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二卷 本就不安分 第五十九章 王妃没回来

    第五十九章 王妃没回来

    “主子,你没事吧。”小萍看着江欣怡满脸的委屈,担心的问。

    “这个死变态的,居然敢耍我。”江欣怡瘪着嘴说。

    小萍晃晃脑袋,努力的想让自己清醒一下,再做判断,王爷被主子弄成那样了,都没有发火,可是主子却老是一脸吃亏的表情。

    “主子,萍儿把花生剥好了,您不是说要亲自下厨吗?咱要不要出去买菜啊?”小萍想转移主子的注意力,她知道主子最喜欢上街了。

    江欣怡现在真的是一点心情都没有了,向来都是她耍别人的份,可是今天居然被那死变态的给耍了,尽管自己把一个堂堂的王爷给弄成那个样子,可是这心里老是觉得亏本呢!

    看着小萍一脸的担心,江欣怡只好强挤出一个笑脸,什么都不要去想了,走之前要好好的请小萍吃一顿她亲手做的饭才行。

    “好吧,我换了靴子咱就走。”江欣怡说。

    “可是您早饭还没有吃呢。”小萍赶紧说。

    “不吃了,留着肚子中午一起吃。”江欣怡这才想起来自己早上洗漱好,就忙着逗那家伙了,还没吃呢。

    江欣怡麻利的换好靴子,检查了荷包,就往前面走去,在路上遇见了大贵,他马上跑过来:“大贵给主子请安。”

    “好了,不是知道我不喜欢这一套的吗?家里的事情解决了没有?”江欣怡问。

    “嗯,已经解决了,大贵一定拼命的攒钱,还给您。”大贵感激的说。

    “我说过的,不要你还的,你的钱要养家,还要存起来娶媳妇呢,你若是想报答我的话,以后多帮我照顾照顾萍儿这丫头就行了。”江欣怡本想笑着说,可是怎么都笑不起来。

    小萍感觉到了她脸上的变化,不安的拉了她的手问:“主子,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怕我不在的时候别人欺负你,走吧,咱去买菜去。”江欣怡赶紧跟大贵摆摆手,拉着小萍离开了。

    “萍儿,那些人平日不出府玩的吗?”江欣怡看见身旁的小萍的表情不对,知道自己刚才的一句话可能吓到她了,就转移着话题。

    “王爷不允许府里的人随便外出的,就是莲妃与几位夫人也是一样的,每年也就是允许她们去赶几次较大的庙会而已,平日里家中有事的话,也是问了王爷同意,才可以出府的。”小萍告诉她。

    “哇,这么没有人权的,我还以为就是针对我一个人呢。”江欣怡有些同情那几个女人了,不过是几只被关的金丝雀而已。

    “可是,您现在可以自由的出入王府了呀,可见王爷对您有多好。”小萍见缝插针的为王爷说好话。

    “你这小妮子,在打什么鬼主意?”江欣怡用手指点了小萍的额头说着,两个人就出了瑀王府。

    “怡主子,您这是要去哪里?上车吧,老奴送您们去。”门外马车旁的老贺迎上来问。

    “不用了,我想和萍儿溜达着去,反正天气这么好,也不是很冷,你就在这里吧,万一王爷有事要用车呢。”江欣怡微笑的拒绝了。

    老贺也只有作罢,看着这主仆两个手拉着手,越走越远:“这个主子真好,怎么可能是江宰相的女儿呢?”老贺自言自语的说。

    王府内的静室里,也就是上次江欣怡待了一宿的那间屋子,草堆里面坐着一个年近四十的黑衣人,脸上和头上的血已经干结了,一身黑衣破损的地方,露出原本是白色的衣物都被血染成了褐色,几次想挣扎着站起来,都失败了,因为他的两只脚腕都断了,他就是昨夜那个倒霉的家伙,文瑀鑫,文烨焱,刘钧,连成都站在一旁,吉管家和几个护卫守在门外。

    “瑀王爷,该说的小的没有一点隐瞒的,还请王爷能饶过小的一条贱命。”黑衣人乞求着。

    文瑀鑫犹豫了一下:“等天黑了再离开吧,走远些吧,不要再出现在本王的面前。”

    “谢瑀王不杀之恩。”那黑衣人连忙挣扎着给文瑀鑫跪下。

    “有没有搞错?那老狐狸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刘钧不敢相信的说。

    “吉管家,马上去怡妃那里帮她搬到我那里去。”文瑀鑫对吉海说。

    吉海立马就往江欣怡那个院子走去。

    “三哥,蕙夫人那里,你打算怎么处置?”文烨焱黑着脸问。

    “这件事大家就当不知道,留着那死女人一条命还有用。”文瑀鑫冷笑着说。

    “我说三爷,你可真厉害,能让王妃不听她爹的,你是不是用了美男计了。”铁心一如既往的嬉笑着问。

    “对呀,那家伙说咱这王妃光拿钱,不办事儿呢,非但没有帮他爹,却是把他爹辛苦埋在咱府里的钉子董五给吓疯了。”刘钧笑着说道。

    “所以那老狐狸才会气的找人来杀王妃了,只是他真的太小瞧自己的女儿了,话说咱这王妃还不是盖的,真够阴的。”连成佩服的说。

    刘钧,连成,铁心都兴高采烈的说着正王妃的光荣事迹,只有文家兄弟俩沉默不语,满怀心事的看着吉海走的那个方向。

    就在这时,吉海回来了,“怎么是你一个人?她还在耍脾气?”文瑀鑫没等吉海开口,就问。

    “回王爷,怡主子就没在院子里,小萍那丫头也不在,我问过守门的,说怡主子跟小萍出去了,老贺说她们去街上了。

    “胡闹,怎么这么不知道个轻重,昨晚有刺客,今个儿她倒跟个没事儿的人一样!”文瑀鑫郁闷的说。

    “七王爷,你说你这嫂子她脑子里是多根筋还是少根筋啊?”铁心歪过头去问文烨焱,可是却碰了一鼻子的灰,文烨焱脸色极为难看,理都不理他。

    “走吧,到前院好好商议一下,该怎么应对,刘钧你去街上把王妃给我接回来。”文瑀鑫吩咐着,一行人就往前院走去。

    “咦,那不是王妃的丫头小萍吗?她怎么一个人回来了,难不成把她主子给弄丢了?”刘钧眼见的看见了大门外走来的小萍,手上拎着一条鱼。

    “怎么就你一个人,你主子呢?”文瑀鑫阴沉着脸问。

    小萍连施礼都忘记了,胆怯的回答:“主子给江相爷府里的轿子给接走了,说是等天黑前给送回来的。

    “什么?江相爷?你确认是他府里的轿子?”文烨焱焦急的问。

    “是的,主子的哥哥跟着呢,他上次来王府,奴婢见过的。”小萍本来不紧张,可是此时看着王爷他们的表情觉得不对了,所以吓得不知所措了。

    “王爷,您不要生主子的气,她原是不肯去的,可是那江少爷一定要主子去。”小萍真的很怕,这王爷对主子凶,所以再一次的强调着。

    “连成跟我走。”文瑀鑫预感不妙,命令着连成,大步往外走去,文烨焱袖子里的拳头握的紧紧的,也想跟去,却强忍着没抬脚。

    “不会怎么样的吧,这大白天的把人抬去,会有什么胆子不给咱王爷送回来呀。”刘钧分析着。

    “看样子,江世谦那老狐狸是让咱王妃给逼疯了,气糊涂了,也是的,让那董五去找王妃,谁知道王妃非但不配合,还把他给吓疯了,怕那董五乱说话,这才找人给灭了口。这董五可是潜伏了这些年了,都还没有发挥他的作用呢,就玩完了,派来个江湖杀手也很冤枉的让王妃给废了,这事换了谁都得崩溃。”铁心依旧幸灾乐祸的说着,完全不理会文烨焱眼里的杀机。

    府门外,文瑀鑫与刘钧各自骑上马,一扬鞭子,马儿吃痛的就飞奔了出去。老贺不解的看着,难道是出了什么事了?小萍是一个人回来的,王爷不会去找王妃了吧?

    女人,你不要出事啊,你那么的鬼精灵,一定敌得过你爹那老狐狸的。坚持一会儿,本王就来接你了,只要你没事,我一定给你一封休书,让你去过自由的日子。文瑀鑫心急如焚的在心里说着。

    昨晚抓到的刺客交代,是江世谦遣他来杀王妃的,原因就是董五本来是去找她联络的,可是却不知为何会受到惊吓而回,变得疯疯癫癫的,为了防止董五乱说话,就让那蕙夫人把董五给灭了,从蕙夫人那里得知当夜董五是去找王妃了,回来以后就成了这个样子,虽然不知道他为何而疯,但是得知王妃最近跟文瑀鑫的关系非常的好,江世谦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反过来帮文瑀鑫,所以一气之下,就打算杀了她,这样才派了刺客前来。

    文瑀鑫原是知道自己府里一定有内奸的,可是一直都没有弄清到底是谁,没想到,一个花匠、还加上自己的一个夫人,都是江老狐狸安插进来的,今日之事,江世谦似乎已经得到了消息,那就是一定有人送出了消息,绝对不是蕙夫人一个人能办的事,究竟是谁呢?

    现在是谁不重要,文瑀鑫的心里只是在担心那个不把他当回事,一口一个死变态的骂他的人。

    江欣怡,你给我坚持住,你的命是属于我的……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