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二十五章 受罚

    第二十五章 受罚

    “王爷,有啥话咱屋里说去?站在外面多累呀。”江欣怡温柔的声音让她自己都觉得肉麻,可是谁让她今天撞到虎口上了呢?试试看,今天的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话说完,江欣怡也不顾文瑀鑫的反应,径直的走进客厅,那是小萍来了以后收拾起来的。

    文瑀鑫强压着怒火走了进去,文烨焱和刘钧相互对视了一下也尾随着跟了进去。

    今日他们三人刚下了朝,回府的路上就看见了萧黎,他不是应该在王府监视着那不安分的王妃吗?怎么会在街上?再往前面一看,才发现了女扮男装的两个人,手上乱七八糟的拎了许多东西,于是,文瑀鑫叫住了萧黎,才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其他的都好说,女孩子嘛都喜欢逛街的,可是,她竟然会去了聚仙楼,那里是太子常去的地方,今天也在,她费劲心思出了王府,却去了聚仙楼,这个难道是巧合吗?或者说他们早就约好了的?

    文瑀鑫坐在大厅的上座,江欣怡亲自给他泡了茶,然后请文烨焱和刘钧坐,可是不知怎么的,他俩今日显得一反常态,没有坐。

    不坐拉倒,江欣怡耸耸肩膀,找了一处坐了下来,今天逛了一天,累死了,得好好歇歇才是。

    “啪“,的一声响,把江欣怡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是文瑀鑫把茶杯摔在了地上。

    “跪下。”文瑀鑫语气生硬的说。

    “谁呀?我吗?”江欣怡站起身白痴的问了一句。

    “不是你吗?那就喊小萍那个贱婢进来。”文瑀鑫头疼的捏着眉毛说道。

    “别介,我跪还不成吗?”江欣怡害怕连累了小萍,赶紧应承下来,眼睛四处乱扫、

    “不用看了,没人能帮你。”文瑀鑫冷嘲热讽的提示着。话音刚落,就看见,江欣怡高兴的表情,随即,她走到旁边拿起一块垫子,那是小萍特意帮她缝制的,铺在贵妃椅上的,因为今早走的匆忙,小萍就把它放在了客厅里。

    江欣怡旁若无人的把垫子丢在客厅中央,满不在乎的跪了上去,“跪,跪跪,我跪死你。”她心里诅咒着。

    “王妃还挺会享受。”文瑀鑫眼睛里快冒火的说。

    “哦,地上又硬又凉的,不铺这个怎么行?这多好呀,像是坐在草地上,软软的,王爷,要不你也来坐坐?”江欣怡装疯卖傻的问。

    “够了,你当本王是猴子吗?”文瑀鑫实在是无法克制了,再次的拍了茶几吼了一句。

    “哇,干什么这么凶啊,我又没有杀人放火,吓死我了。”江欣怡一脸委屈的说着,还没忘记用小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

    要是平时,文烨焱与刘钧看到这个情况,早就忍不住乐了,可是今天不行,爷怀疑她是去酒楼见太子的,甚至怀疑,她也是太子的女人,试想一下,谁还敢笑呢?

    “本王问你,你与小萍身上的男装是从何而来?”文瑀鑫不想再跟她浪费时间了,直接问主题。

    “我从娘家带来的。”江欣怡忽闪着大眼睛回答。心里想,有种的话就去宰相府查呀。

    “府内不缺你吃穿,为何乔装出府?”文瑀鑫问。

    “成天呆着多闷呀,不然你试试看,一个月不出门,是个啥滋味,我又不是个犯人,再说了,这怨谁啊,要不是你限制我,谁喜欢去爬墙啊,也不知是谁,答应了要领人家去逛街的,到现在都没兑现,堂堂的王爷,说话不作数,哼。”江欣怡撇撇嘴回答。

    抬头看看文瑀鑫没吭声,她接着说,“我今天出去,一没有丢王爷你的脸,二没有给你戴绿帽子。三没闯祸,还有,我今天连酒都忍着没喝呢。你生的哪门子气?发的什么邪火?”江欣怡掰着手指对文瑀鑫说。

    “你?”文瑀鑫气的说不出话来。他知道就算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

    一旁的文烨焱和刘钧到觉得此时此刻不是王爷在审问王妃,而是王妃在审问王爷。没看见,那王妃此时已经不是跪在垫子上,不知何时她已经是盘膝而坐了。一番话问下来,她发了一通牢骚,王爷倒成了不守信的人。

    感觉就她就像一堆小火苗,越来越旺,而本来怒火冲天的王爷,却反而如被雨淋一样,光冒烟了!

    “既然王妃不知到自己错在哪里,那么你就这么跪着吧,什么时候明白了,什么时候再起来,刘钧,你在这里看着,让王妃好好的反省一下,老七,把小萍带到前院去。”文瑀鑫说完,站起身就往外走。

    “等等,你把话说清楚再走,你对我不满意,尽管放马过来,欺负萍儿,你算什么好汉?”江欣怡听见文瑀鑫说要带走小萍后,心里一惊,忙站起身,双手掐腰拦在他的面前说,由于情绪过于激动,离文瑀鑫又很近,以至于她的吐沫都溅到他的脸上。

    文瑀鑫厌恶的掏出帕子擦了脸,冷笑着说:“我有说要把小萍怎样吗?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府里的人,原来派她来,也是因为你受伤,现在,王妃你身体很好,完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她自然要回到原来的位置,如果王妃你想叫人伺候的话,去找你那当宰相的爹爹要吧。”

    “真的这样?我就说嘛,堂堂的王爷怎么会去为难一个没爹没娘可怜的丫头。”江欣怡连忙奉承着,给文瑀鑫戴高帽。心里暗暗骂道:“你个死变态,要是让我知道萍儿受了欺负,哼哼,我就让你尝尝,来自现代魔女的手段。”

    江欣怡看文瑀鑫用眼睛瞪着她,连忙说:“好了,知道了,不就是跪着嘛,又跪不死人的,瞪那么大的牛眼睛干什么。”说完,径直走到那垫子上老实的跪在了那里。想送送小萍也不可能了,但愿她到了前面,不会受欺负就好了,呆在自己身边,难免会连累到她,走了未必不是件好事,还好今天请她在酒楼吃了一顿好的,也不枉相处一场。

    文瑀鑫拂袖而去,文烨焱无奈的看看那跪在地上的背影,他很想留下,可是不行,先前她在墙头跌下,自己惊慌的接住了她,自己的心思不会被哥哥看出来吧。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对哥哥说,既然不喜欢她,就休了她,那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诉她,他喜欢她,不在乎什么运程不运程的,也不管她是谁的女儿,就是想跟她一起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吃她做的饭菜。

    可是,现在他不能那么做,得知她可能是太子那边的人,他都不知该怎样的对她了。文烨焱满怀心事的走出去,满眼泪水的小萍,拎着个小包袱等在旁边,本想乞求他让自己跟主子见见面,可是七王爷的脸色让她开不了口,只有为主子默默的祈福了。

    “小钧,该吃晚饭了,要不我去做?”江欣怡听见门口没有声音了,又把跪改成了坐,她对站在一旁的刘钧说。

    “哦,这个,属下不饿,谢谢王妃。”刘钧敷衍着回答。他在客厅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来回的走。

    “不吃拉倒,幸亏俺吃的很饱,”江欣怡满足的摸摸肚子自言自语。

    “我说,那谁,你能不能老实的坐会儿,我看你来回走着,眼晕,我这的椅子上没有钉子的,不会扎到你的屁股的,放心坐吧。”反正也是无聊,逗逗这个帅哥就当打发时间了。她盘腿而坐,笑嘻嘻的对刘钧说。

    一句话说的刘钧更加的不知所以,一个王妃开口屁股,闭口屁股的,唉,独自面对这位与众不同的王妃,刘钧竟然有些害怕,怕什么他也说不清楚,就是感觉今晚她不会这么老实听话的这么待着。以前对她印象挺好,可是她若真是太子的人,那就两说了,难道她平日里都是装的?

    看着他的样子,江欣怡这个乐啊。

    “唉,好冷呀。”江欣怡叹口气说。

    “属下去给您拿袍子?”刘钧连忙问。

    “不用了,冻死更好,也省的受这份罪。”江欣怡拒绝。

    她郁闷啊,眼前这家伙怎么会这么死板啊?这么胆小啊?怎么就不让那个小七来看着她呢?他一定会网开一面叫她去睡觉的,明早早点起来跪在这里不就行了?难道自己真的要跪一夜?缺心眼的才会那么听话呢。

    想到这里,江欣怡大眼睛转了转,主意打定,“哎呦,小钧啊,我内急,去趟厕所,可以么?”

    刘钧红着脸,打开门,那意思就是同意了,江欣怡夸张的皱着眉毛跑了出去,进了旁边的茅厕。刘钧远远的站在外面等,他担心这王妃会趁机逃掉。

    江欣怡在厕所里,透过帘子的缝隙看着远处的刘钧,直摇头,这傻小子真是不可救药了,你自己呆着吧,俺可要去睡觉了。

    她掀开帘子,快步进了自己的房间,随手关了门,“王妃,您这是?”刘钧跑过来在门外问。

    “我什么呀我,这都累了一天了,那死变态的不心疼我,怎么你也这么不懂事?什么都别说了,我现在在床上跪着呢?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就进来看看吧,不然你也进来一起睡吧,我这床可是大的很呢。”江欣怡边脱衣服,边大声的对门外的人说着。

    心想,有本事你就进来把我拉出去,话说刘钧要真的敢对她那样,哼哼,那就别怪她使坏了……

    门外的人一听这话,顿时傻眼了,怎么办呀,要是别人还好办,他会立马闯进去,把人给拎出来,可是摊上这位疯疯癫癫的姑奶奶,弄不好他刘钧的一世声名就要毁于一旦了。

    左右斟酌以后,刘钧决定,还是不要惹她为妙,王爷若是知道,大不了责怪他办事不力,反正只要看住她不要逃跑就成了。老实的守在门外,保佑这姑奶奶谁个好觉,千万别再出什么乱子了。

    屋内的江欣怡,哪里还管刘钧想什么?钻进被窝,刚刚数了十几只羊,就进入梦乡了,梦里,她梦见了自己开了酒楼,身旁都是金锭子,还梦见自己带着金银珠宝回到了现代,买了别墅,开着跑车……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