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三十四章 跟王爷出差

    第三十四章 跟王爷出差

    说不怕,那是撒谎,在那个古老的朝代,一个王爷的妃子跟一群大男人在酒楼喝酒,简直是不像话的事情,怎么办呢?变态王爷这才给她自由,她就来了这么一手,这不是存心给他找堵吗?

    “怎么,喝多了,走不动了?”文瑀鑫见她磨磨蹭蹭的样子,压住心里的怒火问。

    喝多了?对呀,我可不是喝多了嘛。文瑀鑫的一句话顿时提醒了不知所措的江欣怡,她立马说,“好晕啊。”然后华丽丽的往地上瘫,心想,哥俩总会有个把她接住的吧。

    果然,这个宝她押对了,在她没有瘫到地面上之前,被人抱住了,是谁她才不关心呢,没摔着就好了。

    “臣弟先行告退。”江欣怡的头顶传来文瑀鑫的声音,她把脸往里一歪,偷偷的咧咧嘴。

    看着文瑀鑫抱着人走后,文靖乾自嘲的一笑,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也就跟另外五人告辞了。

    “怎么回事儿呀,这是,我都糊涂了。”商可说。

    “对呀,没听说瑀王也有断袖之癖呀,怎么他哥俩在挣一个小哥?”郑大海也惊讶的说。

    “你们还真别说,那个姓易的小子,还真是俊俏,连声音都那么好听,要是给他换上女装,谁看了不动心啊。”李达激动的说。

    “唉,这要是让两宫娘娘知道他们的儿子在挣同一个小哥,非得气疯了不可。”一直没言语的古乐插嘴说道。

    再说那江欣怡,被文瑀鑫抱出酒楼后,她没敢睁开眼睛,她很想看看楼下的那些吃客,在看见瑀王抱着个男人时,会是个啥表情?好在文瑀鑫的马车就停在门口,一出就楼就进了车厢。

    车厢里,文瑀鑫依旧把江欣怡抱在怀里,其实他知道怀里的人是装的,见她这么老实也就没有揭开她的谎言。

    “爷,咱现在去哪里?是不是先送王妃回王府?”车厢外刘钧骑在马背上问。

    “不用了,还是去那里吧。”文瑀鑫略微思考了一下,对外面说道。

    于是江欣怡就听见耳边慢慢的没有了集市的吵杂声,只有马蹄声和马车轱辘的吱嘎声,这是去哪里?不管了,在他们手上,还不至于把她给卖了吧?于是江欣怡原本有些醉意,加上车厢的晃动,王爷身上的熏香,和他温暖的胸膛,渐渐的她竟然睡着了。

    文瑀鑫听着她的呼吸声,轻轻转过她的脸颊,用手指拨开挡在额前的玉佩,抚着那朵艳丽的桃花。

    昨夜闹鬼之说,他已经知道个大概了,没弄明白的是,那个董五在夜里去后院干什么?为何会在她泼了洗脚水之后,就惊吓过度,成了那般样子?这张小脸也没有那么可怕呀。

    天亮以后,他领刘钧去萧黎的寝室,因为已经吩咐萧黎,只许他晚上盯着后院,白天会另外安排人手,给他换班的。可是当他们走进屋子里,发现萧黎根本就不在,他们又去了江欣怡的住处,同样没人,既然说允许她自由出入了,她应该不会再爬墙了吧?问了守门的侍卫,才知道,一大早的时候有一位俊俏的公子从府里走了出去,萧黎也在那时出府了。

    得,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萧黎是跟她出去了。

    文瑀鑫下朝回来,从守门的侍卫口中的知,俩人都没有回府。那时又接到飞鸽传书,他必须出府,路过聚仙楼时,就看见守在外面的萧黎,文瑀鑫本想让他继续守着,可是一想到今日早朝的时候,朝堂上也没见到太子的身影,那么就是说太子和她在一起。不然怎么会这样巧,她上俩次街都去那聚仙楼,而且两次太子也都在。

    不知怎么的,文瑀鑫竟然会下了马车走进酒楼,他特别想亲眼证实江欣怡和太子单独在一起,看见楼下的两个带刀护卫说明了太子也真的在楼上,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雅间里不止是他俩,还有五个人,而且他都认识。

    进雅间后,太子和那五个人脸上没有特别的尴尬,看样子只有太子知道她的身份。而他的正王妃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敢回头,却不是惊恐的表情,末了,她竟然无赖的装醉。让久经沙场的他对她却无计可施。

    马车行驶了近一个时辰,来到一处小村庄,在一间最后面的房子门口停了下来,屋后就山坡。

    篱笆墙内走出一位年近五十的老妇人迎了上来,对赶车的老贺点点头,当她看见掀开帘子的车厢里,文瑀鑫怀抱一男人跳下车时,询问的眼神往刘钧看去,刘钧只笑不语。

    “阿娘。”文瑀鑫亲热的对那老妇人喊道。

    “你又乱喊,也不怕被别人听见。”老妇人佯装生气的说。

    “这里不是没有别人吗?”文瑀鑫笑着反驳,抱着江欣怡就进了旁边的屋子。

    老妇人跟了进来,看着他把江欣怡小心的放在床上问:“瑀儿,这个是你朋友?好生俊俏,像个女娃娃似的。”

    “阿娘,她是瑀儿的正妃,顽劣的古怪,在酒楼里贪杯,正巧我遇到,就把她也捎带过来了。”文瑀鑫边说,边帮江欣怡盖上被子。

    “这就是你新娶的正妃?那不就是江世谦的女儿,你对她有心了?”老妇人不放心的问。

    文瑀鑫搂着老妇人的肩膀,示意她出去再说,走前又回头往床上看了一眼,他不会知道江欣怡有酒后傻睡的习惯,通常没有外界打搅的情况下,她可以连睡两天,她妈就说她是瞌睡虫投胎的。

    “子琪回来了没有?”老妇人问。

    文瑀鑫摇摇头开口问:“小槐去哪里了?怎么没见到?”

    “他呀,跟福伯去后村买酒去了,铁豹马上就会来的,要不你们今晚就住在这里吧?”老妇人笑着说。

    外面赶车的老贺,已经把车厢卸下,牵着两匹马去后山吃草,刘钧拍拍自己的坐骑,那马儿懂事的跟在老贺后面。

    没过多久,打外面来了一个破衣邋遢的乞丐,见到文瑀鑫就抱拳:“三爷。”

    “铁豹?你小子还真是变化多端,上次见面你是个游走四方的郎中,今日又成了乞丐,佩服。”文瑀鑫惊喜的走过去给他一记拳头。

    “哪有什么办法?还不是托了你的福。”铁豹翻翻白眼说道。

    “走里面说去。”文瑀馨搂着他的肩往后院走去,刘钧斜靠在院外的一颗树下没有跟进来。

    屋内,老妇人帮他们沏了茶,就笑着离去,顺手关了房门。这时大外面进来一位白胡子的老人,一手拎着酒坛,一手牵着个四五岁大眉清目秀的男孩子,男孩子一进院就跑到老妇人的面前问:“奶奶,爹爹在哪里?”

    “嘘,小槐,小声点,忘记奶奶怎么对你说的了?你爹爹现在跟铁叔叔在说话,不能去捣乱的,小槐乖,等会儿就能见到爹爹了。”老妇人怜爱的摸着小槐的头说道。

    “嗯,小槐知道了,小槐会乖乖的等,小槐没有忘记奶奶的叮嘱,别人在的话就管爹爹叫叔叔,别人问爹爹的事情,小槐就说不知道,就是打小槐的屁股,都不说。”小槐像个小大人一样,一本正经的说道。

    “福伯,帮我把手,去准备晚饭,多加几个菜,里面还有一位客人呢。”老妇对那白胡子的老人说着,还用手指了指江欣怡睡的那间屋子。

    “是谁?怎么会在那间屋子?”福伯不解的问。

    “是瑀儿的正妃,说是贪杯睡着了。”老妇告诉他。

    “那不就是?”福伯不相信的问。

    “对,瑀儿说了,就是那江世谦的二女儿。”老妇替他说出下半句。

    “那他怎么会把人领到这里来?”福伯更加弄不明白了。

    “我也觉得奇怪,不过你也知道瑀儿的脾性,应该有他自己的道理吧,咱就不用多管了。”老妇说着,拉过一旁的小槐,对他指指门外大树下的刘钧说:“去,找刘叔叔玩吧。”

    夜幕降临时,文瑀鑫才与铁豹走出房间,到了前院的客厅里,桌上已经摆好的菜都用碗儿扣着,看样子已经烧好许久了。

    小槐高兴的扑了过来,文瑀鑫赶紧把他抱起,“想爹爹了没?有没有练习写字?”他问。

    怀里的人连连点头说,“爹爹,要不小槐去把写好的字拿来给您看?”

    “小槐,爹爹饿了,先让爹爹吃饭吧。”福伯在旁边说。

    “哦,小槐知道了,小槐要跟爹坐在一起。”小槐撒娇的说。

    “阿娘,她还没醒?”文瑀鑫。

    “还没有,我去看过了,睡的还真香,要不要我去叫醒她,一起吃晚饭?”老妇人笑着说。

    文瑀鑫摇摇头说:“算了,让她睡吧,我们吃吧。”

    漫天繁星出现的时候,江欣怡醒了,不是自然醒,也不是饿醒的,她是让尿给憋醒的,正开双眼后,就傻了,这里是哪里?反正不是她自己的卧室,她拍拍额头努力回想着,她跟太子和他的朋友们在酒楼喝酒,然后,那个变态王爷找上门来,然后她装醉倒下,被他抱出酒楼,上了马车,然后就不知道了!

    自己不会被他给卖给人家做小妾了吧?不会的,男人都有占有欲,尽管对她没有感情,他也应该不会把自己的女人送到别人的身边的。

    要不就是被他给杀了,然后她又穿越了?这样倒是很不错的。

    江欣怡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下了床四处打量着,房梁很旧,但是屋子里的摆设倒是很干净,整齐。就这么一间屋子里就点了好几盏油灯,这么浪费啊?她看见旁边还有一道门,掀开帘子,就看见了一个漂亮的马桶,紫红的桶身,上面还画了花草,这东西在她嫁入王府那天见过一个,是在新房旁边的小屋里,第二天去了后院,用的就是个旧的。不过她不纠结,就一个马桶而已,再漂亮也不能当花盆摆在窗台上不是?

    她解决完内急,这才想起来推开门,看看到底身在何处。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