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三章 迁居

    第三章 迁居()

    天渐渐亮了,江欣怡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耳边听着外面的人来来去去的走动,就是没有人来打搅她。真好,看样子他是真的把我当空气了,没有丫鬟来服侍她,也没人来催促她去喝侧妃,什么夫人的茶。就在她暗自庆幸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江欣怡走上前打开门,门外一个五十开外管家样的男人对她说:“小人吉海,奉王爷的命令请您住到西边的院子里,东西已经都搬进去了。”

    “搬家?好啊,前面带路吧。”欣怡无所谓的对来人说到,那人不可置信的看看她,转身领路,江欣怡伸伸懒腰跟在了后面,一路上遇见一些丫鬟,小厮,都在他们的身后指指点点,江欣怡装作没看见。

    七转八转的,来到一个院落,但看那墙上的荒草,江欣怡就知道,这里很久都没有人住了,院子里堆着些箱橱,被褥,和包包,上面还有大红的绸布盖着,不用说,这就是她带来的嫁妆了。

    江欣怡打量着院子,很像老北京的四合院,有井,有树,墙角四处是杂草,正厅倒是很象样,旧是旧了些,倒也没什么,“你们家王爷这是把我打进冷宫了?”江欣怡打趣的对吉海说。

    “这个,奴才不知。”年近五十的吉海磕磕巴巴的回答。

    “大叔,你现在忙不忙?不忙的话,帮我把这些箱子抬进去好吧?”江欣怡笑眯眯的问。

    吉海听见这番话,嘴巴张张却不知如何回应,在王府为奴四十多年,还没有听到哪个主子这样唤他,连忙说:“要不我再去叫两个人来?”

    “不用了,就咱俩就行了,他要是有那个心,早就多派几个人来了,想刁难我?哼。”欣怡轻描淡写的对吉海说完,就挽起袖子,示意他帮自己抬箱子进房间,本来是要把里面打扫干净以后,再把东西运进去,可是她怕吉海等下会被叫走,那就有点麻烦了,这可是她全部的家当了,以后还指望拿它们当独立的本钱呢。

    几番折腾,终于把嫁妆都移到房间里面了,江欣怡坐在门槛上喘气,她倒不至于这么不济,只是早上起来也没吃什么,没什么力气。

    “王妃,小人先告退了。”吉海小心翼翼的对她说。

    “去吧,去吧,谢谢你,有时间过来坐坐哈。”江欣怡对他挥挥手说,她也不敢再留他了,怕她为自己受到惩罚那就罪大了。看着吉海离开以后,江欣怡站起身对自己说:“就当搬进单身宿舍了好了。”

    好在,这院子里该有的都有了,什么锅碗瓢盆的,木桶的,她从井里拎些水上来,把房间里都擦了一遍,从擦掉灰尘的镜子里,她看见自己是那么的狼狈,头发乱乱的,脸上被汗水和灰尘弄成了大花脸,她对着镜子吐吐舌头,做个鬼脸。嗯,是该烧些热水洗洗澡了,反正这活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干完的。她走到旁边的厨房,看见墙角堆着整齐的干柴,“不会是知道我要来,早就准备好了吧?”她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从井里打水,几桶以后就熟练了,可是这生火?怎么生啊?没有火柴,她郁闷的走出厨房,坐在门槛上,双手托着下巴,这活人真的能让尿憋死?

    “怎么了?我可以帮到你吗?”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

    江欣怡抬起头,呵呵,这老天待她不薄,正没辙呢就来了个酷毙了的帅哥救星,“你是干嘛的?”她天真的问。

    干嘛的?这问的倒挺新鲜,“我嘛就是整天没事干,四处转转,刚好看见三嫂你犯愁呢,告诉我,怎么了?”来的人正是文瑀鑫一母同胞的弟弟文骅焱,其实他早就来了,他和文瑀鑫都在院墙外的大树上,等着看宰相的千金出丑,可是江欣怡很让他们失望,从新房跟吉海搬到这园子,都没见她发小姐脾气,撒泼,反而出乎意料的亲自动手收拾房间,还忙的不亦乐乎,忙累了还一屁股坐在门槛上,要知道这坐门槛的举动连府里的丫鬟都不会做的!

    文瑀鑫对文骅焱说,昨晚就觉得她不对劲,可是具体的原因又形容不出来,问文骅焱迎亲路上有什么事?文骅焱说除了半路新娘子让停轿子,给了她奶娘和那个男仆一包东西打发他们走了,就再也没什么啦。真的奇怪,堂堂的宰相千金出嫁,连个随身的丫鬟都不带,只带个奶娘和男仆,还在半路给打发走了,她到底想干什么?正因为这样,瑀鑫才没安排一个丫鬟婆子去伺候她,想让我王爷府的人伺候你?想得美。

    刚才看见江欣怡坐在厨房门口发呆,文骅焱实在是忍不住了,擅自从树上跳下来逗嫂嫂了。

    原来是小叔子!“那你会不会生火?”江欣怡问。

    “生火?当然会了。”文骅焱还没反应过来顺口回答。

    他来的意思是想给王妃透透口风,只要她跟三哥低低头,三哥不会太为难她的,三哥说既然娶来了,就让她自生自灭吧,忍得住寂寞就当她的王妃,忍不住的话就逃回宰相府。断然不会让自己的母亲再杀她的,毕竟留着她,也好麻痹皇后,再说那个克他的运程,现在皇上还在位,身体也健康的很,难不成还能把他从王爷之位克成贫民?

    “太好了,你真是夏天的雪糕,黑暗中的灯泡,冬天里的棉袄,饥饿时的面包。”江欣怡对着文骅焱一番感慨之后,站起身,拉起文骅焱的手就往厨房里走,哪管他一脸的疑惑,和顾及男女之嫌,“快教我生火。”江欣怡催促。

    “你想干嘛?”文骅焱问。

    “烧水洗澡啊,真笨,这还不明白?”江欣怡马上觉得眼前的人蛮笨的,长的帅有个屁用?

    “三嫂,你不用这样的,去找我三哥,要几个丫鬟不是什么都解决了?”文骅焱笑着对欣怡说。

    “找那个变态?我才不要呢。一个人有什么不好呀,光棍好,光棍妙,一个人吃饱全家饱,少废话,你到底会不会生火?”江欣怡有些不耐烦了,她饿着肚子,还一身的臭汗,哪有闲工夫跟他瞎扯!她不爽,再帅的哥哥在她面前,她也没兴趣,真当她花痴?

    “什么,你叫三哥变态?”文骅焱是真的佩服他这可爱的嫂嫂了,也开始喜欢这个怪怪的嫂嫂了,手上马上行动,只见他从灶台边上拿起两块小石头,又在一个罐子里拿出一段东西,两块石头相对撞击,竟然碰出火星,火星溅到那软软的东西上,再一吹,呀,火就燃起来了。江欣怡激动的喊道:“太神奇了,老祖宗太聪明了。”

    “这个叫打火石,这个叫火绒。”文骅焱看着江欣怡兴奋的样子,解释给她听,他不懂的是,这宰相的千金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还真的是“小姐哩。”

    江欣怡一边往锅底添柴,一面拿着两块打火石卡卡的打着玩。

    “嫂嫂,你真的打算一个人住在这里?”文骅焱问。

    “对呀,要不你也搬来吧,反正有好几个房间的。”江欣怡随口问。

    这句话可把文骅焱吓坏了,她不知道要避嫌啊?“那个,开玩笑的吧,嫂嫂?”文骅焱故意把“嫂嫂”的音拉的老长问。

    “谁跟你开玩笑了?对了,我都忘记了,像你们这种公子哥怎么会来这样的地方住呢?”江欣怡带着讽刺的说,当然她也听出了文骅焱的意思。

    “我倒是想来,可是这人言可畏呀,这话说出去好说不好听唉。”文骅焱有些认真的说。

    “得了吧你,你看你哥的大作,我还能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呀?偷腥是不行了,找个女的来磨磨豆腐还是可以的。”江欣怡指着自己眉心的桃花对骅焱说。

    文骅焱顿时傻眼了,如果不是亲耳听见,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这堂堂的宰相千金会说出这么荤的话来,偷腥!磨豆腐!这倒让他这风流王爷自愧不如了。如果不是她眉心的守宫砂,还有她那清澈的眼神,他几乎怀疑她是来自烟花柳巷的窑姐了。她平时都在学些什么啊?

    “好了,我要洗澡了,请你离开一下。”江欣怡听见锅里的水有了声音,连忙对文骅焱说,然后就自顾自的开始往房间里拎水,看看文骅焱还愣在原地发呆没有走的意思,她走进他身边坏笑着问:“还不走?是不是想给嫂嫂搓背呀?要不咱俩来个鸳鸯浴?”

    “嫂嫂,这玩笑开不得,我到外面帮嫂嫂站岗。”骅焱涨红了脸,往园外走。我的那个娘啊,这个嫂嫂还真不一般,刚走到墙角就看见文文瑀鑫铁青着一张脸立在那里。

    “三哥,你娶的这位,真的天下无双。”骅焱苦笑着对文瑀鑫说。

    “赶紧派人去查,她的那个奶娘在什么地方,给我弄清楚,里面的人究竟是谁?”文瑀鑫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文骅焱点头,刚要走,就听见身后的屋子里传出的歌声;

    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啦咧,

    我爱洗澡,

    我爱洗澡乌龟跌倒,

    幺幺幺幺,小心跳蚤好多泡泡。

    幺幺幺幺,潜水艇在祷告。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

    幺幺幺幺,带上浴帽蹦蹦跳跳。

    幺幺幺幺,美人鱼想逃跑。

    上冲冲下洗洗,左搓搓右揉揉,

    有空再来握握手,上……

    歌声的曲调欢快调皮,歌词是两个王爷都没太听懂的,洗澡跟乌龟、跳蚤、什么美人鱼有啥关系?可是他们都被深深的吸引了,文骅焱还想留下听完,可是一看文瑀鑫那要杀人的眼神,赶紧不舍的逃离。

    文骅焱走后,文瑀鑫的脸色变得难以琢磨,他在心底对着屋里的人问,“你究竟是谁?是来祸害我的妖魔?不管你是什么,我都要你现出原形来……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