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七章 飞来横祸

    第七章 飞来横祸()

    躺在床上想事情的江欣怡,忽然听见门栓的响动,没等她反应过来,门吱的一声被打开随即又被关上了,她心里一紧,猜不透来的是什么人,但肯定不是好人,来的要是一般的小偷小摸之类她倒是不怕,怕就怕来个谋财害命的采花大盗,敢到王爷府里杀人的一定不是寻常的人。怎么办?喊救命?貌似自己的这院子离前面太远了,碰碰运气,希望这人是奔着自己的嫁妆来的。

    “什么人?敢夜闯本姑娘的房间?”江欣怡壮起胆子问。

    黑衣人闻言一怔,似乎没有预料到自己要杀的人居然醒着,“什么人?你还是到地府问阎王吧。”说完手起刀落往床上的身体砍了过去。

    听声音还是个女的,也不像是谋财的,倒像是她的仇家一般,真不知这身子的原主人有什么仇家,江欣怡早就适应了屋内的光线,在刀没砍到之前,敏捷的侧起身体,一脚用力踢向黑衣人的腹部,只听见黑衣人的身体撞到墙上再落地的声音。

    “你会武功,根本就不是江欣怡,你到底是谁?”黑衣人声音极为痛苦的问。

    “我是谁并不重要,想知道的话,你去地下问阎王好了。”江欣怡戏耍的回敬她。

    要不是她自小跟当特警教练的爸爸练,现在早就身首异处了,如果来的是一般的小偷,她也许会放她一码,可是这人心太毒,留她不得,爸爸的政策是缴械投降,她的信条是对敌人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

    这都是在书上和电视剧里看多了,积累下来的经验。虽然没有杀过人,可是江欣怡还是有了杀人的冲动,这大概就是她穿越过来后,觉得冤枉心里的怨气也强烈的想发泄出来,没摊上个好爹也就算了,身边竟然连个贴心的丫鬟都没有,嫁给那变态王爷,还把她弄到这个地方,想尽办法刁难她,如不是自己平日喜欢烹饪,还不知道自己在他面前有多丢人呢!

    死她并不怕,说不定还能再次穿越,可是此时此刻,她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这人的手上,跟那变态的王爷斗法才刚刚开始,游戏还没结束,怎么可以死?

    “来呀,你不会这么不济吧,才一脚而已。”江欣怡握紧拳头对面前的人说。她哪里会知道,刚才那脚只是运气好而已,黑衣人知道她的底,根本就不懂武功,没防备,这才大意让她得逞了,还有一点就是,黑衣人上午被瑀的那一掌伤的不清,原以为来对付一个不懂功夫的女人没问题的!

    黑衣人暗自运气,把内力都集中在掌上,照着江欣怡的胸口击了过来,两人身体一照面,“啊,”的一声各自倒退几步仰面倒下,江欣怡感觉自己的五脏俱焚,喉咙一热一口血涌了出来,妈的,这就是老爸说的,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可是自己就是不听,认为只要能对付一般的小流氓就行了,死都不肯练气功,这下好了,明白了,可是太晚了,剧痛使她晕死过去。

    黑衣人也没比她好到哪里,江欣怡的一记勾拳击在她的肋骨上,她清楚的感觉到断裂的肋骨插进了肝脏。她踉跄着站起来,打开门,借着外面的月光看见江欣怡苍白的脸,就知道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再不趁着一口气赶紧离开的话,怕是走不出这王府,于是她拼劲全身的气力,跃过墙头回主子那里复命。

    夜还是那么静,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王府外,文瑀鑫面无表情的走在前面,刘钧自在悠闲的跟在后面,自打晌午从后院用了午餐出来后,文瑀鑫就一直沉默不语,连最得宠的莲妃来都碰了一鼻子的灰委屈的离开了。

    他还是不能确定后院的女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菜烧的看似毫无章法,吃起来却十分的美味,还有她的发式,行为举止,说的那些怪异的词语,那首欢快的歌,难道她会是江世谦那老狐狸故意安排在自己身边的一颗棋子,大女儿是太子妃,小女儿是王妃,将来无论自己和太子坐在金殿之上,他都是国丈。

    心情烦闷的文瑀鑫领着文骅焱和刘钧到京城外面的宅子里坐了一下午,就是想让自己清静清静,琢磨一下该怎样应对。文骅焱与刘钧不敢开口说话,乖乖的坐在一旁喝茶,那叫一个郁闷啊。

    文骅焱与文瑀鑫是同出西宫一母所生,他却没有抢皇位的妄想,只是受母亲的影响,怕太子登上皇位后,会对他们下手。他成了文瑀鑫理所当然的帮手。

    刘钧乃是文瑀鑫的师兄,本是孤儿一个,出师后就来投奔了文瑀鑫成了他的得力手下,好在文瑀鑫待他如亲生兄弟,没把他当下人看,经常会叫他一起用餐。

    在宅子里吃了晚饭,文骅焱径直返回自己的骅王府,文瑀鑫和刘钧二人步行返回瑀王府。即将走到王府的大门,两人同时看见一黑衣人举步艰难的往另一处走去,没等文瑀鑫下命令,刘钧飞奔过去,“爷”他喊道。

    文瑀鑫连忙走上前,拉下已经瘫在地上人脸上的黑布,竟然是她,西宫娘亲的贴身丫鬟碧霞,可是今天上午被他一怒之下打了一掌,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身受重伤?他跟刘钧眼神一交流,刘钧马上明白,碧霞的目标是后院的人,刘钧跟了文瑀鑫近十年,也认识碧霞,还知道她暗恋主子。

    “你赶紧把她送回母后那里。”文瑀鑫命令刘钧。

    “那您一个人?”刘钧有些不放心的问。

    “啰嗦什么?赶紧去。”文瑀鑫的眼里满是凶光,想不到那女人还有人暗中保护着。他不再理会身旁的两个人,没走大门,直接跃上墙头,往后院奔去。他倒不是心疼碧霞那婢子,虽然他知道碧霞倾心与他,只是觉得不能让后院的女人太好过了,她城府太深了。

    文瑀鑫来到后院,看见江欣怡的的房门还开着,里面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声音,难道他们已经离开这里了?文瑀鑫暗自运气,屏住呼吸跨进门内,顿时闻到了淡淡的血腥之气,他从怀里掏出火折子一吹,房间里亮了起来,他看见了墙角的那把刀,那是母亲那里才有的样式,一定是碧霞落下的。回过身,他才看见躺在地上的那个女人,那奇特的发式告诉他,那就是他的倒霉王妃,可是她躺在那里干什么?装什么样子?

    文瑀鑫把手上的火折子插在桌子上的茶杯里,走到江欣怡身边,厌恶的用脚踢了踢“起来吧,不要给我演戏了,你装死也没有用的,惹火了本王真的让你去地府见阎王。”文瑀鑫恶狠狠的骂道。

    可是地上的人没反应,文瑀鑫这才发觉不对,他俯下身看着她那面如死灰的小脸,又把在她的手腕上,脉象弱的几乎感觉不到。

    文瑀鑫连忙把她抱到床上,拉开江欣怡的领口,一个乌青的手掌印呈现在他的眼前,文瑀鑫倒吸一口冷气,怔怔的坐在床旁的凳子上。

    这时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三哥。”文骅焱和刘钧声到人到,事出突然也就不顾这是王妃的卧房了,刘钧找到油灯,赶紧把灯点亮。

    “主子,碧霞送到那边就咽气了。”刘钧小心翼翼的回报。他额头上的汗显示他是放下人就赶紧回来了。

    “她主子没说什么?”文瑀鑫问。刘钧摇头表示没有,西宫娘娘只是吩咐他可以走了,什么都没说,他又怎敢问!

    “三哥,三嫂她好像伤的不清呢,要不要我去请御医?”文骅焱赶紧提醒着文瑀鑫。

    “让我想想,也许她死了才是最好的归宿,三嫂,三嫂,你喊得还挺顺口。”文瑀鑫冷冷的说着。

    文骅焱与刘钧都不由的有些不忍,尽管与这王妃相处的时间很短,连一天都不到,可是他们对她竟然有了好感,可是文瑀鑫如果决定不救的话,他们又能怎样!唉,可怜的王妃啊。

    文瑀鑫站起身走到外面,他借着月光走到外面,那张躺椅还在,文瑀鑫闭上眼睛还能想起她光着小脚丫,晒太阳的样子。

    屋内,“你是他弟弟,去跟他说说,先救治好了王妃再说吧,我看王妃不像是个坏女人。”刘钧跟文骅焱商量。

    “你还是他师弟呢,你怎么不去说,我哥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连我娘的话他都敢顶撞,我算什么?再说了,那鱼头豆腐你也吃了不少啊。”文骅焱悻悻的说道。

    “唉,再不抓紧些,恐怕想救都没机会了。”刘钧说完,和文骅焱无奈的看着门外的人。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