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五十一章 戏惩花少

    第五十一章 戏惩花少

    杯具都是成套来的,远不止这窄窄的巷子,来的不是时候的车子,还有那两个追上来的人,他俩居然都会武功,一看他们主子那个惨样,对江欣怡就开始用心防备了,拉着架子把江欣怡堵在了巷子里,她身后的推车还在勇往直前,似乎这面的事情跟他不搭界。

    江欣怡这个火啊,我说那推车的你是不是耳朵里面塞着mp负啊?前有庞然大物越来越靠近,后有两只狗虎视眈眈,又要防备被车撞,又要应付俩大男人,还没交手呢,她就被他俩一边一个给抓个正着,这就是缺少实战的杯具啊。

    “你们放开我,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瑀王爷的正妃。”江欣怡没办法,只有搬出这个来震震他俩,即便他们不相信,起码也不敢轻易动手打她的。

    “得了吧,就你,还瑀王的正妃?敢拿这个来糊弄我们个俩?”一个讥讽的说着。

    “对呀,你要是瑀王的正妃,那我还是当今驸马爷呢。”另一个哈哈大笑的说。但是两人还真没有打她的意思,就是用力抓住她的胳膊,押着她往外面走。

    出了巷子,那人群还没散去,一见她给抓了回来,不由得都替她惋惜。

    “放开我,江欣怡用脚踢着身旁的人,她发觉无论她怎么踢,他们都没有要发火的意思,看样子没有主子的吩咐,他们也不敢对她怎样,于是她边走,边踢,一脚比一脚使劲儿,还左右轮流着,一点都不偏心,不踢白不踢,那俩人疼的呲牙咧嘴的,也不敢动怒。

    江欣怡被押到那恶少面前,他依旧是脸色苍白,手倒是没捂着胯下,再捂着,那更让四周的看客笑了,只能死撑着,但是两条腿却紧紧的别在一起。

    “死女人,敢把本少爷的玉面挠破相,我也要让你的脸变花。”恶少恶狠狠的对江欣怡说。

    切,还玉面呢,就他那张脸长的跟海南芒果似的,江欣怡不屑的一撇嘴,看见自己的杰作,那猫胡子时,她几乎忘记自己的处境,笑了起来。

    那恶少一见她不怕自己,反而还笑,这个气啊,原来说把她卖到雨花楼去还只是句气话,他怎么舍得,把这么个美人卖掉,他也不缺银子,可是现在她的这表情更叫他怒火冲天。

    恶少从靴子里拿出一把匕首,在江欣怡面前晃晃说:“小娘子眉心这朵桃花开的还真是艳丽,要不要本公子把他它雕的再好看些?”

    “你敢,实话告诉你,我可是瑀王的王妃,你敢动我一根汗毛,试试看。”江欣怡看着眼前的那把匕首,心就有些慌了,赶紧再次拿那个她不喜欢的头衔来吓他。

    “少拿瑀王爷来蒙我,先让我香一个再说。”恶少说完,撅起自己的大嘴就要去亲江欣怡。

    可怜的江欣怡被两个大男人抓住没有办法,只有把头扭开骂道:“滚开,你那嘴那么恶心跟鸡屁股似的,谁跟你亲。”她眼睛瞅准时机,抬脚使劲又踹了过去,妈的踹偏了,踹到了他的大腿上。

    这下可把恶少给惹毛了,这姑奶奶是存心想让他断子绝孙啊,他扬起手上的匕首就要往她的脸上划,江欣怡吓的闭上了眼睛,围观的人都发出了惊叫声。

    江欣怡等着挨一刀的时候,就听见面前嘡的一声响,然后是一声惨叫声。这声音她听出来了,是那恶少的,先前她顶他的蛋时,就是这个音。她又发觉抓着自己的手也在颤抖的松开,怎么回事?

    首先是眼前的恶少手腕被上插了一把飞镖,外面只露了红色的绸带,然后是身边的两个狗腿子满脸恐惧浑身颤抖的跪在地上,一转身,江欣怡看见了救了她的英雄,正是她开口死变态,闭口死变态的文瑀鑫王爷一脸阴沉的正朝自己走来。

    顿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扑进他的怀里,哭了起来:“你到哪里去了,人家都被欺负了。”

    文瑀鑫没有料到她会如此,惊异了一下,用双手搂住了她问:“他怎么欺负你了?”

    江欣怡仰起小脸,指着自己身上说:“他打我,这里这里这里。”手指胡乱指了好几个位置。

    “瑀王爷,饶命啊,小的真的不知道她就是您的家眷啊,小的冤枉啊,真的没有动她一根手指呀。”恶少这才想起来下跪,连忙为自己申冤,也顾不上手腕上的伤了。

    “欣怡,他说没有打你呢。”文瑀鑫看着江欣怡说。

    “他当然不敢承认打我了,我怎么会撒谎呢,我都说是你的妃了,他还打呢,王爷若是不信的话,问问这些围观的人,他有没有打我。”江欣怡大声的问。

    “打了,打了,”好么,那些围观的百姓们异口同声的说着,估计九成以上是生平第一次撒谎。

    江欣怡又转身问那两个狗腿子:“你们说实话,你们主子有没有打我?”

    “打了,打了。”跪着的两个人头都不敢抬,大声的回应着。

    “看吧,不会这么多人撒谎的吧?跟我又没有亲戚关系,这俩还是他自己的人呢。”江欣怡委屈的对文瑀鑫说着。

    文瑀鑫身旁的刘钧暗自笑着,惹上这姑奶奶你就认倒霉吧。

    “瑀王,小的冤枉啊。”恶少跪着爬到文瑀鑫脚边,仰起头乞求着,虽然自己后台够硬,可是跟眼前的人是没法比的,他可是很害怕这位瑀王的。

    “欣怡,你说该怎么罚。”文瑀鑫问胸前那挂着泪珠“楚楚可怜”的可人,实在是不敢再看跪在面前那张滑稽的脸,强忍住不要笑出来,这王妃居然还能挠出花样来。

    怎么罚?江欣怡一看决定权交给她了,那得好好想一下,怎么罚呢?杀了他?好像太过了点,她咬着手指认真的琢磨着。

    “有了,你俩助纣为虐,帮他欺负小孩子,互打耳光二十,啊不五十个,以儆效尤。”她指着那两个狗腿子刚说完,那俩可怜的东西就面对面,啪,啪的对着煽耳光,嗯效率很快,力度也够,江欣怡很满意的点头。

    “王妃,小的要打多少?一百个好了。”恶少巴结的说。

    “你,你就不用打耳光了,毕竟脸上还带着伤呢。”江欣怡很温柔很温柔的说。

    “啊?没事没事,只要王妃解气,小的甘愿受罚。”恶少紧张的说着,拼命想争取打耳光这个任务,因为他看着江欣怡的笑容害怕,总觉得这姑奶奶不会那么好心。围观的人和赶车的老贺都以为耳朵听错了,这不是犯贱吗,不打他,还自己讨打!只有文瑀鑫瑀刘钧知道,这恶少还算是聪明的,可是太迟了。

    “呵呵,不罚你,我看你自己心里也不舒服不是,看你的态度比较诚恳,这样吧,我就罚你个比较容易的。”江欣怡一本正经的对恶少说。

    说完,江欣怡转过身子,伸出双手在文瑀鑫的衣襟里摸,摸出来一看,是一叠银票,她不满意的又塞了回去,也不管他的眼光,越过刘钧,直接走到老贺面前一伸手,老贺愣了一下,没等她开口,就把手上的马鞭递给了她。

    “不要这个,有铜钱吗?借我些。”江欣怡说。

    “铜钱?哦,有的。”老贺拿回马鞭,迟疑拿出自己的荷包递给了江欣怡,刚才看见这王妃教训那俩仗势欺人的狗腿子,他还高兴,正等着看她怎么收拾这恶少呢,她却要铜钱,难不成还要赏那畜生不成?

    江欣怡打开荷包,看了看,里面有几十个铜钱,没有散银子,嗯,她满意的走到那恶少面前,笑嘻嘻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刚才跟文瑀鑫诉苦的委屈样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听说京城里的混世魔王吃瘪了,就连附近做小买卖的店家,摆地摊的摊主,还有几个例行公事巡街的差人也都躲在后面围观了,先来的就耐心的对后来的说前面的情节。

    江欣怡把自己绣花袍子拎起来掖在腰带里,两腿一劈,一手叉腰,一手拿着老贺的荷包,对一脸惊恐的恶少说:“来吧,小子,从这里爬过去,姑奶奶我就赏钱儿,我比你大方,爬一次就成,这里的钱儿都赏你。”

    听明白了她的话,也看懂了她的意图,所有的人都要晕倒,感情这位比地上那位还混,从人胯下爬那已经是莫大的耻辱了,可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从一个女人的胯下爬,那还不如让他死呢,以后什么财运,官运,桃花运都别想了,只有厄运缠身了。

    “瑀王爷,您就看在我姐姐的面子上,给小的求个情吧。”恶少再次给文瑀鑫磕头求救。就算他平日在怎么不顾廉耻,可是也不想从女人的胯下爬的。

    “欣怡,打他一顿出出气就好了,适可而止吧,他姐姐是花贵妃。”文瑀鑫低声对江欣怡说,他估计在场的所有的人只有她不知道他的身份。

    “我管他姐姐什么花贵妃,草贵妃的,是谁也不能这么嚣张吧,再说了我还是皇上的儿媳妇呢,他都敢欺负,今个就是宰了他,你不管我,我还有皇帝爹爹赐的免死牌保命呢,大家伙说说,凭什么他能让那小孩爬,我就不能让他爬?”江欣怡不肯妥协的说着,还煽动着围观的百姓。

    “对,让他爬,让他爬。”围观的人声音宏亮的附和着,江欣怡对自己的啦啦队那是相当的满意。

    文瑀鑫看着地上的人,觉得这家伙真可怜,给了他一个,没办法,你自求多福吧的表情。甚至在想,这个女人好危险,自己如果以后真的继承了皇位,不得民心的话,她绝对是一个危险的造反份子,看样子她的八字可不单单克他一个人!

    恶少一听江欣怡所说之言,就知道今个是混不过去了,上次母亲过寿的时候,姐姐从宫里来就提起过此事,说皇上给了瑀王妃一块贴身玉佩,就是她的免死牌。

    这姑奶奶要真的火起来来个先斩后奏,估计姐姐只能在宫里摔摔花盆,打宫女一顿出出气了。保命要紧,大不了以后不出门了,恶少咬着牙,忍着手腕上的疼痛,把双手杵在地上,闭上眼睛从江欣怡的胯下爬了过去。

    四处顿时一片欢呼,他们忍这花恶少很多年了,终于有人收拾他了,没有一个人认为这位王妃不守妇道,让男人在她胯下爬!

    江欣怡没看见,有位老人还对天拜了一下说:“老天开眼了,赐给我们一位活菩萨。”估计她要听见非得起个半死。

    江欣怡回头看看刚爬过去的花少,一脸死灰的摊在地上,一只手还托着带飞镖的那只手腕,她守信的把荷包里的铜钱撒落在他面前说:“拿着走人,再让我遇见你做恶,哼哼。”

    她才不会看着他是否会捡地上钱儿呢,说完就回到文瑀鑫的身边,四周的百姓也都各自散去,他们估计这条街会安宁很久很久。

    “你还要干什么?”文瑀鑫无奈的看着她很随便的,再次把手伸进了他的腰里,拿出一张银票,叠好塞进荷包,然后走到老贺身边递给了他,老贺没有看见她往里面塞银票,只是笑着接过荷包,能这么惩治那恶少,没了些铜钱算什么!

    文瑀鑫解下自己的披风披在江欣怡身上,拉了她冻的冰凉的小手往马车边走去,却看见马车旁站着的小哥俩,一脸惊恐的拥在一起在哭泣,萧黎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你把他们怎么了?打他们了?”江欣怡瞪着眼睛问萧黎……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