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五章 王爷的刁难

    第五章 王爷的刁难()

    江欣怡在躺椅上悠哉不起来了,尽管刚才跟瑀鑫的斗争好像是她占了上风,可是如果他真的不给自己送食物来,就这样等着被饿死?笑话,俺可是来自现代的,能输你们这些古董级的?她这么聚精会神的一沉思,胃倒是不疼了,只听见肚子里面敲鼓了。

    她分析着目前的处境,这位三王爷娶她是迫不得已,皇上的旨意谁敢违抗?他是一个王爷,不是有钱人家的浮夸弟子,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来折磨她的,从他给自己眉心画上守宫砂和说的那句话来看,他是不会轻易的来碰她的身子了,那就是说她的贞洁问题不用再担心了,既然自己不受宠,那么他身边的莺莺燕燕的妃子,夫人应该没有必要来找她的麻烦了,现在只要能解决吃饭的大问题,暂时就ok了,其他的事情得等自己适应一段时间再做打算了,毕竟娘家是靠不上了,连个亲生的娘都没有,那个爹爹对这个身子的主人根本就没什么感情,这点她从穿越过来睁开眼睛后就知道了。

    在宰相府短短的几天,尽管身边的人刻意回避,她还是听见了一些事情,那就是她那个宰相爹根本就不是什么好鸟,就是个祸国殃民的大奸臣,好在他姓江,在她的脑海里还没什么坏的印象,如果他是姓秦叫秦桧的话,她也许会大义灭亲干掉他的。

    不想认贼作父,这样她才老实的答应嫁入王府,她定的策略是骑驴找马,先换个环境呆呆,没办法,谁让宰相府的人都当她是瘟疫,躲着她,她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问问情况都不行,就连唯一对她好的那个奶妈,也是临近出嫁的时候才回到她身边的,可是江欣怡问她什么,她都是吱吱唔唔的,无疑是那个宰相爹爹不想让她知道什么事情,已经吩咐过下人了,她也就不忍心逼问了。

    并且,看情形这身子的原主人不是个善类,不但爹不喜欢,就连下人都怕她,讨厌她,原打算借着出嫁的机会帮她们离开,给她们自由的,可是临了除了奶妈和她丈夫以外,竟然没有人肯随她出嫁,那没有办法了,你们就只有留在宰相府继续当奴才吧。

    江欣怡跟江世谦要了奶妈夫妇的卖身契,说那样他们才算真的是她的人,宰相也就给了。出嫁的路上,她喊轿子停下来,把奶妈夫妇叫到面前,遣开了其他人,把他们的卖身契交还给了他们,还给了他们一张一千两的银票,让他们去找自己的孩子开个小店,或者买几亩田,颐养天年。奶妈哭着说要跟随她伺候她,她婉言拒绝了,尽管自己并没有真的吃过奶妈的一口奶,可却是自己来到这个地方唯一对她好的人。到了王府还不知是福是祸,她不希望身边多个累赘,或者被人要挟的筹码,这样她才一人嫁入王府。

    对这个朝代自己是一无所知,她不想莽撞的逃出去,即使出去了也没有用,王爷府找个人那还不是小菜一碟?何必把自己弄得像过街的耗子?

    “王妃,小人奉命来给您送粮食来了。”吉海在大门外面大声的说到,因为王爷特意提醒过他,要先打声招呼得到允许才能进院子的,大概是想让他那与众不同的王妃做做准备,不想让下人看见什么吧!

    江欣怡听见了,心想,来了就进来呗,还在外面啰嗦个啥?“进来吧,帮我把东西放进厨房就行了”说完,她依旧躺在那里没动地方,这阳光晒着多舒坦!

    吉海很聪明,没有马上让那几个小厮进门,而是自己先走到大门边看看情景,一看,妈呀,幸亏自己聪明,要是让爷知道王妃那样子被这群奴才看见,那就是他们活到头了。王妃穿着胸衣,躺在贵妃椅上,光着的小脚丫还翘在那里划圈呢。

    吉海见到江欣怡的样子,没有什么邪念,他打早上跟王妃相处了短短的一会儿,听见她喊自己大叔以后,就不由自主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来看,不由自主的想帮她。“王妃,天气转凉了,注意身体,不然王爷知道了,要怪罪奴才的。”他小心的提醒里面那无动于衷的人。

    啊?江欣怡这才缓过神来,这是在提醒她穿的太少了,这可不是现代的沙滩上,别的她不在乎,她只是不想连累那些可怜的下人因为她受罚。

    她连忙下了躺椅,回到屋子里,蛮认真的找了外面的袍子穿上,还有鞋袜,可是头发就没辙了,打根马尾辫,在盖嫁妆的红绸子上撕下一条扎在辫尾,还弄个蝴蝶结,这才走出门外,去看看那变态的夫君派人给她送什么来了?

    江欣怡走到院子的院门外一看,呵呵,除了吉海以外,还有四个小子,站在那里,手上拎菜篮子的,鸡鸭的,另外俩个肩上背着满满两袋子东西。几个下人都看呆了,没见过梳这发型的王妃。这时俩个为了看热闹连螃蟹都不去吃的人也赶到了,还好没有错过戏头,文骅焱朝江欣怡笑笑,刘钧连忙给她鞠躬:“小的刘钧给王妃请安。”

    “嗯,免礼,刘俊?长的是挺俊的。”江欣怡觉得这小子不错,挺尊敬她的,于是逗了他一句。

    刘钧傻笑着想跟王妃解释自己名字不是那个俊俏的俊,却发现人家早就转身往里面走了,边走边说:“快帮我拿进来。”于是身后一群好像做梦的人拎着东西尾随着就进了院子,把东西送到厨房里摆放好,吉海放下手里的东西满脸歉意的对她说:“王妃,东西是送来了,可是厨子……”他实在是说不出来了。

    看着他为难的样子,江欣怡早就明白了大概,“没事的,这就行了,你去忙吧,谢谢你了。”她能感觉出来这位吉管家的善意。

    “要不,我帮您把那鸡宰了再走?”吉海被她的大量,和那句谢谢说的心里一热,豁出去被罚的问她。

    “不用了,他一定是叮嘱你放下东西马上离开吧,赶紧回去吧。”江欣怡微笑着对他说。

    吉海闻言只有领着几个人离去。他也想留下来看王妃怎么解决午饭,可是他就是个奴才,虽然是管家,可是也不能跟文骅焱和刘钧比,毕竟人家一个是爷的亲弟弟,一个是爷的师弟加护卫。当他们走出院子的时候,看见自家的主子文瑀鑫竟然也来了,朝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不要出声,几个下人识趣的赶紧滚蛋。

    看着王爷铁青的脸,吉海不敢去给王妃报信,只有在心里替王妃祈福了。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