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十六章 趁火打劫

    第十六章 趁火打劫()

    这天下午,文瑀鑫从宫里回来后,就闷声不响的坐椅子上。

    刘钧朝文烨焱看,那意思就是问,爷这是怎么了?

    “父皇下旨让三哥明日领三嫂进宫。”文烨焱说。

    是啊,这还真是个难题,上次皇上下旨时,谁能想到王妃夜里差点就一命归西,刺客又是来自西宫,这件事是怎么都不能给皇上和皇后知道的,于是文瑀鑫对皇帝撒了一个谎,说王妃身染风寒,可这都过了半月有余了,什么风寒都该好了,再也不好推辞了。

    可这王妃的行为举止都很怪异,在后院倒没什么,随她瞎折腾也不打紧,这要领到皇上的面前?指不定要惹出什么乱子来。

    “走,跟我去后院。”文瑀鑫猛地站起身,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莲妃和几位夫人走了过来。

    “臣妾见过王爷,烨王爷。”莲妃等人连忙给文瑀鑫两兄弟施礼问安。

    文瑀鑫挥挥手示意她们起身,文烨焱只是淡淡的对她们笑笑,他对她们实在是亲不起来,尽管她们都是哥哥的女人,理论上他也该叫她们嫂子的,平日里在瑀王府见到她们,风流倜傥的文烨焱却是从来都不跟她们搭腔的。

    “莲妃,你们这是?”文瑀鑫问。

    “回爷,臣妾领姐妹们来问问,是不是该去后院给怡妃姐姐请安?省的传出去说我等不尊重王妃,没有规矩。”莲妃柔声的说。

    “莲妃,本王说过,任何人没有我的允许都不得去后院,为何要我说两遍?”文瑀鑫面色一沉,质问。

    “王爷息怒,臣妾之罪,臣妾告退。”莲妃吓得跪在地上讨饶,她身后那群女人一见也都跟着呼啦啦的跪了一片。

    文瑀鑫看都不往她们看,一甩袖子往后面走去,文烨焱一脸的幸灾乐祸,刘钧只有摇头的份。他们都明白,这些女人的目的,她们是看这新王妃来了以后,根本就不得宠,想找个借口去耍耍威风而已。

    文瑀鑫一行人,刚走到那个院子的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来的嬉笑打闹的声音,只见院子门口还拦了两块板,不伦不类的,他拎起袍子刚跨过木板,一个人就来到了他面前,除了王妃还有谁,只见她眼睛上蒙了帕子,袖子高高挽起,露出玉藕一样的胳膊,双手伸在面前摸索,嘴上还说着,“来吧,美人,我就不相信抓不到你,抓到你今个晚上可得好好的陪我。”

    小萍见到文瑀鑫进院子,就想下跪问安,也好提醒主子一声,可是文瑀鑫却示意她不要出声,于是小萍就眼睁睁的看着主子胡言乱语的撞进了王爷的怀里,双手还拉着他的袍子。

    江欣怡似乎想抱抱被抓的“小萍”,“萍儿,你怎么这么胖,该减肥了。”她刚说完就感觉不太对劲,她又把手往上移了移,萍儿肯定是没有胡茬子的,还有一股好闻的香味,江欣怡僵在原地不动,心里面在琢磨被自己抓住的会是谁?这院子里除了她和小萍应该没有别人的,吉管家不会不声不响的没打招呼就进来的,不会是那个死变态吧?也只有他才可以这样随便的,想到这里,她决定继续装疯卖傻,她把两只手都摸上了那人的脸上,开始是轻轻的,忽然她用力的捏住那人的面颊:“死丫头,皮还挺嫩。”

    疼得文瑀鑫直皱眉,开始后悔领那两个人来了,因为他已经听见他们的笑声,不用回头也知道他们脸上是什么表情了。

    “摸够了没?”文瑀鑫忍着痛,伸手一把搂住这不知死活的王妃的腰,把她给抱了起来。

    江欣怡一看得逞了,赶紧下台阶吧,拉下自己眼睛上的帕子,故作惊讶的说:“呀,王爷来了。”

    她想离开,可是不行,文瑀鑫把她搂得紧紧的,看样是想报复她刚才的行为,怎么办?总不能当着七王爷和他下属的面踢他的宝贝吧,她还想平安的在王府多待些日子呢。

    “怎么,本王来看自己的女人还得提前来通报?”文瑀鑫看着怀里的人问。

    “我是你的女人吗?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江欣怡想到自己对付他的法子,就想试试看,作战方案正不正确,于是她一脸甜心的仰起脑袋问。

    “你这么说,是在怪本王冷落了你?”文瑀鑫看着近距离的这张小脸,感觉心跳加快。

    “王爷没听过有句话说,花待折时直须折,莫等无花空折枝?”江欣怡双手搭在文瑀鑫的肩膀上说。

    因为文瑀鑫把她紧抱在怀,江欣怡已经是双脚离地,双手实在没地方可放,只有放在他的肩膀上,在别人看来,他俩此时很暧昧,很暧昧。

    文瑀鑫此时心神荡漾,真的想立刻把她抱进房间,让她真正的成为自己的女人,可是他马上又因为那朵桃花的提醒而清醒,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于是,他松开双手放开了她。

    对她说:“爷花园里的花很多,高兴什么时候折,就什么时候折,爷是不怕空手而回的。”

    江欣怡听见这话,倒也没显得特别的失望,而是整理一下身上的衣襟,忽然看见后面的文烨焱和刘钧:“小七,小俊,你俩很久都没来了,忙什么呢?”她开心的跑到这俩人身边,热情的问。

    “三嫂,呵呵,臣弟最近比较忙,所以未曾来给三嫂请安,望嫂嫂见谅。”文烨焱说完,还没忘偷看他哥哥一眼。

    “属下也一直公务缠身,没来给王妃请安,请见谅。”刘钧施礼回话。

    他俩怎么可以随便的来她这里呢?那不没事找事吗!

    “呵呵,也是,你们没有节假日的,好可怜啊。”江欣怡在文瑀鑫的眼皮低下,一手拽着一个把他俩按在院子里的一张方桌旁的椅子上,“萍儿,泡茶。”她喊。

    小萍看着王爷那想杀人的目光,吓得低头去泡茶了,当然她聪明的端来四杯茶。

    堂堂王爷就这么被晾在一旁,当江欣怡看见小萍摆在桌子上的茶杯时,才想起那个王爷还站在一旁。

    “咦,王爷,你怎么还站在那里,还不过来坐?再站也就那么高了。”她这么打趣的一说,文瑀鑫也不好发火,不然倒显得他很小气。于是,他缓慢的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茶很香,却不是什么好茶,那是小萍去找吉海讨来的,想必是吉海自己喝的。只是因为加了桂花,所以才格外的香。

    江欣怡很自然的就坐在了文瑀鑫的身旁,因为只有那里有一张空椅子。

    “父皇下旨要见你。”文瑀鑫看着茶杯里的桂花说。

    “我就说嘛,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江欣怡撇撇嘴说。

    “王爷可是担心我去了出丑,或者会说些不该说的话?”江欣怡白了文瑀鑫一眼问。

    “王妃的意思是?”文瑀鑫问,心里面却想,这女人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江欣怡小手托着下巴假装思考了一下说:“我会按着王爷的意思去,嘴巴严严的,不过这可是有代价的。”

    “欧?王妃是在威胁本王?说,什么谈条件?”文瑀鑫强忍着自己的怒火问,她居然说把堂堂的王爷说成夜猫子!

    “其实也没什么了,咱俩是夫妻,干嘛说得那么难听?多见外呀,我就是想要点零花钱而已。”江欣怡嬉皮笑脸的回答。

    “原来江丞相的千金缺钱花了,好说,但不知本王该给多少才合适呢?”文瑀鑫嘲讽的问。

    江欣怡真的不知道该说多少合适,说多了怕他不肯,说少了又怕自己吃亏,毕竟这样的机会不是很多,于是她装着无所谓的样子说:“王爷看着给吧。”反正她知道堂堂王爷不会这么小气的。

    文瑀鑫从怀里拿出一叠银票,点了几张递给了江欣怡,正想把剩下的再揣回去,就见眼前一花,江欣怡的小手已经麻利的把他手上的那几张给夺了去:“揣来揣去多麻烦,就这么地吧,明早见。”

    得,她拿着银票丢下一句话,起身回了房间。却没见桌子上的三个人的表情,这简直是明抢啊,抢的还是王爷的钱!

    文烨焱和刘钧赶紧低头喝茶,文瑀鑫看着自己空空的手,他怎么都不能相信,她竟然会这样!明天在父王那里,她不会再打什么鬼主意吧?想到这里,他有些担心,可是有没什么好的办法,总不能找个人顶替她去吧!

    在他三人离开以后,小萍才清醒过来,我的妈呀,主子的胆子也太大了,连王爷都赶抢!

    小萍敲门进了江欣怡的睡房,就看见她躺在床上,看着手上的银票,得意的说:“小萍,怎么样,我一伸手就赚了三千两。”

    “主子,那好像是您抢的。”小萍佩服的回话。

    “管他呢,到了我手就是我的,再说他钱多死,不抢白不抢。”江欣怡把银票递给小萍说。

    小萍赶紧小心翼翼的帮她放好。

    江欣怡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琢磨着明天的事,要见的可是皇帝佬儿……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