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三十八章 再起风波

    第三十八章 再起风波

    早餐过后,小槐就缠着江欣怡跟他玩耍,福伯和穆芸似乎在刻意的躲避她,江欣怡也不在意,领着小槐坐在院子里教他唱儿歌。

    一直到晌午的时候,福伯喊他俩吃午饭,这才算消停一会儿,午餐很简单,都是些青菜萝卜什么的,唯一有点荤的菜,就是用油渣炒的木耳了。

    “王妃,不好意思,乡下没什么好菜。”穆芸不冷不热的说。

    “阿娘,别这么说,我不挑食的,有什么吃什么。”江欣怡端起饭碗,夹了一筷子青菜就往嘴里扒拉,一看穆芸和福伯的表情就知道他们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可那是实话呀。

    这顿饭可是江欣怡吃的最憋屈的一顿了,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如坐针毡,她不用抬头也能感觉到穆芸与福伯不时的盯着她看,真是的,她又不是坏人,怎么他俩这么提防她?小槐吃饭的时候很乖,一句话都没说,一口接一口的由穆芸喂。

    江欣怡很快就把自己碗里的饭解决掉了,穆芸也让小槐去练字了,江欣怡想跟过去看看,可是却没有跟上去,想帮穆芸收拾碗筷,一对上她的眼睛就退怯了。

    天啊,要崩溃了,那个文瑀鑫虽然很变态,可是江欣怡觉得自己并不怕他,可是面对穆芸与福伯,却为何会这样?江欣怡想不明白,也不想弄明白,只是希望文瑀鑫赶紧回来,然后把她领回那个王府的后院,宁愿独自一人对着那两只鸡,也不愿在这里面对穆芸与福伯,他们让她感觉自己缺氧了,虽然她知道这俩人不是坏人。

    江欣怡逃似的走到院子里,咦,这赶车的老贺什么时候走的?昨晚就没见到,难不成把他们送到这里就回去了?她现在才想起来少个人!唉,应该拜托老贺去后院帮她喂喂那两只鸡,自己这一天一夜没回去,也不知它们怎么样,应该没有黄鼠狼的吧?唉,两只可怜的鸡呀,她这个担心啊。

    江欣怡想到外面走走,反正那个变态王爷也不在,主意打定,她回头往院子里望了一眼,没有人,呵呵,抓紧时间溜达溜达去,她这才注意到,小槐的家是村子最边上的一家,离他家最近的民房最齐码也有两里路,难怪这么清静。

    江欣怡走出了一段路,停下脚步,在考虑该往那个方向走,是往后面走,到那个山坡上去转转?还是往村子里走,去领略一下古代村落的风土人情?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路边的大树后走出来一个农夫打扮的中年男人,中等个头,一脸的连腮胡子,额头上还有一条很大的疤痕,他的出现把江欣怡给吓了一跳,赶紧闪到一旁,给他让路。还好,那个汉子只是瞥了她一眼,就自顾自的往村里走去。

    江欣怡暗笑自己胆小,忽然想起什么,忙对前面喊道:“这位大哥请留步。”

    络腮胡子闻言立马停下脚步,回转身来问:“小娘子唤我何事?”

    “我想问问你,可知道这村子里有没有集市?”江欣怡问。

    “集市倒是有的,但是今日没有,要逢那三六久之日,才有的,但不知小娘子想要买些什么?”络腮胡子说完看见江欣怡面带失望,问道。

    “我想买只鸡,晚上烧来当菜吃。”江欣怡不好意思的说。

    “这倒不难,我家正有几只,原本想等到下个集日卖些小钱,既然你想要,不妨先卖你一只。”络腮胡子笑着说。

    “那感情好了,谢谢大哥了。”江欣怡高兴的说。

    “谢什么,原本也是要卖的,早几日卖掉倒还能省下些玉米不是,小娘子请随我来吧。”络腮胡子说完就往前走去。

    江欣怡心里琢磨,这大白天的,他也不敢对自己怎样的,所以她也就跟上前去。走进村内,只见到几个穿破衣衫的孩子在玩耍,再就是些年纪很大的老人坐在屋前的椅子上,晒太阳。

    “村里怎么只看见老弱儿童?”江欣怡不解的问。

    “京城西面的麒麟山,在建寺院和庵堂,工期紧,工钱也诱人,所以村里但凡有些气力的人,不论男女都去那里做工了。”络腮胡子解释着。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怎么没有去呀?”江欣怡随口问道。

    络腮胡子一听她问这么一句,顿时脸上一僵,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就恢复了,可是江欣怡还是扑捉到了,心里暗骂自己,没有脑子,怎么这么三八?

    “哦,我只是随便问问,对了,大哥你家还有多远啊?”江欣怡赶紧把话叉开问道。

    “不远了,就在村头。”络腮胡子连忙说。

    这时打对面又走来几个男人,身上虽然穿的是破旧的衣衫,脸上的皮肤却都不是很粗糙,他们走的都很仓促,错身而过时,江欣怡看见他们与络腮胡子点头,却没有开口打招呼。

    咦?他们的神态表情,怎么都看不出来是务农的人,江欣怡虽然有所怀疑,却没有多想,兴许人家古代的农民比较有气质吧?她也不想多事了,所以忍着没有开口问。

    终于在外围的一个小院子外停了下来,院墙是土坯砌的,也没有大门,走近院子,里面三间低矮的房子,是那么的破旧,窗棂上的纸张没有一张是完整的,“大哥,你家的鸡在哪里?怎么没看见?”江欣怡看着这院子里的状况实在是凄凉,就像电影里看的鬼屋一样,让她心里发毛,所以她赶紧问。

    “大概都在那林子里觅食呢,小娘子在此处稍等,我去赶它们回来,让你挑一只去。”络腮胡子说着就往外走。

    “你可要快些,不用都赶回来,帮我挑只大的抓来就成了。江欣怡在后面喊。

    也不知道那络腮胡子听没听见,江欣怡见他出了门,也随后跟了出去,她到不是想去帮忙,只是一个人在这院子里害怕。可是她走出院门口,一看,竟然没有了他的踪影,林子离这里还有几百米的距离,他有这么快吗?江欣怡又往四处看了看,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江欣怡只有在原地等了,不然等下他把鸡抓来,再找不到她,还不得骂她是骗子啊。其实这鸡不是她嘴馋了想吃,是想给小槐补补,那么小的孩子,吃的那么差,亏他还是王爷的儿子呢?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又开始骂文瑀鑫,再怎么样也不能这么对待孩子呀,你说你成天在京城里大鱼大肉的吃,却让个没妈的孩子吃萝卜青菜,你这爹当的也太不合格了!

    她就这样原地打转的等呀,可是等的双腿发麻了,都没见他的人影,这是上哪里抓鸡去了?不会被鸡把他给抓走了吧?江欣怡不敢再等下去了,她担心文瑀鑫会突然回来,别的不担心,可是人家这不才给了她行动自由吗?可以在府里走动,还可以上街,就是昨天在酒楼逮住她,不也没太为难她么,再说了,要是惹他生气发火了,再次限制她的自由,想出去还的爬墙,那爬墙怎么也没有正大光明的从大门进去好呀,跟个做贼似得,回头那五十两的月钱再被他给扣了,才冤枉呢,这位私企老板就是不靠谱啊。

    反正那人也知道她是谁家的客人,等下会拎着鸡去寻到小槐家去的,江欣怡打定主意,赶紧往回走,好在那路很好记,挑宽的这条一直走就不会错的。

    刚刚走到村中央,就看见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偎在一位老奶奶的怀里哭。唉,这么大了还哭鼻子?

    江欣怡暗笑那孩子没有出息,即将走过他们身边时,那孩子说的一句话,像个炮仗扔进她耳边一样,震得她差点晕倒。

    “奶奶,村尾小槐家来了很多的人,在打架,都用的刀剑,还死了人呢。”那孩子呜咽着说。

    “就知道他家不是一般的人,在这里住了这么些年,都不跟大家交往,独来独往的,一定是在躲避仇家,小狗蛋,你爹娘都叮嘱你多少回了,让你少往那边走,赶紧的进屋躲着去,记住,以后谁问都说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懂了没?村里都是老的老,小的小,谁能顾得上他们,唉,这世道啊!”老太太颤颤巍巍的拄拐站了起来,一抬头看见一脸惊恐的江欣怡,赶紧拉着那个小狗蛋进了屋,门嗙的一声就关了起来。

    小槐,你不要有事啊,江欣怡祈祷着,撒开脚丫就往回跑,哪里还管形象问题,此时的她心里没有因为有杀手而害怕,只是想见到小槐那孩子,这个时候躲起来不是不可以,但是那样子的话,小槐真的遇害了,她知道自己会做一辈子的噩梦的,会内疚一辈子,尽管那孩子不是因为她才遇害,为何会如此担心他?才认识一天而已,仅仅因为他也是没娘的孩子吗?还是因为他喊了自己一声娘呢?

    江欣怡不知道答案,也没有心思去找答案,她以田径比赛短跑的速度使劲的跑,希望小槐没事……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