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二十九章 行动自由了

    第二十九章 行动自由了

    第二天一早,江欣怡睁开双眼,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啊,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了,目前的情况貌似有所改变,时不时的赚点外快,还有了固定五十两的月钱,那个变态王爷抽羊癫疯的还给了她行动自由,所以说,生活还是美好的。

    其实江欣怡不傻,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现代是那样,古代亦是如此,就跟自己的哥哥见了一面而已,王爷就会忽然的变成菩萨心肠?他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目的。

    而那个所谓的哥哥昨天来看她,也是有目的来的,这些人,包括那个爹统统不是好东西,都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私欲,不顾她的死活和幸福,既然你们这样无情,就不能怪我无义了,也不用为你们感到内疚了,正好借这个机会为自己以后做打算,姑奶奶我别的不会,装傻不用学,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江欣怡梳洗好,又到厨房里煮了点稀饭,就着一碟自制的朝鲜拌菜,解决了早点。当然,她没有给自己梳古代的发型,因为她不会,今日就连麻花辫都没弄,直接用根丝带把头发束在脑后。

    好容易有了自由,得充分利用,由近到远的先在府里试试。打定主意,江欣怡拿出上次和小萍逛街时买的那些干果蜜饯,每样都抓了一些,用一块大的帕子包了起来,去前院看望小萍去。

    江欣怡走到前院的客厅门口,没看见小萍的人影,刚巧遇见吉海,“嗨,吉叔你好。”她开心的跟吉管家打招呼。

    “吉海给王妃请安。”吉海也高兴的给她请安。

    “吉叔,小萍在什么地方?我昨个来,她还在这里呢,今日怎么没看见她?”江欣怡连忙问。

    “她现在西院子洗衣呢,您先在客厅坐会儿,老奴这就去给您找?”吉海已经知道王妃现在可以在王府里自由走动了,王爷也格外叮嘱,若是她有什么事,都要满足她。

    “不用了,我跟你一起去吧,下次就不用麻烦你了。”江欣怡说道。其实她自己也想熟悉一下王府的环境。

    没多大回儿,就到了西院,江欣怡一眼就看见坐在井旁洗衣人的背影,就是小萍。

    “赶紧的洗,别偷懒啊,真是的,明明就是个丫头命,还老想着攀高枝,怎么样,跟着那失宠的王妃,也没捞到什么好处,还不是要回到这里洗衣。”一个长得像还珠格格里容嬷嬷的婆子站在一旁骂小萍,而另外几个婆子和丫头责一脸不屑的嘲笑着。

    吉海刚想开口训斥,却被江欣怡给制止了,小声的对他说了谢谢,就蹑手蹑脚的走到小萍的身后,轻轻的把手上的包包放在一旁的木架上,不顾一旁几人诧异的目光,用手捂住小萍的眼睛。

    “是小慧吗?我知道是你,快别闹了,省的等下连累你也挨罚。”小萍对身后的人说道。

    “什么?你这死没良心的丫头,就知道小慧,把我给忘了。”江欣怡松开手,装作生气的说。

    “主子?怎么是你呀。”小萍听见声音,不相信的连忙回头问。

    “对呀,是我呀,哼。”江欣怡把脸扭向一边说。

    小萍一脸惊喜的站起身,把湿湿的手在衣下摆上擦擦干净,才来拉江欣怡的袖子:“好了,主子,萍儿知错了,你就不要生气了。”

    “知道错了?我还以为你回到前院看见了心上人就把我给丢在脑后了呢。”江欣怡声音很小的说。

    “主子你别瞎说,什么心上人呀。”小萍连忙否认。

    “不知道是谁,一听见我说某个人的名字时脸就红了,你不好意思,要不我替你喊喊?兴许他就在附近,我的嗓门大。”江欣怡作势要喊,吓得小萍连忙伸手去捂江欣怡的嘴。

    江欣怡连忙躲开,“那谁,赶紧来呀。”她边逃边喊。

    小萍又急又怕的在后面追,生怕前面的姑奶奶真的会喊出那个名字来。于是整个西院,原本是一个下人们洗衣发牢骚的地方,立刻充满了笑声,江欣怡咯咯笑着在前面跑,小萍涨红了脸在后面追。

    还有一群目瞪口呆的丫鬟婆子在看戏,她们都没见过江欣怡,刚刚看见时,尽管她身穿绸缎的衣服,长的也够美,可是那用丝带捆着的发型实在是奇怪,谁都没有想到她是谁,还是小萍的一声“主子”,她们才明白,眼前这位正是王爷新娶的不受宠的正王妃。

    小萍从后院回来后就对小慧说,那个王妃怎么怎么好,可是除了小慧相信之外,其余听见的都不相信,谁会相信一个堂堂宰相的千金小姐,不但会做饭,还会自己洗衣服,一样不会的,就是梳头发。她们都认为,那个失宠王妃之所以对小萍好,无非是因为她落难,在收买人心罢了。话说今日一见,我的妈呀,这王妃真够疯癫的,哪里像是一个宰相府嫁进来的王妃?

    江欣怡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小萍离自己还有多远,一没留意,咚的撞进一个人的怀里。

    “对不起。”江欣怡摸着被撞痛的鼻子,赶紧道歉。可是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张熟悉的脸庞,正是这王府的老大,文瑀鑫。院子里的下人们赶紧给王爷施礼。

    江欣怡顺势绕到文瑀鑫的身后,探出脑袋对着小萍挤眉弄眼,更加嚣张的说:“有本事,你来抓我呀。”

    这场面,给小萍几个胆子她也不敢呀。

    文瑀鑫转身面对江欣怡,用手板正她的身子:“好了,歇会儿吧。”他说完,从袖子里拿出帕子,温柔的给她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咦,怎么了这是,有必要在一群下人面前演戏吗?江欣怡想是这么想,却没有固执的拒绝他,好歹得给他留点面子不是,所以她很乖的仰着红红的脸蛋让他擦汗。

    “王妃,来见见皇兄。”文瑀鑫搂着江欣怡走到一个人面前说。

    “皇兄?”还没等江欣怡反应过来,院子里的人立马都跪在了地上异口同声的说:“奴婢给太子殿下请安。”

    “太子?你是太子?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姐夫、还是大哥?”江欣怡面对着那个文质彬彬一脸书生气的男子问。

    “哈哈,你说呢,你想怎么叫都行。”太子笑着对江欣怡说道。

    “嗯,我还是跟着他喊你皇兄吧。”江欣怡指指身旁的文瑀鑫说。

    “跟我们去前厅喝茶吧。”文瑀鑫再次温柔的问江欣怡。这样的情景谁都认为是一对无比恩爱的夫妻。

    “不了,我是来找小萍玩的,你能不能放她一会儿假。”江欣怡拒绝了他的邀请,有点耍娇的跟他商量,也明白刚才他之所以在演戏,其实是给太子看的,只是她疯的忘形,才没注意他身后还有这么重要的一个人。

    “也好,那小萍你就先陪王妃吧。”文瑀鑫对着一旁的小萍说,然后与太子走出西院。

    江欣怡走到小萍身边,拉住她的手说:“咱俩去说会儿话去。”就往先前放包包的地方走去。

    “主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小萍再次问。

    “不用担心了,是王爷准了的,以后不仅可以在府内自由走动,就是出府逛街都不用跟他打招呼。”江欣怡连忙告诉她。

    “真的?那王爷干嘛不让主子搬到前院来呢?”小萍就不明白了。

    “我也不想来前院,看着她们我就闹心,一个人在后院挺好的,想干嘛就干嘛。”江欣怡说的是实话。

    小萍闻言理解的点点头,还偷偷的朝旁边挤挤眼睛,江欣怡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原来是一个跟小萍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子,正躲在一旁偷偷的看着她俩。

    “那个是不是小慧?”江欣怡问小萍。

    小萍连忙点头说是。

    “小慧,过来。”江欣怡对那女孩招手说。

    叫小慧的女孩腼腆的走了过来,在江欣怡面前施礼问安,却不敢抬头。江欣怡知道小慧是怕脸上的疤吓到她。

    江欣怡拿起木架上的包包,看见墙角处有几把椅子,就示意两个女孩跟自己走过去,“来一起坐吧。”她说。

    小萍高兴的坐下了,可是小慧还在犹豫着。

    “快坐下呀,我又不是老虎,你怕什么?”江欣怡一把拉着小慧坐在自己的身旁。

    “上次和萍儿头着出去买了干果,结果她一粒都没吃到,就给叫到这里了,正好今个过来,就拿了些。”江欣怡说完,把放在膝盖上的帕子解开,先抓了一把放在小慧的手上。然后转过脸问小萍,“怎么着,还要我亲自喂你不成?”

    小萍赶紧伸手抓了一把,拿起一颗梅子丢进嘴里,“真好吃。”

    “对了,主子,您来的正好,萍儿给您做了双鞋子,去试试,哪不合脚,萍儿再改改。”小萍忽然想起来说。

    “真的?在哪里。”江欣怡得知有人给做鞋子,怎么能不高兴。

    随后她跟着小萍和小慧就进了一间屋子,一看那连在一起的通铺,就知道这里是下人睡觉的地方。

    江欣怡坐在铺沿上,小慧津津有味的吃着手里的梅子,小萍从一个小包袱里拿出一双鞋子,不好意思的递给了江欣怡。

    “哇,好漂亮啊。”江欣怡接过鞋子不由的赞叹。

    只见蓝色的缎子鞋帮上用金色丝线绣了祥云,两只鞋面上各自绣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鸟儿,像对呼应,鞋底是纳的千层底。鞋面和丝线是上次跟她一起在街上买的,江欣怡还有些印象。

    “萍儿,这才几天的功夫,你竟然做出这样精美的一双鞋子?”江欣怡不相信的问。

    “这不是有小慧帮忙嘛,鞋底是她帮我纳的,要不哪有这么快。”小萍看见江欣怡很喜欢的样子,也非常的开心,连忙解释。

    “那也要谢谢小慧了。”江欣怡笑嘻嘻的对小慧说。

    “主子,您赶紧试试合脚不?”小萍赶紧替小慧解围,因为刚刚放松的小慧又开始紧张了起来,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嗯,不要试了,这么好看的鞋子,还是留着看吧,穿在脚上多可惜。”江欣怡怎么都不舍得穿。

    小萍和小慧一听这话,立马就乐了,这鞋子做了就是给她穿的呀,“主子,没事的,您尽管穿,以后您的鞋子都包在萍儿的身上了,还会给您做的。”小萍从江欣怡的手上拿过鞋子,蹲在地上,帮她换上新鞋子。

    “主子,您走几步给我们瞧瞧。”小萍仰起头对江欣怡说。

    江欣怡美滋滋的,拎起群下摆,在房间里走了几步,鞋子不大不小很合脚,很舒服。

    走了一圈她就坐在椅子上要脱掉,小萍连忙制止:“主子,你干嘛?不喜欢吗?”

    “谁说的?我喜欢的不得了,等上街的时候再穿呀。”江欣怡说完就弯身去拿地上的那双穿来的鞋子,还没摸到就被小萍麻利的抢走了。

    “小慧,放进盆子里,等我洗干净了,再还给主子。”小萍把江欣怡的鞋子递给了门口的小慧。

    此时的小慧反应到是很快,立马走了出去,貌似胆小的她甚至没看江欣怡一眼,很听小萍的话。

    “萍儿。”江欣怡感动的叫了一声。

    “没事的主子,反正我晚上也没什么事可做,您又能随意的出去了,喜欢什么颜色的鞋子,您自己买了料回来,萍儿给您做,主子您喜欢跑来跑去的,鞋子一定要做的合脚舒适才不会累嘛,虽说萍儿跟您的时间不长,可是主子对萍儿的情意,永世不忘。”小萍话没说完,就被江欣怡拥在怀里。

    “咳咳,王妃,王爷在府里设宴款待太子殿下,让老奴来请您一起去用餐。”吉管家站在门口说。

    “吉叔,去跟他说,我这身打扮,就不去给他丢人了,等下我自己回去吃。”江欣怡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说。

    “王爷他特意要我跟您说,桌子上就您三位,没旁人,太子殿下不是外人,不必拘礼。”吉管家谨慎的说。

    “主子,要不萍儿给您梳理一下头发吧。”小萍赶紧问。

    “不用了,他不怕我丢人,我就这么去,萍儿。小慧我下次再来找你们玩。”江欣怡不舍的跟俩个丫头挥手,然后就随吉管家出了西院。

    唉,去赴宴就有好东西吃,还有帅哥看,倒是不会吃亏的,讨厌的是还得配合他演戏,管他呢,不是鸿门宴就ok……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