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二卷 本就不安分 第六十一章 王爷很奇怪

    第六十一章 王爷很奇怪

    “王爷,等等。”就在江欣怡准备接过那杯茶时,门口忽然传来一个人惊恐的声音,随即走进来一个人,正是她的王爷夫君,后面一个下人模样的也跟了进来,眼睛惊恐的看着江世谦。

    “老爷,我想进来通传的,可是瑀王他。”那下人不敢说下去了。

    看着闯进来的人,江家父子顿时一怔,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江世谦手上还保持着给江欣怡递茶的姿势。

    江欣怡此时看见他倒是有点开心,毕竟面对他比对着这个爹舒服多了,“我正打算回去的,爹非得要我品了这杯好茶再走。”她赶紧解释,生怕他在这里对自己发脾气,那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想喝什么好茶的话,咱自己府里都有的,不会比宰相岳父家里的差,不说出来买菜吗,怎么一个人到这里来了,想家的话跟为夫说一声,陪你一起回来多好。”文瑀鑫把她拉到自己身旁,温柔的说。

    天,用得着演的这么投入吗?江欣怡看着眼前的人如此温柔,一时间很不适应。她还是想接过江世谦手上的茶,可是,江世谦却神色有些慌乱的躲避,不想把茶给她了。

    这一切都落入文瑀鑫的眼里,他又瞟了一眼茶几上的茶杯,心里已经明镜似的,“岳父大人,这茶还是您留着自己享用吧,欣怡现在是我瑀王的正妃,除了本王爷以外,谁都不能伤害到她,您放心就是。”

    “那是,那是,有瑀王的庇护,老朽就放心了,今日玉郎在街上刚巧遇见欣怡,知道我思女心切,就妄自把妹妹给接回府里,让瑀王担心了,老朽替犬子给您赔罪了。”江世谦面色极为不自在的对文瑀鑫说。

    “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礼物,还请岳父见谅,今日府里还有些事情,我和欣怡先走了,哪日一定再来。”文瑀鑫说完拉着江欣怡的手就走。

    江欣怡走过江玉郎的身边时,看着他嘴角淡淡的微笑,不由得再次回头看了看。

    “怎么,你还舍不得离开这里?”文瑀鑫问。

    “谁说的,我就是觉得我那哥哥好像还不错。”江欣怡实话实说。

    文瑀鑫也就没再问什么,只是停下脚步,帮她把披风上的帽子拉在她的头上,动作极为轻巧,眼神极为温柔。

    江欣怡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这不是都走到外面来了,还用得着演戏吗?演给谁看?那几个下人吗?

    “我真的不想来,是那个哥哥一定要我来,所以,,”江欣怡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搂在怀里。

    “以后不许独自外出了,别人给的东西也不许乱吃知道吗。”文瑀鑫在她耳旁轻轻的说着,刚才看见她没事,他的心才算放下来。

    江欣怡耳朵边被他呼出的热气,弄的怪痒痒的,可是看见他此时如此异常的举动,她没敢反抗,只是任由他抱着,奇怪的是,为什么自己会有些贪恋这个怀抱!

    “走吧,先回府去,再过几天梦湖边的梅花开了,我领你赏梅去。”文瑀鑫放开怀里的人,像哄小孩子那样对她说。

    “你,没有事吧,拜托你有什么事就明着告诉我好不好,你这样我心里发毛。”江欣怡不安的问。

    文瑀鑫只是一笑,却没言语,拉了她的一只手,往大门外走,江欣怡心里暗想,这家伙是哪根筋不对了!

    门外的刘钧和老贺,一看见他俩手拉着手走出来,相视一笑,“王爷,咱是回府还是?”老贺站在马车旁问。

    “当然是回府去了,这么冷的天,街上也没有啥看头。”文瑀鑫是说着,就把江欣怡抱上车。

    刘钧与老贺分别坐在车辕上,赶着马车往回返。

    “欣怡,说说看你最想要的是什么?”文瑀鑫见江欣怡一句话都不说,就找话茬问。

    “我想要的你不肯给呀。”江欣怡白了他一眼回答。

    “银票吗?你说要多少?给你就是了。”文瑀鑫笑着问。

    “奇怪了,今个什么风吹的,你和我那爹,怎么都变大方了,都问我要不要银票,搞的我好像很贪财似得。”江欣怡不屑的说。

    “什么,你爹也说给你银票?”文瑀鑫神情凝重的问。

    江欣怡立马觉察自己说露了嘴,赶紧把脸扭向一旁,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

    文瑀鑫见她如此,也不想再追问什么,但是他却知道她如此贪财的一个人,怎么会拒绝没收她爹给的银票?他明白,如果她收了那银票的话,江世谦那老狐狸又怎么会给她喝那好“茶”?还好自己早到一步!

    “你说说看,不要银票要什么?”文瑀鑫又把先前的话题拎了出来。

    “是不是我要什么你都肯给啊?”江欣怡抱着一线希望问。

    文瑀鑫咂摸着她这话的意思,稍微犹豫了一下,眉毛一跳说:“嗯,什么都应了你,除了休书。”

    江欣怡顿时就蔫了,瞪了他一眼,委屈的说:“没有自由,什么都是浮云。”说罢,再次把脸扭开。

    “自由?本王现在给你的自由还不够吗?”文瑀鑫不解的问。

    江欣怡听见他的话,头都没回,只是无奈的摇摇头,长长的嘘出一口气,懒得跟他费口舌,说了他也不会懂的。

    一时间,车厢内变得很静,只能听见车轮的吱嘎声,江欣怡越是想快点到王府,越是觉得这马车走的好慢,她真想探出头看看,这车到底是马在拉?还是蜗牛在拉呀。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江欣怡抢先跳下马车,想先走,却被文瑀鑫一把拽住了,“跟我去用膳。”

    “可是我想回自己家吃。”江欣怡赌气的说。

    噗,文瑀鑫立马就被她给气笑了起来问:“欣怡的家不就是本王的家么,不要再耍小性子了,跟我吃了午膳,以后就住在前院好了,你可不会总是那么好运气的,都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多的仇家,你以为装几个野猪夹子就行了?”

    “有什么呀,我又不是没死过,大不了再死一回而已,十八年后,姑奶奶我还是一条好汉。”江欣怡说着,就想甩掉他的手,反正不给她休书,她就爽不起来。

    “不许你胡说,你是本王的女人,你的命也是我的。”文瑀鑫生气的对江欣怡说道。

    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奇怪?不是不喜欢她的吗?那她的生死关他屁事,江欣怡觉得眼前的人过于激动了,她不想再跟他这么纠缠了,门外的俩侍卫,还有马车旁的老贺,刘钧都瞪了眼睛在看戏呢。

    “好了,不是说去吃饭吗,我饿了。”江欣怡无奈的讨饶了。

    听她这么说,文瑀鑫也觉察自己有些失态了,赶紧松开手抬脚往里面走去。

    这男人也来大姨妈了吧?江欣怡看着他的背影小声的嘟囔着,既然答应他一起吃饭了,还是老实的跟他走吧,走之前最好不要惹到他了。

    江欣怡跟着跟着发现已经走到了他住的院子,迟疑着停了下来,文瑀鑫感觉到身后的情况,这才转了身子问:“怎么还不进来?等着本王抱你不成?”

    “不是说你这里女眷不能随便进出吗?我不敢。”江欣怡说。

    “呵呵,欣怡懂规矩了,知道遵守了,这里你上次不是进来过,我也没怎么你啊,快点进来。”看着江欣怡的小可怜样,他心情好了许多。

    江欣怡这才慢慢腾腾的走了进去,进了屋子才发现是书房,好像就是上次给小七叫铁心的那间屋子。

    “你先坐下,饭菜好了,吉海会来的。”文瑀鑫对站在那里东张希望的可人说。

    “哇,好多的书。”江欣怡走到书架边,翻看着。

    “欣怡也喜欢看书?可是据我了解江家二姐对琴棋书画是不感兴趣的呀。”文瑀鑫想逗逗她。

    “王爷,你对我究竟了解多少呢?不知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吗?“江欣怡调皮的反问。

    “耳闻江家二小姐,自小刁蛮,不喜女红,不喜读书,唯一的乐趣就是刁难下人为乐,可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啊,究竟那个是真的你呢?”文瑀鑫是真的很好奇了。

    “我究竟怎样,你也没得选了,还不是乖乖的把我娶了进来?”江欣怡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赶紧避过话题。

    文瑀鑫笑着没有反驳,这时吉海在门外敲门,“她们都来了?”文瑀鑫问。

    “回王爷,是的,莲妃和几位夫人都在等了。”吉海恭敬的说。

    文瑀鑫站起身,对江欣怡说:“走吧,今天吃顿团圆饭。”

    “什么?跟她们一起吃?”江欣怡苦着脸问。

    “怎么,你怕了吗?”文瑀鑫故意激她。

    “切,我怕什么呀,我又不是小三,小四。”江欣怡不高兴的说完,抢先走出了门,也没心情跟吉海打招呼,大步的走着,反正吃饭那个地方她是知道的。

    江欣怡走到饭厅门口,就听见里面叽叽喳喳声音:“王爷怎么还没来呢?”“就是阿,听说是去找那女人了。”“王爷干嘛那么放纵她,堂堂正王妃成天的在外面逛,像什么样子。”“就是就是。”

    江欣怡想掉头,更想进去把那些三八臭骂一通,跟这些三八在一起吃饭,这还没吃呢,胃口就没了,可是她一回头,就看见已经站在自己身后的文瑀鑫。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