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十一章 不安分的王妃

    第十一章 不安分的王妃()

    跟小萍同榻而眠的这一夜,江欣怡收获不小,她告诉那丫头自己自打落水后就失忆了,小萍告诉了她想知道的一切,但是不包括王爷为啥不喜欢她,貌似前院的那些女人都是大臣什么人巴结他给送来的,即使他不喜欢却都很给面子的留下,安置妥当,唯独对她这样的“特殊”。

    从小萍口中得知,现在是安和十九年,这个国叫东良国,文瑀鑫是当今皇上的第三个儿子,母亲是西宫娘娘,十五岁就被封瑀王,他的府内现有一个侧妃,叫司马玉莲,是当朝尚书的掌上明珠,还有五位夫人,文烨焱是文瑀鑫的同母弟弟,皇子里排行第七,当今太子是正宫皇后所生……

    第二天一早,江欣怡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就不见了小萍的影子,等她坐起身的时候,小萍已经端着热水走进屋子,“主子醒了,萍儿侍候您更衣。”小萍说。

    江欣怡只是接过小萍递过来的衣物,却没让她帮自己穿,小萍也就老实的站在旁边看,见她里外不分时才提醒她一下。

    头发,江欣怡没有自己梳,而是让小萍帮忙的,梳好以后,小萍询问要戴什么发饰,她在梳妆台上的首饰盒内翻了翻,拿起一只简单的珠花让小萍给插在发间。

    “主子,这只金步摇漂亮,萍儿给你插上?”小萍问。

    “不要,这院子里就咱俩,带那些东西给谁看?”江欣怡摇头拒绝。“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吧。”她对小萍说。

    “萍儿不要,主子就算什么都不戴也是最漂亮的。”小萍看着江欣怡说。

    “就你会拍马屁,依我看,还是我家萍儿最美。”江欣怡由衷的夸着。

    “主子,不要笑话萍儿了,再漂亮也是个下人命。”小萍不由的感叹着。

    江欣怡站起身拉着小萍的手,很温柔的问:“告诉我,你想过你的以后吗?”

    “回主子,像我这样的身份,哪里敢想以后的事,被卖进王府就不是自由之身,要是运气好的话,被爷赏给府里有功的男仆为妻,那就是最好的归宿了。”小萍黯然的回答。

    “哦,你怎么不像其他丫头那样想,要是运气好的话,给王爷做个通房,以你的美貌说不定会成为妃子,夫人也说不定呀。”江欣怡想逗逗这小丫头,看看她怎么回答。

    “主子,萍儿没有那个想法,也不想去跟那些人斗,弄不好的话,甚至连个孩子都保不住,萍儿以前只是想嫁个普通人,每日里给他洗衣烧饭。现在,只是想伺候主子一辈子。”小萍很坚定的说。

    江欣怡没想到,这丫头倒是有主见,“傻瓜,你不嫁人,我还要嫁人呢。”她笑着说。

    “什么?主子?你还要嫁人?你小声点别让人听见。”小萍听见这话吓的要命,一双眼睛赶紧往门外看。

    见她怕这样子,把江欣怡笑得够呛,貌似小萍的声音更加大些。“我当然要另觅良人了,难道你想让主子我的大好年华都消磨在这地方?”江欣怡说出了心里话。

    “可是,您是王妃呀,说不定过些日子,王爷知道您的好,就会把您接到前院去的。”小萍连忙劝解。

    江欣怡用手拍拍小萍的肩膀,对她说:“我是不会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我的男人只能属于我一个人,他的心里也只能有我一个人。”

    小萍瞪大了眼睛,她不明白,有权有势的男人都是妻妾成群的呀,只有贫穷的男人才可怜兮兮的娶一个女人的,难道主子想嫁个穷人?

    看着小萍的样子,江欣怡笑着说:“萍儿,我饿了。”

    “啊,萍儿去拿早餐。”小萍这才不再纠结主子说的那些话,赶紧出去了。

    十几天了,这院子里除了每天给她们送食材的,和收夜香的,还真的没人来打搅她们,连吉海都没来过,江欣怡的身体也基本康复,小萍脖子上的烫伤也好了。院子里,主仆两个小日子过的还不错。

    “萍儿,你在想什么?”江欣怡忽然看见小萍愣在哪里,难道是想爹妈了?

    “主子,萍儿想起一个要好的姐妹了,我运气好遇到好主子了,她还在受苦呢。”小萍说着,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接着她就讲了小慧的事情。

    小慧原是伺候妙芸夫人的,就是因为有一回,她给夫人拿错了披风,被夫人责罚,刚巧王爷遇见给她求情,以后夫人就心有芥蒂,生怕王爷收了小慧,在后来的一天,小慧的脸就受伤了,说是夜里不小心摔的,因为没有医治就落下了疤,再后来小慧就被打发到洗衣房打杂去了,洗衣房的人说她想富贵,爬王爷的床,所以都奚落她,欺负她。

    “主子,萍儿知道这话不该说,可是萍儿还是想求您,能不能把小慧要过来?她手很巧的,什么都肯做的。”小萍眼泪汪汪的问。

    “我这里有什么好的,你感觉在享福吗?”江欣怡好笑又好气的反问。真是的,要不是自己受了伤,就连这个萍儿丫头也不会来的呀。再说了,自己是等着有机会离开王府的,原来打算一个人自在,方便的,可是现在又多了个拖油瓶,要是再来一个?晕死,她照顾得了吗?

    “主子,萍儿自打跟了您就觉得自己掉进糖罐里了,夜里不再做噩梦,白天不用担心说错话,主子对萍儿好得不得了。”萍儿语无伦次的表达着自己的感觉。

    唉,可怜的孩子,江欣怡心疼的看着小萍说:“萍儿,如果有机会我会想办法把小慧那丫头要过来的,你以后也好有个伴儿。”

    “真的?那萍儿先替小慧谢谢主子。”小萍咧嘴笑了,眼泪还挂在脸上。

    “对了,萍儿,你可知道这墙外面是何处?”江欣怡手指着左侧的院墙问。

    “这个萍儿知道,是一片林子,是属于王爷的地产。”小萍说,她不明白王妃问这是啥意思。

    江欣当然有她的想法了,她得慢慢的了解周边的地形,要想离开这里,就得充分准备,争取一次就ok。

    “萍儿,为了庆祝我的身体康复,你的烫伤也好了,趁这秋高气爽的咱俩秋游去,你去找块毯子,我去准备吃的。”江欣怡兴奋的吩咐。

    “秋游?使不得呀主子,咱俩怎么出去呀,您不会是想……?”小萍恐慌的指着身后的墙问。

    “真聪明。”江欣怡夸奖的对小萍竖起大拇指,然后转身进了厨房,留下小萍张着嘴巴看看墙头,无奈的进房找毯子。

    江欣怡到厨房找了打火石、火绒,盐巴,胡椒粉、还有一块早上送来的羊肉,她把羊肉切成小块,拿了一把竹签子,这竹签子是她叫小萍砍了院子里的竹子削的,当时小萍就问她是做什么用,江欣怡没有说,她把这些都放一个篮子里,出了厨房就看见小萍手上捧着一块毯子在等她,见她出来,就接过篮子。

    “主子,这墙好高的。”小萍说。

    江欣怡没答话,她看见这面墙的外面有棵小树,呵呵,找到路了,她喊小萍先放下手上的东西,和自己一起抬了两把椅子落在墙外有小树的地方,拭了一下,挺稳的。

    这样她才满意的先爬上凳子,俩米多高的墙,踩在摞好的凳子上,双手扒在墙头,一使劲就跨在了墙头上,这古代的墙有一样好,那就是上面没有插碎玻璃,她示意下面的小萍先上去,小萍虽然是个丫鬟,可是这么大她倒还没干过这事儿,显得有些激动,还有少许的害怕。

    哪像江欣怡,读高中的时候爬了三年的墙头,去网吧玩游戏,去ktv唱歌。

    主仆两人都不知道,另一面墙外面那棵大树上,一道身影跃下,他就是文瑀鑫安排在后院的暗哨萧黎,王爷就命令他注意院子里人,也没说明是要他保护,还是监视,十几天来他看着院子里的主仆俩人嘻嘻哈哈的那叫一个自在,如果不是知道其中一个是王妃,他几乎怀疑这就是两个长得漂亮的丫鬟而已,每天都相安无事的,可是今天怎么了?王妃想跑?这还了得!得赶紧报告爷去。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