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三十二章 第一步ok

    第三十二章 第一步ok

    深秋的早晨不再是凉爽,而是让早起的人感觉有些冷,瑀王府的院子里最早起床的大概就三个打扫落叶的下人,三个人边扫边往两旁的树上看,估摸着还要多久它们的叶子才能掉干净。

    “全子,昨晚你睡的好么?我跟大贵两个人怎么都睡不着,鬼倒是没见到,我俩是让董五那厮吓的够呛,娘的,他连惠夫人的小黑都给宰了,你没见他那样子,哎呦,现在想想都心惊肉跳的。”一脸麻子的人小声的对那个只顾低头扫地的青年说。

    “我昨晚跟本就没睡,在柳夫人的院门口站了一夜的岗,她还赏了我五十个钱儿,这鬼见天的闹才好呢,俺就能攒够钱把自己给赎出去了。”全子开心的说着,还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摸摸,确认那五十个铜板还在。

    “还有这好事儿?不行,回头我也问问魏婆子,看看哪位主子要值夜的。”麻子羡慕的说。

    “那小黑狗是惠夫人的心甘宝贝,她一定伤心的够呛,回头到王爷的面前一撒娇,我看那董五还是不要清醒的好,不然,没有好果子吃。”大贵用手上的扫把拨动着地上的一片落叶说。

    “大贵,这个你就不用为那姓董的劳心了,谁动了那小黑一下,就会挨巴掌的,唯独他不会的。”麻子故作神秘的说。

    “麻子,你这啥意思?”全子和大贵一起问。

    “啥意思?你俩真的在这里装傻呢?”麻子撇撇嘴说。

    “不会吧,你的意思是董五那家伙跟惠夫人有一腿?”大贵怎么都不能相信,谁有胆子敢动王爷的女人。

    “所以说你俩太嫩,这事俺早就知道了,就是不明白,姓董那小子去后院干嘛?吉管家已经特意吩咐过,任何人没经过允许都不许去后院,可是他为何还在夜晚去那里?难道说他又在打正王妃的主意?”麻子捏着下巴说。

    “什么,你是说他昨晚上去了后院,那就是说那个鬼是在后院。”全子不敢相信的问麻子。

    “是我亲眼看见的,你俩不是不知道,我跟厨房的兰娘好了几年了,都是奴才,也不敢跟王爷开口说,只有逮到空闲的时候找处偏僻的地方说说话,昨夜里刚说几句,就听见那尖叫声,看那人的身形,就是董五错不了。”麻子一想到被董五搅了好事就恨得牙根痒痒。

    “麻子,王爷正在查昨晚的事呢,你怎么不去告诉他?”全子好奇的问。

    没等麻子开口,大贵在他头上敲了一记栗子骂道:“你笨啊你,那不就等于告诉王爷他和兰娘在私会?”

    “唉,咱都是下人,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今个儿我对你俩说的话,就是烂在肠子里,都不许说出去,知道了没?”麻子严肃的叮嘱着。

    大贵和全子连连点头,外面都还有老爹老娘等着他们的月钱养家糊口呢,命是贱命,却也得好好的活着,哪怕不是为了自己。

    三个人本是闲来无事扯扯蛋,可是却发现,今日闲扯之后,心情没有愉悦,反倒越发显得沉闷,各自都想起了自己的处境,麻子有了心仪的女人却只能偷偷摸摸的说说话,全子想起了乡下病重的老父亲,大贵则担心着,年紧十三岁的妹妹,给娘治病欠下的债年底还不上的话,妹妹就得抵债给那李财主做小。

    一时间,三个男人都变成了哑巴,各怀心事的拼命扫地。

    身后一个声音打破了沉静:“哇,你们起得可真早啊,扫地的时候先撒些水,不是就没有这么大的灰尘了么。”

    三人回头一看,说话的竟是一位面如凝脂,眼如点漆,唇红如火,齿白如雪的公子。

    麻子三人相互看了看,在王爷府做事这么些年,没见过这位漂亮的公子呀,真的,他们三人也都弄不懂为何会想到用这么词语“漂亮”来形容一个男性。却不知这人就是瑀王府的正王妃,话说这也怨不得他们,谁让她一进府就被弄到后院去了呢!就是见过面,谁又能想过正王妃会如此打扮?

    “不知公子是?”全子和大贵没有麻子老成,他先恭敬的对着江欣怡施礼,然后问道。

    “我啊?我是你们王爷的亲戚,现在要出去转转,回头见。”江欣怡面带微笑的说完,挥挥手就往大门口走。

    “公子慢走。”麻子三人连忙又施一礼说。

    “王爷的兄弟,朋友咱见的多了,可是这位眼生的很,不过这位公子人真善,会跟咱下人打招呼。”大贵感慨的看着远走的背影说道。

    全子和麻子一起点头,表示同感。

    门口的两个侍卫正等着换班的,跺跺酸麻的双脚,却也不敢发牢骚,一抬头就看见装扮成俏公子的江欣怡朝他俩点点头,然后迈着八字步,往街上走去。

    “这位小哥是谁?怎么没见过?”等江欣怡走远,一个稍胖的侍卫问另一个。

    “兴许是王爷的亲戚吧,应该是昨天白天来的,咱哥俩当然没见到,不用担心,咱就守好门,不要放进不相干的人就行了,不过谁敢到咱瑀王府来捣乱啊。”另一个侍卫说。

    话音刚落,就见萧黎走了过来,“萧大哥,这么早出去?”胖侍卫问。

    “嗯,我有事,回来聊。”萧黎脚步停都没停,丢下一句话就大步往前赶。

    “呵呵,萧大哥这么匆忙一定是去抢东街曲家的头笼包子。”另一个侍卫打趣的说。

    第一次公开从王府的大门走出来,江欣怡的心情极好,之所以穿了男装,是为了在外面方便,幸好这套男装没有被那变态王爷收了去,不过,以后还要多准备几套男装,不能每次出门都是这身行头吧,江欣怡在心里盘算着。

    她这次出门,把她所有的银票都揣在了身上,夜长梦多,得赶紧存到外面的钱庄,上次已经跟那钱庄的老板打过一次交道,直觉告诉她,那老头不错,值得信赖。

    可能因为太早,街上的人还很少,路边只有几个卖菜的,一个卖柴的,还有担豆腐挑摆着。

    身边少了小萍还真的不习惯,可惜不能领她来。

    江欣怡又走到上次光顾过的包子铺,往里一看,还好,桌子都还空着,看样子今天可以坐在店里吃了,于是她抬脚就进去了。

    “哎呦,公子,是您来了。”小二高兴的走过来招呼她。

    “咦,你还记得我?”江欣怡也很高兴,她能感受到这小二不是虚假的客套。

    小二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客人就见得多了,可是像您这样模样俊美,心地又好的,可难得有,您上次不是还领着刘家那小哥俩来买包子了吗,所以,小的对您的印象就特别的深。

    “今个儿想吃点什么?小店有包子,米粥,豆浆。”小二热情的问。

    “有没有饺子?馄饨?”江欣怡问。

    “哦,公子想雇轿子?那简单,等您吃饱了,我立马去给您找去。混沌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小二一脸认真的对江欣怡说。

    江欣怡无奈的摆摆手对他说:“没什么,我不要轿子了,你还是给我拿五个包子吧,再来碗豆浆,要甜的。”

    小二立马对笼屉边的一个妇人喊,“娘,给这位公子来五个鲜肉包子。”自己则跑到一旁帮江欣怡盛粥去了。

    感情他是少东家,还真看不出,江欣怡自嘲的摇摇头,感叹着,这是什么鬼朝代呀,包子都有卖,为啥就没有饺子呢?她可是想吃了,自打上次回府,萍儿走后,她也没心思包饺子了吃了。

    吃了热乎乎的包子,喝着香喷喷的米粥,江欣怡看着客人越来越多,连忙买单给别人腾位置,她走到店门口,忽然想问问那个小二,关于那姓刘小哥俩的情况,可是,店里客人这么多,小二在店里正忙的要命,所以她只好先放弃了这个想法。

    还好这条街上次逛的够仔细,所以,江欣怡很快的就找到了上次兑换散银子的瑞宝钱庄,看看里面还没有顾客,就走了进去。

    “公子,请问您是存还是取?”一个中年男子迎上来问。

    “怎么没见那位大伯?”江欣怡问,眼睛往四处张望着。

    “您是在找我爹?其实有什么事跟我说是一样的。”那男子不解的问。

    “你爹他不在?那我下次再来好了。”江欣怡有些失望的说。

    “公子稍等,我差人去喊。”那男子回头对柜台里的一个小伙计招招手,“去,把老爷子请来,就说客人在等。”

    江欣怡坐下,慢慢的品尝着香茶,也不知到是啥茶。

    一盏茶没喝完,老庄主就来了,看着他额头上密集的汗珠,和他不匀的呼吸,江欣怡有些内疚,可是没办法呀,她的全部家当可不能交给不放心的人。

    人,那个三王爷,她是不指望的,这财再空了,那才叫悲剧呢。话说她攒下这点家底容易吗?那可是她冒死从三王爷、和江玉郎身上敲来的,加上嫁妆里的一共是三万二千两白银。

    所有的银票都拿来了,王府内还有几个金锭子,首饰,还有久串压箱底的铜钱,没有意外的话,绝对够用了,主要的还有每个月五十两的月钱,没离开王府,就有她的份不是吗?

    呵呵,跑到古代一不小心,还当了万元户了,理财她不行,敛财她还可以,江欣怡对自己还挺满意的。

    “我道是何人,原来是公子您啊。”老庄主用帕子擦掉额头的汗,笑着对江欣怡说。

    “没办法,我就觉得跟您投缘。”江欣怡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说道。

    “好了,你去忙你的,我来招待这位公子就行了。”老庄主对儿子说。

    少庄主闻言立马离开,没再多啰嗦。

    “公子今日打算兑换多少散银子?”老庄主很慈祥的问。

    “嗯,跟上次一样的。”江欣怡掏出一个金锭子,放在面前的茶几上说道。

    老庄主对着柜台方向一招手,里面的小伙计赶紧走来问,“庄主有何吩咐?”

    “去,帮公子兑成散银子。”老庄主说道。

    小伙计拿着金锭子走进柜台,还没忘记回头看看江欣怡,心想,这钱庄里来的人多了,啥有钱人也没像这位,这么麻烦,换散钱而已呀,少东家都不行,非得麻烦老庄主。

    江欣怡当然读懂了小伙计的意思,她可不在乎,懒得跟他计较。

    “庄主,您看我就兑换点散钱而已,却偏要麻烦您,您不介意?”江欣怡打趣的问。

    “来的都是客,公子这样做是瞧得起小老儿,以后来只管找我,平日里我都在庄里,难得出去的。”老庄主说着,拎起身旁的茶壶,又给她的茶杯里冲了热水。

    江欣怡把身子往老庄主身边倾了一下,老庄主一愣,随即他明白过来,这公子有话不想给别人听见。

    “老庄主,我呢有点家当,放在家里不放心,想放在您的钱庄里,又不想被别人知道,您看?”江欣怡轻声的说。

    “公子是现在存?还是另外选个日子?”老庄主问。

    “现在。”江欣怡点头说。

    老庄主听了没言语,而是让柜台里的小伙计和在那里打算盘的儿子照顾一下外面,然后领着她走到内间,江欣怡从怀里掏出银票交给老庄主。

    不消一盏茶的功夫,手续就办妥了,老庄主给了她两张收据样的东西,上面有数目,日期,让她签名,江欣怡略微思考了一下,在纸上写上了江欣怡三个字,老庄主看了以后也没说什么,各自一张,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块玉佩,是裂开的,他把其中半块,交给了江欣怡。

    “庄主,我还有个要求,这银子存在贵钱庄,什么时候来取,由谁来取,那可说不定的,我再给您留个密码,日后若是我不方便出面,会请别人来取,只要他拿得出这玉佩,收据,还说得出密码,您就可以让他取钱。”江欣怡说道。

    “密码?”老庄主不解的问。

    江欣怡马上在老庄主手上的那张收据上写上了她的qq密码,也是她的生日号码。

    “哦,这就是密码?公子真聪明,这个办法好的紧,您放心,来取钱的人少一样,我就绝对不会让他把您的银子取走的。”老庄主赞叹着。

    “那我就先走了,您也不必送了,如果有人来问您我来何事,为何待了这么许久,您知道该怎么回话的。”江欣怡叮嘱着,然后把收据和半块信物小心的揣进腰里,拿起兑换好的散银子,分别放进怀里,尽量不让它们明显的凸出。

    看着老庄主会意的点头,江欣怡就放心的往外走去。

    嗯,第一步算迈出去了,以后的路应该比较好走,江欣怡抬头看看街上穿流的人,感觉自己信心十足。

    她刚刚走出钱庄不远,就看见迎面走来一个衣着华丽的公子哥,身后还跟着几个带刀护卫,怎么是他……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