然去偷了我们的布料来做鞋子,女眷这边的事也不好再去劳烦王爷,所以妹妹就想先弄清楚了再说。”莲妃说着,对着江欣怡又是一礼。

    “那就是说是为了帮王爷分担家务了,你倒真是有心了,萍儿,你说说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江欣怡边拿帕子给小慧擦眼泪,边问小萍,眼睛却是看都没有看莲妃一眼。

    “回主子,奴婢想趁着空给您做几双春天穿的鞋子,于是就托了大贵在回家看他娘时,给我买些好点的可以做鞋面的布头而已,小慧也说帮着做的,可是不知是谁告密,说我们手里的面料是偷莲主子的,于是就这样了。”小萍委屈的说。

    “叫人去把大贵喊来,再去确定一下他说的裁衣店,不是就都明白了?同样的面料不是只有瑀王府的人买的起,别人也会买了裁制衣服的,那么裁衣店里有同样的布头买有什么稀奇的?”江欣怡盯着妙芸夫人说。

    “怡姐姐说的对,我看这其中也有误会的,也不需要那么麻烦了,就这么算了吧,小慧如此有心,以后要是想给怡姐姐做鞋子需要什么面料,丝线,尽管去我那院子选也就是了。”莲妃感觉今日可不是逞强好胜的时候,赶紧的说软话,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是莲妃怎么也不想想,这姑奶奶是省油的灯吗!

    江欣怡微微一笑说:“那有什么麻烦的,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再坚持倒显得我小题大做了,这样吧,谁是那个告密的,赶紧的给我站出来。”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她想干什么,江欣怡眼睛四处一打量,正看见那荣婆子惊慌失措的样子。

    “怎么,没有人站出来承认?那么大家就不要离开了,都在这院子里呆着,等王爷回来再说,自己府里的事情都搞不定,还去宫里干什么?”江欣怡放下脸说道。

    噗通一声,有人跪了下来,江欣怡一看,正是那荣婆子,只见她连忙磕头说:“怡主子饶了奴婢吧,都是我不好,没弄清楚就乱说话。”

    江欣怡走到她身边,冷笑着问:“知道我最恨什么人吗?”

    荣婆子紧张的摇头。

    “我最讨厌,最恨的就是告密的小人,汉奸,狗腿子,你与小慧同是王府里的,相处也非一日两日了,她是什么样的人绝对不会不知道,同事之间原本就该互相的关照的,你倒好,非但不照顾她,还搬弄是非,陷害她,你这样的人留在王府真的是个祸害,不如我去跟王爷说说,给你换个地方,就是不知道你这人老珠黄的能不能卖掉!”江欣怡一字一句,声音很大,生怕所有人都听不见的对荣婆子说。

    “不要啊,怡主子,您大人大量就原谅奴婢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莲主子您快帮我求求情啊。”荣婆子给江欣怡磕头后,见她没理自己,吓得又爬到了莲妃的面前,双手抱着她的腿苦苦哀求。

    莲妃皱皱眉头,厌恶的把她一脚踢开骂道:“活该,谁让你搬弄是非,惹了怡姐姐生气。”说罢把头扭开,不再看她。

    荣婆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另外几位夫人投去求救的目光,可是她们无一例外的都扭了头,无奈之下,她只有再次爬到江欣怡身边:“怡主子,您就饶了奴婢吧。”她哀嚎着说。

    小萍知道自己主子的脾气,没理会她,小慧却伸手拉了拉江欣怡的袖子说:“怡主子,反正事情说明白了,就饶了她吧。”

    “小慧,不是我心狠,刚才若不是刚巧赶到的话,只怕她没那么好心帮你求情的。你怕她这个恶妇,我却不怕,不给她点教训,说不定哪天她又会诬陷别人的。”江欣怡握住小慧冰冷的手说。

    小萍也示意小慧不要再管了。

    江欣怡其实也不想做的太过火了,万一自己离开王府以后,只怕这恶婆子会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小慧和小萍,她嘘出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低头对荣婆子说:“就煽五十下耳光吧,记住,你也是个下人,何苦要为难跟你一样的苦命人呢?”

    荣婆子一听,赶紧磕头谢恩,然后两手左右开弓,啪啪的打自己的耳光,丝毫没有水份,几下子,嘴角就留血了。

    江欣怡也不管莲妃她们,自顾自的一手拉着小萍,一手拉着小慧往她们住的屋子走,小萍告诉她,吉管家把她和小慧另外安排了一间小屋子,也就是隔壁,刘钧与萧黎照样晃荡着跟到门口,却没敢进去,刘钧是一脸的佩服,萧黎还不时的回头看着跪在煽嘴巴的荣婆子,一脸幸灾乐祸。

    “你俩谁去给弄个火盆和木炭来,好不好?不是让你们来照顾我吗?把我冻感冒了就是你们的失职。”江欣怡打开门,对刘钧和萧黎说完,立马关了门,留下面面相觑的俩人。

    “咱俩可是堂堂的带刀护卫,她怎么可以这样。”萧黎发着牢骚。

    “连王爷这主都不放在眼里,咱俩算个屁?看什么,你去还是我去?”刘钧不以为然的说。

    “还是我去吧。”萧黎说着就大步离开了,像是逃亡似的,刘钧看着他的背影直笑。

    中饭和晚饭,江欣怡都是跟小萍她俩一起吃的,饭菜是吉海特意交代人送来的,屋子里火炉烧的旺旺的,三个人又说又笑,好不热闹,小慧也比第一次见面自然多了,下午的时候,小萍奉命开门叫刘钧和萧黎俩人进屋烤火,可是他俩都没敢进,江欣怡也就没有再管他们。

    “主子,您真要跟睡在这里?”天黑了以后,小萍问洗簌干净,正在脱衣服的江欣怡。

    “对呀,难道你们不欢迎我?放心吧,王爷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估计在外面泡妞呢,今晚不会回来了,快点的睡觉,我给你们讲故事。”江欣怡对愣在地上的小姐俩说。

    “主子,火炉怎么办?不要熄灭了吗?”小萍问。

    “没事儿的,我检查过了,这屋子有好几处是漏风的,所以不用担心中毒了。”江欣怡把两床被子横了过来,弄成一个被窝,钻了进去。

    就在小慧和小萍也都脱了外衣准备熄灯钻被窝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粗暴的敲门声,“欣怡,睡了吗?开门。”

    “完蛋了,主子这可怎么办,王爷来了。”小萍吓得直跺脚,不知该不该开门。

    “怕什么,咱这屋里又没有男的,告诉他,我睡着了。”江欣怡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

    “王爷,怡主子让我告诉您,她睡着了。”小慧吓的说出这么一句,把个江欣怡和门外的王爷都给逗乐了。

    “赶紧把门打开,不然我踹进来了。”文瑀鑫装着很生气的语气说。

    这回小萍只有老实的披上外套,把门给打开了。

    文瑀鑫走到通铺前,看着江欣怡眨巴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就问:“干嘛不在屋里等我?睡在这下人的房间像什么样子?”

    “人家不是怕冷么,谁知道你晚上回不回来,所以就跟她们睡喽。”江欣怡可怜兮兮的说。

    “欣怡这么说的意思,就是本王必须每晚都得回来,不然的话,你就不会一个人睡?”文瑀鑫问。

    江欣怡点点头,然后一脸甜笑的说:“今个儿就这样吧,要是你也冷的话,就去找莲妃她们吧,我保证不吃醋。”

    “欣怡要是这样说的话,不如本王今夜也睡在这里,陪你们好了。”文瑀鑫坏坏的说着,就要动手解袍子。

    “不行,你少给我使歪脑筋,坏了小萍与小慧的名节。”江欣怡一激动,掀开被子,跪在铺上,掐着腰凶巴巴的对他说。

    文瑀鑫也不理她,拿起她的棉袍把她包住,又把自己的棉袍解了下来,再次把她包住,抱起她说:“那就乖乖的跟我回去。”

    这下江欣怡不敢再反抗了,老实的窝在他怀里,任由他把自己的脸也给遮住了,文瑀鑫这才笑着走了出去,院子里,刘钧、萧黎、连成、子琪看着王爷包着个大包出来,谁都没敢说:“王爷,来,我们替您抱吧。”

    旁边下人住的屋子里,门缝边,窗子边,到处是一双双好奇的眼睛。

    往回走的路上,文瑀鑫在琢磨,明日的事该如何对她开口呢?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