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二十章 再结梁子

    第二十章 再结梁子()

    被下了药的江欣怡,双脚无力出了莲妃的院子,凭记忆往回走,眼前似乎只有两个办法,一,就是随便找个男人那个,先解了燃眉之急。

    二,就是按小说上看来的法子,把自己浸泡在冷水里,物理降温,男人?哼,她的第一次可不想这样就没了,多冤枉啊!

    冷水?回自己的院子,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那么久,刚才来的路上,经过花园时,不是有个荷花池吗?她越走就越觉得双脚无力,浑身软绵绵的,“我要冷水,不要男人,我要冷水不要男人,我要男人不要冷水……”

    她终于在自己神志不清之前走到了荷花池旁,想都没想,就跳了进去,池子边上的水不深,她又拔起陷在淤泥里的双脚往中间走,深秋的夜晚,池子里的水温很低,江欣怡深吸一口气,往下一蹲,把自己的头也潜到水里,冰冷的水立马让她清醒了很多。

    她原本还想仰头换口气,接着潜,可是当她把头刚露出水面时,就被人一把给拎了起来。

    “你想死吗?”声音告诉她此人就是那三王爷。可是他来干嘛?他刚刚不是还光着身子那啥呢么?哦,不知道是来看自己的笑话呢,还是怕自己真的给他戴顶绿帽子!江欣怡暗自嘀咕着。

    文瑀鑫站在齐腰的水里,把她托在胸前,看着她睁着的大眼睛确定她并没事,这才慢慢的走上岸,尽管刘钧知道这池子的水不是很深,可刘钧还是一脸的担心,王爷他根本就不会水,甚至还很怕水,这个秘密很少有人知道。

    刘钧不解的是,这怡妃到底为了何事这么想不开,从莲妃的屋内出来就跳了水?可是这不是他该问的呀!

    刚才他和王爷尾随着王妃来到此处,看见她跳进池子,还往中间走,王爷那是一脸的赞叹,可是在看见她把自己连头都潜进水里没再露头时,王爷就焦急的跳进去救她,在水里那么久没动静怎么可能?其实他俩哪里会知道,这姑奶奶水里的功夫有多厉害?

    文瑀鑫自己也不明白,原本跟来是想看她出丑的,后来看见她跳进池子,他就开始佩服她聪明了,竟然知道用这个法子解决,可是见她连头都进入水里后,他竟然那么的害怕,忘乎所以的就跳进去救她,这本是一个极好的机会,王妃不慎落水身亡,也没什么稀奇的,可是他竟然发觉自己并不想让她死。

    江欣怡本想坚强的下地自己走,可是她给水泡的浑身发冷,文瑀鑫的胸前很温暖,她才不要那么傻嘞,死要面子活受罪。既然他愿意抱就由他抱着呗,又不会少块肉,想清楚后她懒懒的没吱声。

    “要不由属下护送怡主子回去?您先回自己的院子换换衣服?”刘钧试探着问,当然他是看王爷怀里的人很清醒,才敢问这一句的。

    王爷没理会他,径直的把江欣怡抱往自己的院子。

    “哎哎,停下,停下,走错了。”江欣怡一看方向不对,连忙拍拍他的胸口提醒。

    文瑀鑫本来是想让她在自己这里洗一下,换了衣服再让她离开的,可是眼前的人好像根本就不领情,于是他生气的把她往地上一放,那意思,你愿意往哪走就往哪里走好了。

    刘钧很想多句嘴,告诉他,王爷的院子到如今还没让任何一个女人进去过,提醒她不要太那个。

    江欣怡当然也想就地洗个热水澡,她倒不是怕那个王爷能怎样,她担心自己的余毒未清,等下再对着王爷流口水,那就丢人丢到家了,自己并非是修女,是猫哪有不吃鱼的?而且还是一条好看的热带鱼?所以安全起见,她扭头就往后面走,走了两步又转身回到文瑀鑫面前,文瑀鑫见她去而复返以为她想通了,不由得嘴角上扬,得意再现,哼,刚才抱你进你不进,现在想通了,太迟了。

    谁知道江欣怡走到他面前,用手指戳他的胸口恶狠狠的说:“今天的事,你不要以为就这么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完,况且我还不是君子,不会让你等十年的,到时你会为今天对我做的事后悔的。”她说完没忘记装蛋,故作潇洒的甩甩湿嗒嗒的头发,其实她也知道,不管怎么甩都潇洒不起来的,衣裙湿的,鞋子没了,就这形象!她赶紧小跑离开。

    看着江欣怡远去的背影,文瑀鑫乐了,虽然自己惨败,可是心里却十分的开心。

    “爷,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样威胁您呢.”刘钧感叹着。

    这算什么?天下又有几个敢跟皇上要见面礼的,甚至连皇后头上的珠花都不放过的人?威胁他?已经不稀奇了。文瑀鑫心里盘点着她做过的英雄事迹。

    “爷,快点进屋换了衣裳吧。”刘钧在一旁催促。文瑀鑫这才转身进了自己的院子。

    江欣怡还没走到后院大门口,就看见一个人影拎个灯笼站在那里见到她,“主子”小萍一脸担心的迎了上来。

    “主子,您这是怎么了?”小萍问。

    “等会儿再说,萍儿快帮我烧水。”江欣怡冷的牙齿开始打架了。

    片刻后,小萍看着洗完澡换好衣服的江欣怡,给她端了一碗生姜水。

    “是王爷?还是她们?”小萍问。

    “是我自己,看见池塘里的荷叶,想挖两根藕来吃,结果就这样了。”江欣怡一套乱掰,她怎么能对小萍说实话。

    “主子呀,想吃莲藕跟萍儿说呀,萍儿去挖,这么冷的天。”小萍心疼的说。

    “知道了,啰嗦。”江欣怡笑着说。

    “萍儿,王爷他每天都进宫吗?”江欣怡问。

    “也不一定的,有时候会去,好像王爷愿意去就去,不去也没事的。”小萍想了想回答。

    “上帝保佑他明天进宫,不在府里,阿门。”江欣怡念叨着,手在胸口画个十字。

    “主子,上帝是谁?”小萍问。

    “这个问题,可以这样解释,上帝有点类似于咱们的如来佛主,玉皇大帝,观音。这么说你明白了没?”江欣怡问。

    小萍是懂非懂的点点头。

    “快点进被窝,我接着给你讲故事,上次讲到哪里了?”江欣怡又问。

    “主子,您今天这么累了,还讲?”小萍不相信的问。

    “没事的,这个讲完了,就给你讲西游记的故事。”江欣怡想说不讲的话,以后不知道会怎样?也许小萍听不到结局的。

    “西游记?是说的什么呢?”小萍好奇的问。

    “就是一个很帅气的和尚,他跟皇家沾点关系,领着一只功夫很棒但是很爱惹事的猴子,一只好色贪吃的猪,还有一个忠厚老实的挑夫,一起去很远的地方取经书的故事。”江欣怡说了故事的大概。

    小萍则是一脸的崇拜,“哇,主子你好厉害。有这么多好听的故事。”

    “上回讲到白娘子陪许仙过端午节,喝了雄黄酒,现出原形吓死了许仙,今天咱接着说……”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