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三十五章 乡下的夜晚

    第三十五章 乡下的夜晚

    江欣怡推开门,星光下一个小院落的轮廓朦胧的展现在她的面前,夜空上挂着一轮小船样的月牙,虽然糊里糊涂的来到这陌生的环境里,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到恐惧,反而觉得心情很平静。

    “睡醒了?”文瑀鑫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把她拉回了现实。

    “嗯,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江欣怡依旧看着天空问身后的人。

    “说了你也不知道,跟我来。”文瑀鑫走上前来拉起她的手走进另外一间屋子。他们一迈进门槛,小槐就扑到文瑀鑫身边看着江欣怡问:“爹爹,这个哥哥是谁呀?我怎么没见过?”

    “小槐,不许瞎喊。”老妇连忙训斥。

    “阿娘,没事的。”文瑀鑫松开拉着江欣怡的手,对老妇说道,同时抱起了一脸惊恐的小槐。

    阿娘?爹爹?这都哪跟哪儿啊?把个还没完全醒酒的江欣怡给弄糊涂了。

    “哥哥,小槐叫错了,他是小槐的叔叔,不是小槐的爹爹,哥哥不要告诉坏人啊。”小槐眼泪汪汪的恳求着江欣怡。

    哥哥?哦,对了,江欣怡这才记起自己此时是男儿装。文瑀鑫跟这些人什么关系,她根本就没有兴趣知道,反正跟她也没有什么关系。

    “老奴给王妃请安,小孩子不懂事,还请您不要怪罪。”老妇站起身对江欣怡说,福伯也跟着站了起来,却没开口。

    “没事的,小孩子嘛,有什么怪罪不怪罪的?”江欣怡无所谓的说。

    看着眼前玉雕粉琢似的小孩子,她倒是母爱大发了,孩子的心是最纯洁的,于是她对小槐怕拍手,“小槐是吧,来哥哥抱。”

    小槐一听这话,马上就抬头看文瑀鑫征求他的意见,见他笑着,就对着江欣怡伸出了小手:“我要哥哥抱。”

    江欣怡伸手接过孩子,很自然的就在他的小脸蛋儿上亲了一口说:“真乖。”

    江欣怡光顾看怀里的小槐了,根本就没注意,屋内的王爷、老妇、福伯有一个算一个的全都感到不可思议。

    “哥哥,我们烤火去。”小槐指指屋子中间的一个火盆,那是福伯怕文瑀鑫冷,才弄起来的。

    江欣怡抱着孩子坐在火盆边的椅子上,这才打量起屋内的几个人来,先是那老妇,年近五十几岁的样子,虽然身上的衣着是普通布料裁制的,头上也只是插了一根很普通的银簪,脸上已经有了少许的皱纹,但是还能看得出年轻时绝对是个美人胚子,俗话说,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这老妇身上散发的气质告诉江欣怡,她,绝非平常的农妇。

    再看那白胡须的老伯,慈眉善目的,像个圣诞老人,年纪虽大,却看不出老态龙钟之相。

    江欣怡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两位对她,似乎没有好感,眼神里有些鄙视和仇恨,尽管他们已经在刻意隐藏,唉,还是怀里的小男孩好,老实的偎在她的胸前,很开心的样子。

    “王妃没吃晚饭,一定饿了,老奴这就去做,只是这乡下也没什么好东西,王妃不要嫌弃才是。”老妇说着就要往门外走。

    “阿娘等等。”江欣怡鹦鹉学舌般的跟着文瑀鑫喊那老妇阿娘。

    那老妇闻言又是一怔,随即回道:“老妇名叫穆芸,王妃有何吩咐尽管说,这阿娘,老身实在是不敢担当。”

    切,这是干什么?我这不是不知该怎么称呼你吗?真是的,面都没见过,有什么深仇大恨啊这是?江欣怡心里有些不爽,可是也不想跟她计较。

    “没什么,我也不是很饿,就不必麻烦您了。”江欣怡的说。

    一时间,屋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老妇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也有些后悔刚才所说的话,可是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了。

    “欣怡,不要孩子气了,阿娘是我的奶娘,而你是王妃,这么称呼,她不适应。”文瑀鑫在一旁说了一句自相矛盾的话。

    江欣怡扭头看着他,心想,我怎么就孩子气了?你又没告诉我如何称呼她,倒成了我的错了,你还解释什么呢?她分明就是对我有成见。

    小槐也觉察到江欣怡生气了,他仰起小脸,讨好的看着她笑,饶是江欣怡再任性,也不忍心了,“小槐几岁了?”她用手指点了他的小鼻子一下,问。

    “五岁了。”小槐害羞的回答。

    “哥哥,几岁了?”小槐天真的问,王妃这个词的定义他还不是很懂,也许是哥哥的名字吧!

    “嗯,哥哥嘛比你大十一岁,你说说看,哥哥今年几岁?”江欣怡逗着他说。

    小槐眨眨眼睛,想了一下,大声的回答:“小槐知道,哥哥十六岁。”

    “哇,小槐真聪明,来奖励一个,唄。”江欣怡夸张的又亲了小槐一下。

    还站在门口的穆芸迟疑了一下,走了出去,随后福伯和文瑀鑫也都跟了出去。江欣怡装着没看见,继续逗小槐。

    门外,文瑀鑫走到穆芸的身边安慰着:“阿娘,她就是这性子,您别往心里去。”

    “瑀儿,刚才之事其实是我不对,不知怎的,看见她就会想到江世谦那贼人。”穆芸带着歉意说。

    “阿娘,不要这么说了,我也是一样的,都不知该怎样面对她。”文瑀鑫叹了一口气说道。

    “进屋吧,外面凉。”福伯在一旁说。

    三人这才一起走进屋内,里面的一大一小正玩的开心,小槐站在江欣怡的面前,江欣怡坐着,俩人形象的挥动着手臂,“两只小蜜蜂呀,飞在花丛中呀,左飞飞,又飞飞,飞呀,啵啵,飞呀,啵啵。”江欣怡的声音加上小槐的童音,如天籁之音冲击着门口三个人的耳膜,啵啵的时候,还真的就嘴对嘴的亲着,看得三人目瞪口呆。

    “哥哥,你怎停了,咱接着玩呀。”小槐扯着江欣怡的手说。

    “小槐,过来,爹爹抱抱。”文瑀鑫对小槐伸手说。

    “不要爹爹抱,我要哥哥抱。”小槐很不给面子的扑进了江欣怡的怀里。

    文瑀鑫摊摊手,看看穆芸,暮云与福伯也都在琢磨,这小家伙怎么跟她这么投缘,连最喜欢的王爷爹爹都得靠边站了!

    三人各自又围着火盆坐下,江欣怡抬头正好对上穆芸的目光,她明显感到,对方的眼神里少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多了些疑惑,江欣怡回以一个友好的微笑。

    “要不老奴去给您做碗鸡蛋面好了。”暮云试探着问,生怕她会记仇的拒绝。

    穆芸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看她能这样的对待小槐,不管是伪装的,还是真心的,小槐那么的开心才是最要紧的。

    “不用麻烦了,我不要吃。”江欣怡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她没有看见文瑀鑫阴沉下来的脸,也没看见福伯紧皱的眉头,只是忽然对着有些不自在的穆芸嘻嘻一笑说:“我想跟您讨样东西行不行啊?”

    “王妃这是哪里的话,但不知所要何物?”穆芸连忙问。

    “那个红薯可不可以给我几个吃?”江欣怡不好意思的往门旁边的角落里指了指,她刚才就看见了,没想到居然能见到这东西,她可是最爱吃了,上高中的时候,学校门口卖烤红薯的大婶看见她就乐。

    “红薯?哦,王妃说的是红瓜吧,我还以为要什么呢,您等等,我这就去给蒸一锅。”穆芸松口气的说道。

    “不要蒸的,我自己来,嘻嘻,还怕是你们留的种呢,没敢动,不然现在都可以吃了。”江欣怡嘟嘟囔囔的站起身,把小槐放进文瑀鑫的怀里,自己走过去,蹲在那堆红薯前,挑了几个小点的,又捧到火盆边上,用铲子在炭火边上挖了个坑,把红薯放了进去,再培上炭火。

    三个大人都看戏似得瞧着江欣怡,唯独小槐试图挣脱文瑀鑫的双臂,他还想去找这个哥哥,可是文瑀鑫对他摇摇头,暗示不可以,他只有乖乖的看着这个哥哥守在火盆边上等红薯,可是他就不明白,那东西也不怎么好吃呀,为何哥哥这么喜欢呢?

    江欣怡哪管这些,她的注意力都在火盆里了,过了不大会儿的功夫,红薯的香味就飘了出来,应该差不多了,江欣怡小心的把红薯挖了出来,试探的捏了捏,里面是软的,嗯,那就是熟了。

    她丝毫没掩饰自己的馋猫样,虽然很想动嘴开吃,可是还是忍着问别人,“可以吃了,你们谁要来一块?”

    福伯笑着摇头,穆芸连忙摆手,文瑀鑫额头好几条田陇,小槐也不感兴趣的摇头。

    都不要?那更好,我自己吃,嘻嘻,江欣怡拿起一块,托在手心上,烫得她左右换了几次手,轻轻的拍了拍上面的灰,撕开一块吃进嘴里。

    穆芸没想到她竟然连皮吃,想开口提醒她一下,可是慢了半拍儿,人家早就塞进嘴里了,只好掩了嘴偷笑,再瞟文瑀鑫一眼,他倒是淡定许多。

    江欣怡的饿狼吃相让福伯想到了闹饥荒,穆芸想起了她刚才说不饿,这哪像不饿的样子?她很想把文瑀鑫拉到外面问问,是不是搞错了,这个真的就是江世谦的女儿吗?

    嗯,真好吃,火盆旁的几块红薯被消灭光以后,江欣怡不放心的又拿起铲子在火盆里扒拉,怕有拉下的,确定没有漏网之鱼后,她满足的拍拍手上的灰,心想今晚怎么睡呀?

    “好了,盆里也没有炭火了,该跟我去歇息了。”文瑀鑫把睡着了的小槐交到穆芸的手上,对着江欣怡说道。

    啊?睡觉?跟他去睡?江欣怡傻眼了,却不知该怎么拒绝,刚才在外面她也注意到了,这里似乎没几间屋子,估计也没有多出来客房。

    “我,已经睡醒了,你自己去睡吧,我去外面看星星。”江欣怡语无伦次的跟文瑀鑫商量着。

    “就要入冬了,很冷的,看什么星星?”文瑀鑫坏笑着问她。

    江欣怡眨眨眼睛,走到暮云的身边嬉皮笑脸的说:“要不我跟你睡吧,我睡觉很乖的,不打呼噜。”

    “我那床比较窄,何况还有个小槐。”穆芸笑着拒绝。

    就在江欣怡郁闷的时候,文瑀鑫笑着走到她面前,拿出帕子帮她擦嘴唇四周的黑印子,很滑稽,像是长了一圈胡子,他估计,如果江欣怡换个身份,穆芸和福伯早就忍不住要笑出声了。

    “不要为难阿娘了,放心我不会碰你的,你不会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吧?”文瑀鑫贴近她的耳边坏坏的说。

    “哼,谁怕你了。”江欣怡一把推开他,跑了出去。

    “看来领你来是对的。”文瑀鑫自言自语的说。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