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二卷 本就不安分 第五十八章 谁耍了谁

    第五十八章 谁耍了谁

    江欣怡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地上的两只鞋子,晕死,两只鞋子居然是一只朝上,一只朝下,那就是说还得接着扔,她闭起眼睛不甘心的又扔了一次,还是一样的结果,怎么会这样呢?她把鞋子拾起来仔细的想研究一下,难道是自己脚丫的缘故?她平时穿鞋右脚的鞋底就会磨损厉害些的,可是她看看手上的俩只鞋子的底都差不多呀,要不换上那双靴子扔扔看?貌似靴子更加难扔,管他呢,再把手上的鞋子仍一次试试,不信扔不出个结果来,哼!

    江欣怡闭上眼睛,在心里祈祷了一下,手上的鞋子就用力往前面扔去,“啊,主子。”小萍的声音让江欣怡立马睁开了眼睛,不会扔到小萍了吧!

    眼前的情景她也不好意思了,文瑀鑫表情奇怪的看着她,怀里还捧着她的一只鞋子。小萍吓的捂着嘴。

    “欣怡在玩什么游戏吗?告诉本王,陪你一起玩吧。”文瑀鑫嘴角一仰笑着问她。

    哼,脸上笑嘻嘻,不是个好东西,江欣怡在心里骂着。她也不管了,穿着袜子就捡起地上的鞋子,又到文瑀鑫面前一把拿过另一只,坐在凳子上,穿在了脚上。

    “欣怡昨晚睡的好吗?”文瑀鑫走到她面前问。

    不提这茬还好,文瑀鑫一问她昨晚睡觉的事情,她的火就压也压不住,站起身仰起头气愤的说:“你还好意思说?仗着自己会点功夫就胡作非为的,在我身上瞎点,万一点残疾了咋办?我也点点你试试。”她说着就用手指用力的在文瑀鑫的身上乱点。

    江欣怡胡乱的点,文瑀鑫也不反抗只是由着她胡闹,她自觉没趣也就停下了手,自顾自的走到火盆旁烤火。

    “王爷请坐一下,奴婢去沏茶。”小萍赶紧说。

    可是文瑀鑫没有说话,也没有挪地方,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江欣怡不敢相信的站起身问:“喂,我又没弄疼你,不要装了,没事少装点深沉,会把小萍给吓坏的。”

    可是,文瑀鑫依旧没有反应。

    难道他真的被自己给点到了穴,说不了话,也动不了?好像没那能耐吧?江欣怡走到文瑀鑫面前,试探的用肘搥了他一下,真的没有反应,只有他的两只眼睛眨了眨。

    “萍儿,看见没,我会点穴了,把他给点住了也,哈哈。”江欣怡这个乐啊。

    小萍在一旁傻了眼,怎么办呢,主子居然把王爷给点住了,她现在不但心王爷会动了以后会怎样惩罚这大胆的主子,担心的是,这王爷如今落在主子的手里,可怎么办了,主子可是没有地位之分的,可怜的王爷啊,主子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猫抓住老鼠的表情啊!

    “主子,要不萍儿去找刘护卫?”小萍跟江欣怡商量着。

    “哦,不用了,点住了他的穴道,过一会儿就会没事的,对了,萍儿呀,你厨房剥些花生吧,中午好当菜。”江欣怡赶紧想把小萍打发开,自己就可以好好的收拾这死变态的一下了。

    “好的。”小萍再笨也知道主子这是特意的在赶她呢,只有老实的离开了,心里暗想,王爷,您就委屈一下吧,主子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江欣怡一见小萍离开了,忙急急的走到门口把门栓放了下来,省的小萍来捣乱。

    “我说王爷啊,你不是挺牛吗?怎么现在牛不起来了?”江欣怡围着他转圈圈说着。

    “我知道等几个时辰后,你恢复了,就会惩罚我,喔,我好怕怕,可是怎么办呢,谁让老天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了呢?不好好的享受一下,太浪费了。”江欣怡踮起脚尖凑近他的脸,坏坏的说着。

    见他又眨了眨眼睛,江欣怡心情极好的伸出手,托着他的下巴说:“爷,来,给妞笑一个。”

    “唉,挺帅的一个小伙,可惜,呀可惜,给那么多的女人用过了,不然的话,我还真想吃了你呢。”江欣怡惋惜的说道。

    “这么难得的机会,咱俩玩啥好呢?”江欣怡又开始动脑筋了。

    “哈,我想到了,你等等我,乖乖的站在这里吧。”江欣怡拍着手对他说。然后转身走到梳妆台前,把眉笔呀,胭脂,花粉什么的都放在一个椅子上,把椅子搬到了文瑀鑫的身旁,又搬来一把椅子,放在他的面前,跪在上面,拿起眉笔在他额头比量,“画个什么好呢?守宫砂对你是不起作用的拉,你新婚之夜送给我一朵桃花,我可是喜欢极了,今日为妻也送朵花给你吧,送你根黄瓜也不合适,还是送朵菊花给你好了。”江欣怡忍着笑说。

    于是,江欣怡在文瑀鑫的额头仔细的画了起来,一小会儿的功夫,就画好了,江欣怡忽然感觉面前的这个人呼吸变得急促,眼睛火辣辣的盯着她,没事的,反正他也动不了,哦,这张脸实在是太帅了,浓黑的眉毛,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子,性感的嘴唇,眼睛、啊不,现在的江欣怡可不敢再盯那双眼睛了,刚才跟他的眼睛一对上,她觉得自己在往他眼睛里掉,差点就迷失了心智。

    唉,可惜了画好的菊花是黑色的,江欣怡很不满意,又拿起了胭脂,在他的两腮上涂了起来,几下一折腾,文瑀鑫的脸已经面目全非了,可是江欣怡还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玩心大起,又找来了木梳,站到了凳子上,解开他的发髻嘀咕着:“不是不会梳头吗,今个正好找个脑袋练练,大不了等下接着挨你的鞭子。”

    江欣怡就这样梳了拆,拆了梳的好半天,都没有梳好一个发型,那个还是小萍教她的最简单的一个呢。唉,她疲倦的放弃了,把梳子丢在凳子上,懒懒的坐在凳子上,欣赏着被她整的掺不忍睹的王爷。

    “唉,我问你,昨晚上那个人是谁的人?跟上次那个女的是一伙的吗?你不会把他给放了吧。咱俩之间有啥过结,你能不能对我明说啊,别老是跟我玩阴的好不?”江欣怡现在才想起来问那刺客的事情。

    看着面前的人没理自己,她才想起来自己有可能把他的哑穴也点了,以后还是找个师傅好好的练练这个好。可是要到哪里去拜师呢?她问过小萍了,这里既没有少林寺,也没有武当山,更别提峨眉了。

    就在江欣怡纠结该到哪里学点功夫的时候,门外当当当的再次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可是这次不是小萍,而是刘钧的声音:“禀告王爷,刘钧有要事相告。”

    江欣怡连忙走到门边,倚着门,娇气的说:“小钧啊,不好意思,我和王爷在休息,有什么事下午再说吧。”

    可是当她说完一回身,就撞到了一个人的胸脯上:“啊,你怎么能动了?”江欣怡捂着被撞痛的鼻子问眼前的人。

    文瑀鑫低头托起她的下巴笑着说:“欣怡,为夫有事,下次再陪你玩。”然后把她拉到一旁,打开门走了出去。

    “王爷,你怎么这样?”刘钧惊讶的问。小萍站在刘钧身后嘴巴已经成了o型。

    “还愣着干嘛,赶紧给我打水。”文瑀鑫也想起自己此时是不能出门见人的了。他赶紧返回屋内,江欣怡还怔在那里没有挪窝。

    文瑀鑫走到梳妆台前一照镜子,忍不住的大笑起来,小萍的水也打来了,她不敢抬头看王爷,生怕忍不住会笑出来,所以放下脸盆就想回避出去。

    “小萍,不要走,帮我把头梳好。”文瑀鑫喊住了要逃的小萍,又走到江欣怡的面前,很温柔的说:“欣怡,为夫先把这花洗了,哪天你兴致好的话,再给为夫画上一朵如何?”

    江欣怡木讷的点点头,没言语。

    文瑀鑫这才匆忙的洗了脸,让小萍给梳了头发:“小萍,平日里少根你们主子胡闹,抓紧教她把梳头这个活给学会了。”文瑀鑫严肃的对身后的小萍说到。

    “是,奴婢知道了。”小萍赶紧应承着。

    “欣怡,为夫先走了,等忙好了就来陪你哦。”文瑀鑫对着江欣怡说道。说完快步跟刘钧离开了。

    “啊,过份啊,他居然装样子耍我。”江欣怡大声的咆哮着。

    小萍和没有走远的刘钧都在想,这到底是谁把谁给耍了?到底是谁吃亏了,她怎么委屈成这样了?

    “到底是什么事,这么急?难道那人招了?”文瑀鑫边走边问。

    “嗯,原本也是个硬骨头,可是不知道铁心那厮在他身上撒了什么东西,痒的他就招了。”刘钧答道。

    “是谁的人?西边?”文瑀鑫阴沉了脸停下脚步问。

    “不是,你自己再猜猜吧。”刘钧苦笑着说。

    “那是谁?我的对手这么多,明的暗的都有,除了西边的讨厌她,谁还会这样针对本王的这个王妃?”文瑀鑫糊涂了。

    “我听见时也不敢相信,那人坦白出来的主使人居然是王妃的亲爹。”刘钧夸张的摊摊手,对文瑀鑫说到。

    “什么,是江世谦那个老狐狸?他为何这样做?难道是故意来演的苦肉计给我们看?还是只是派人来联系他女儿的?”文瑀鑫说完,马上就推翻了自己的设定。想到自己昨晚一进院子,看见她拿着木棒疯狂的发泄着,她说的那些话,绝对不是假的,当时自己是那么心疼的抱住了她。

    刚才他鬼使神差的来了后院,顺水推舟的装着被她点到穴位,由着她胡闹,文瑀鑫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就是想看见她胡闹,要不是刘钧来了,他还是会继续装下去的。

    “不是的,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来就是要结果了王妃的一条命的。”刘钧很肯定的告诉文瑀鑫。

    难怪她什么人都不相信了,文瑀鑫的心再次乱了起来,对刘钧说:“走吧,回去说详细点。”他是真的不明白,那个老狐狸为什么对自己的女儿这样做?还是想利用女儿的死來要挟他呢……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