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王妃真给力》:第一卷 都是穿越惹的祸 第二章 嫁入王府

    第二章 嫁入王府()

    三天后,宰相府和王府都忙碌了起来,好在有些东西早就准备好了,满街都是看热闹的人。

    在一片唢呐声,鞭炮声里,江欣怡由喜婆搀着,下了花轿进了王府,像个木偶一样,麻木的听着指挥拜了天地,被送进新房。

    可折腾死我了,盖头下江欣怡骂到,她悄悄的掀开盖头的一角,看看房间里只有她自己,这才大胆的从床上站起身,走到桌子边上,抓起桌上的糕点就往嘴里塞,从她早上起床到现在水都没喝到一口,那个老不死的爹派了一群丫鬟婆子给她沐浴,更衣,一番折腾就塞进了花轿送进了王府,她就是想开口问问这个新郎官到底是咋个情况,都没有机会,只是从旁边人的口里,断断续续的得知,他是当今皇上的第三个儿子,文武全才,已经有了好些的女人。

    在宰相府的几天里得出的结论就是,这身子的主人不是个善类,除了自己躺在池塘边醒过来时,那些下人的眼神。就是临上花轿前,那几个丫鬟宁死也不肯跟她来王府的情景,江欣怡忙在那个爹爹发火前替她们求情,不跟就不跟吧。就算她们跟来了也不会跟她一条心的,何苦呢?再说了王爷府里还缺少丫鬟?所以只领了心甘情愿跟她来的奶娘紫莲,和下人福全。

    江欣怡一番狼吞虎咽的,总算把自己的肚子弄了个饱,她克制着自己,没有去动桌上的那壶酒,尽管她很贪杯,可是她知道这不是时候,那个什么三王爷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还得保留自己清醒着对付他呢?免得等下被他稀里糊涂的给那个了,还不知道。

    疲惫的返回床上,把头上的凤冠,和身上的霞帔都扔在了地上,刚刚躺下,就感觉身下有异物,从被窝里摸出来一看,居然是几颗枣子,她哑然一笑,继续摸,陆续的枕边就堆起一些莲子,桂圆之类的,妈的,这习俗究竟是从哪个朝代传下来的?咋没有开心果哩,她最爱吃了,她不放心的又四处摸了摸,才放心的钻进被窝,也不知三王爷那家伙是不是也不想娶她?不来最好,她的上眼皮已经和下眼皮打起架来了,没多大会儿的功夫,就睡着了。

    可是越睡越冷?她迷糊着伸开双手往身上摸被子,没有?左边,没有、右边没有,再用脚往四处划拉几下,什么都没有?她往床边移了移,伸手在床下找,嘿,找到了,可是那好象不是软软的被子,她这才无奈的睁开想看看自己手上抓到的是什么东东,还有身上那暖暖的被子到哪里去了?

    咦,手抓着的是一双靴子,男式的,顺着靴子往往上看,怎么有个人站在自己床前?一身大红的喜袍,难道是王爷夫君?可是谁也不能在她睡得正香的时候把她的被子拿走吧?感冒了怎么办?因为她已经看见那人身后地面上的被子,那绝对不是它自己跑到地上的,气不打一处来,她光着脚跳下床,抱起被子拍了拍灰,又跳上床用被子把自己给裹起来,坐在那里看眼前的人,他挡着烛光,她根本就看不清他的相貌,她也不吭声,这叫以静制动,对方什么情况她都不知道。

    文瑀鑫是怎么都静不下来了,他应付完外面的那些大臣,送走了想来闹洞房的兄弟们,这才来看看他还魂的王妃,她可倒好,不但没等他一起和交杯酒,就连盖头都自己揭了,凤冠霞帔胡乱的丢在一旁,睡在床上那叫一个香啊。尽管文瑀鑫根本就没打算跟她喝什么交杯酒,也没打算给她好脸,他是做足了准备来给她难堪的,可是到头来?气死人了,文瑀鑫心里极不平衡,想把睡梦里的她拎起来丢在地上,可是不知怎么,他竟然下不了手,自认心狠手辣的他只是气急败坏的拿起她身上的被子丢开,想看看她是什么反应?结果就看见她皱着眉毛,闭着眼睛,厥着小嘴不满的到处找被子,如果她不是那老狐狸的女儿,不是皇后使坏才指婚给他的女人,不是……可是她偏偏就是!

    “你倒是挺自在的。”文瑀鑫的声音显得冷不带感情。

    “哦,不好意思,我好困,好累,他们那些人已经把我折腾的够呛了,也不知道我怎么就那么讨人厌?塞吧塞吧就把我给塞进花轿了。”江欣怡委屈的说。

    “嗯?那些人?”文瑀鑫开始感觉不对了,不管怎么说,一个宰相家的女儿不会这样大胆的跟他说这样话的?洞房花烛夜也不等新郎,自己就宽衣睡觉,就刚才发现被子没有了,也没有喊下人,只是自顾自的光脚下地,还有她说的那话,这哪像大家闺秀?新婚之夜面对一个从未见面的男人,一点羞涩都没有。

    “那谁,你是王爷是吧?你有很多的老婆吧?那你也不是很想娶我吧?”欣怡看这人没对她发火,胆子渐渐的大了起来,一连串的问。弄得文瑀鑫不知道该怎么样对她,只是盲目的点头,自己是王爷,有很多的妃子,娶她真的不是本意。

    “那就得了,您就当没我这个人好了,该去哪位美人那里赶紧去吧,我就不耽误你了。”江欣怡对面前的人说道。

    一时间,文瑀鑫像被催眠似得真的就往外走,可是走到门口回过味来,不对呀,差点上了这女人的当了。她这样做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毕竟是老狐狸的女儿。想到此,他关了门,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盏烛台走到床边,放在旁边的小桌上,然后俯下身对江欣怡说:“今夜洞房花烛,你把为夫往哪里赶?”

    江欣怡这才看清他的面孔,哇,这大概就是书上描写的妖孽吧?太帅了,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鼻若悬胆唇若涂脂,一身大红的喜服衬得他的身躯更加的挺拔,束起的发冠上也用红绸子扎着,这家伙,他要是在现代,那得迷死多少mm?江欣怡看呆了。

    “你看够了吗?”文瑀鑫冷笑着问。

    “啊?”江欣怡听见这话才觉得自己太没有出息了,居然看傻了。她尴尬的低下头,用手拦住自己羞红的脸庞。

    谁知面前的人居然伸手托住她的小下巴,迫使她再次抬起头来,“不要动。”文瑀鑫命令似的说,然后就见他转身到梳妆台那里,拿起一支笔,回到她面前,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盖子,用毛笔沾了沾,江欣怡好像明白了,古代男人有给心爱的女人画眉的习惯,可是那应该是早上才做的事情呀,那笔尖上的颜色也不对,分明是红色的?她又糊涂了,不过,看着帅哥那迷人的微笑,她只有乖乖的扬起小脸,任由他,画个眉毛而已,可是眉毛上没感觉,眉心上却有凉爽的感觉,“嗯,很好。”文瑀鑫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的自言自语道。

    “既然你做了本王的妃,就该忍受的了寂寞,好自为之吧。”文瑀鑫把手上的笔丢在地上,语气里不带丝毫感情的说完,转身拂袖离开了新房,留下不知所以的江欣怡,这就算逃过一劫了?妈妈呀,怕怕,她拍拍自己的胸口,走到梳妆台前,看着菱花镜里的自己,这才看见瑀鑫在她的眉心处画了一朵艳丽的桃花,“神经病,死变态的。”她骂了一句后随手去擦拭,竟然没擦掉,她不相信的拿起桌上的帕子,在茶杯里沾湿了,再擦,还是没反应,那花竟然像开在皮肤里一样,越擦越显得艳丽无比,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书里面所说的“守宫砂”?那个东西不是说要点在女孩的胳膊上吗?这该死的变态王爷竟然给她画到了眉心上?

    眉心上弄个这东西就证明她还是处子之身,话说这还得感谢身子的原主人够意思,若是她不守妇道和亚当偷吃了禁果,那此时的自己才真的冤枉呢,即使她在现代也还是个处子,为此她不知被小姐妹笑话了多少回,这倒也不是她有多纯洁,只不过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随便的给了出去,最起码,也得交给自己所爱的人吧。

    可是现在这情况下,对于她来说也不像是荣誉,反而是一种耻辱,她懊恼的把梳妆台上的东西都摔到了地上。“上床,挺尸。”她喊。她知道随她怎么闹,也不会有人前来干涉的,就像今晚房间里,什么丫鬟婆子的一个都没看见。

    江欣怡再次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了,想起自己本来混得蛮好的,活到二十四岁,一直做爸妈眼里的乖乖女,从小到大,周末和寒暑假,她都乖乖的去上他们给自己安排的什么音乐了、书法了、舞蹈了、中西式烹饪了……她爸妈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小提琴拉的没有架子鼓好,舞蹈?学芭蕾的时候趁老师不在,她和几个小姐妹把钢管舞练得是让男人看了流鼻血,直不起腰来的程度。她从家里出门穿的是校服,到了学校就连忙到厕所里换上能看见她小蛮腰的低腰牛仔裤,好在她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老师也就没有到她父母面前打小报告的必要,得到特警爸爸的真传,她的擒拿格斗,和射击那是个厉害,爸爸有心让她报考警校,可是她一想到每天艰苦的训练就怕了,一毕业就跑去体育馆当了游泳教练,一想到自己是游泳教练,她觉得丢人丢到家了,谁听说游泳教练救人淹死的?还无端端的年轻了八岁!

    这天都快亮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洞房这一关算是平安度过,以后呢……?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